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汉扬居 > 武侠演义小说 > 西太后演义最新章节

第十回 定密谋启程返跸 戮辅臣创制垂帘

西太后演义 | 作者:蔡东藩 | 更新时间:2019-03-10 00:53:55
推荐阅读:雍正剑侠图第一奇女反三国演义说唐后传荡寇志薛刚反唐宋史演义隋炀帝艳史江湖奇侠传说岳全传
  却说董御史所陈奏折,由怡亲王载垣取阅,顿时痛詈不休。端华、肃顺从旁瞧着。端华道:“我朝祖制,从来没有见过。哪个胆大的御史敢倡此议?”
 
  肃顺道:“这是明明有人主使,咱们须要力争哩!”
 
  正说着,忽有懿旨下来,立召赞襄王大臣入议。载垣等便即趋入。见两太后东西分坐,当即行礼。礼毕,先开口的是西太后,就是咸丰帝在日的懿贵妃。在下又要改称了。(特补一笔。)西太后谕道:“御史董元醇,奏请两宫垂帘听政,这件事果可照行么?”(奏中要旨从此叙出。)
 
  载垣道:“这是祖制所没有的,请两宫太后明察。”
 
  西太后道:“祖制虽是未有,但也不曾禁止。况如原奏所言,应派近支亲王一二人辅政,内外相维,很觉妥当。看来可以照办。”
 
  端华就接口道:“祖制究不可违。祖制所有,不好妄废;祖制所无,亦不好妄作。奴才等只知谨守祖训的。”
 
  西太后面有愠色,东太后恰怡然道:“这是重大的题目,你等须静心参酌才是。”
 
  西太后道:“他们的意思,简直是不肯奉旨哩。”(一句紧一句。)
 
  肃顺至此,忍耐不住,竟直说道:“奴才等赞襄皇上,不能听命太后。况是有违祖制,教奴才如何奉诏?”
 
  西太后陡睁凤目,怒视肃顺。(大有扑杀此獠之态。)东太后瞧这形容,便道:“且从缓议。教他们暂退罢!”(亏她解围。)
 
  载垣等便碰头而退。肃顺出外,复语载垣道:“董元醇那张奏折,倒要严加驳斥,免得他人希旨承颜,再来效尤。”(料事颇明,奈偏不从汝愿,奈何!)
 
  载垣、端华连声称“善”。随叫军机拟旨,抬出袓制两字,把董御史严斥一番,方觉安然。
 
  过了数日,忽报恭王奕䜣已到行在。载垣等很是惊疑。正拟遣人探问,恭王已投刺请见。载垣等只好迎入。相见毕,便问奕䜣来意。奕䜣道:“此来不过是叩谒梓宫,慰问太后便了。”
 
  载垣道:“六王爷未曾奉召,竟自离京,京内何人负责?”
 
  奕䜣道:“在京王大臣,多得很呢!况目下安靖如常,没甚可虑。俟谒过梓宫,并请过两宫太后安,即拟返京。此间政务,有诸公在,自问年轻望浅,不敢预闻。”
 
  肃顺笑道:“梓宫可谒,惟两宫太后处不应入觐。”
 
  奕䜣问是何故?忽从肃顺背后转出一人,朗声道:“两宫太后与六王爷有嫂叔之嫌,古礼嫂叔不通问,所以不应入觐。”(孝庄后且下嫁摄政王,祖制如斯,何故失记?反要援引古礼呢!)
 
  奕䜣视之,乃是军机大臣杜翰。刚思辩驳,听载垣等已同声附和,料知口众我寡,不便争执,反婉词答道:“有这嫌疑,只好托诸位代为请安了。”
 
  随即起身辞出,回到寓所,心下很是踌躇。巧值太监安德海到来,便与密商许久,想出一个离奇的法子,安太监方才别去。
 
  这日晚间,灯光黯淡,月色朦胧,避暑山庄门外有一男一女联翩趋入。侍卫忙去检视,当先的乃是安太监德海,随后的好像宫娥模样。便不加盘诘,由他入内。翌日黎明,侍卫尚未上班,安太监已将宫娥导引出去。
 
  看官,你道这宫娥是谁?就是皇叔恭亲王奕䜣。(郑重言之。)原来恭王此来,实奉西太后密召,商议秘谋,偏偏被八个赞襄大臣从旁拦阻,不许入宫请安。那时由安太监想一妙法,令恭王乔扮宫娥,混入行宫,密密切切的谈了一夜,商量妥贴,清晨即辞。侍卫等不知就里,总道是宫眷出入,没甚关系。哪里晓得已喑度陈仓,中了他嫂叔密商的妙计。(说明就里,令人醒目。)
 
  恭王出宫后,即赴梓宫前哭临。是夕,即至载垣、端华等处辞行,翌晨就启程回京。(忽来忽去,明眼人便要动疑,载垣等茫乎若迷,安得不死?)载垣、端华、肃顺等还道恭王索然而返,料无他虞。不意懿旨又下,着行在人员,预备车驾,恭奉大行皇帝梓宫回京。载垣不觉惊讶道:“有这么迅速,正是出人意外!”
 
  当下与端华、肃顺等人见两宫太后,请少从缓办。西太后沉着脸道:“大行皇帝在日,时思回銮,只因圣躬抱恙,未便登程。不幸赉志崩逝,在天有灵,早一日回京,即早一日告慰。如何还好缓办!”
 
  载垣碰头道:“恐怕京中未安,所以恳请展缓。”
 
  西太后道:“京中早已平静了。你等是赞襄嗣皇的大臣,应该导嗣皇勉尽孝思,趁此天气未寒,沿途安静,正好奉丧回去。仰可以安先灵,俯可以慰物望。这才叫作赞襄尽职哩!”
 
  这番话说得载垣哑然无言,就是能言善辩的肃顺,也变作反舌无声。没奈何只好遵着旨,退出宫门。(第—着失败了。)载垣还怨着端华、肃顺道:“你们这两人今日为何半句不说?”
 
  肃顺道:“西后最恨的是我,我还要说什么?且至住所再商。”
 
  数人徐步回来,同至怡王住所。肃顺才献计道:“回銮时候,咱们八人分做两起走罢!”
 
  载垣道:“这是何意?”
 
  肃顺道:“扈驾的扈驾,护送梓宫的护送梓宫。”
 
  载垣尚莫名其妙,肃顺附载垣耳道:“我不害人,人将害我。为今日计,莫如由王爷带着侍卫兵丁,扈送两宫,由间道先回。途次如可下手,便好除掉那拉氏,以免后患。”(计太毒了。)
 
  载垣不由的伸舌道:“这……这事可使得么?”
 
  肃顺道:“此计不行,死在目前了。”
 
  载垣道:“你与我同去否?”
 
  肃顺道:“我在后护送梓宫,接应王爷。先后声援,不怕他们谋我。”(叫别人去使毒计,自已恰安居后面,真是良策。)
 
  载垣还有些胆怯,再与端华商量,请他同去作一帮手。端华应允。议既定,即奏拟回銮日期,并请两宫太后及嗣皇帝,于恭送梓宫登舆后,先行启跸回京,以节劳勚。又将赞襄王大臣派定,某某扈驾,某某护送梓宫等语奏明。西太后得了此奏,很中下怀,她正想先日到京,好与恭王密商一切,计除三人。当即下谕:准于九月二十三日恭送梓宫登舆,先从间道返跸,祗候梓宫到京,在徳胜门外恭迓。着王大臣敬谨将事,毋稍陨越,云云。
 
  启行前一日,西太后先密召侍卫荣禄,叮嘱再三,方命退出。(强中更有强中手,怡王奈何?肃顺奈何?)
 
  次日天明,两宫太后挈着幼主,并六宫妃嫔等,以及扈从文武各大员,出丽正门,跪送梓宫登舆。然后把随从分作两路。太后、皇帝妃嫔等人,由恰郑两王拥护,从间道进发。途次遇着大雨,道路泥泞,很是难行。西太后下旨:着随从等催趱前进,毋惮勤劳,到京自有重赏。
 
  于是冒雨登程,除夜间驻跸外,片刻不停。行到古北口,四面都是旷野,猿啼鹤啸,凄寂异常。怡、郑二王正思动手,猛见侍卫荣禄带兵一队从后赶来,怡王觉得有异,急忙启问。荣禄答称奉两宫太后密旨,特来保护。恰王还思阻拉,不意荣禄不再理睬,直至两太后辇旁请安。自此晨夕不离,就是途中供奉,也由荣禄严密检查,一些儿没有遗漏。怡、郑两王不敢发难,只好瞪着两眼由他前去。(第二着又失败了。)
 
  九月二十九日,两宫以下安抵都门。留京王大臣等,由恭王带领出城排班跪迓。两宫太后宣旨平身。大众谢恩起来,站立两旁。这冠冕堂皇的銮驾,竟由侍卫、宫监等安安稳稳抬入京城。(想从怡郑两王眼中看出。)迎送各员统同随入。怡、郑两王一时也没有摆布,暂回原邸安息。
 
  越宿,即由大学士贾桢领衔会集朝臣,奏恳两宫太后垂帘听政。一折甫上,两折又来,乃是钦差大臣副都统胜保奏请皇太后亲理大政,并另简近支亲王辅政。两宫太后瞧过后,把垂帘事交议,即授恭亲王奕䜣为议政王。十月初二日,梓宫到京。两宫太后又挈着嗣皇,及各王大臣等孝服出迎,怡、郑两王也随班行礼。
 
  但见两宫左右统是禁军拥卫,此外又有大营驻扎。料是恭王奕䜣所使,又惊又恨。(惊固不必,恨亦无益。)及梓宫入城奉安,即颁下一道谕旨:令载垣、端华、肃顺着即解任,景寿、穆荫、匡源、杜翰、焦祐瀛退出军机。(迅雷来了。)
 
  载垣等闻这上谕,已知祸事临头。只因肃顺尚留次密云,未曾到京,眼前少了一位智多星,正是焦急万分。(这个智多星徒知趋避,也不中用。)忽由恭王奕䜣、大学士桂良、周祖培、军机大臣户部左侍郎文祥,率领侍卫数十人,不待通报竟大着步走入门来。载垣愕然道:“诸位到此有何公干?”
 
  奕䜣道:“有旨饬王爷解任。”
 
  载垣笑道:“我已早闻知了。解任乃是小事,为何烦劳诸位同来?”
 
  奕䜣道:“还有旨。”
 
  载垣道:“你们大惊小怪,都是糊涂得很。你想,我等是赞襄大臣,面受先皇顾命,无论大小政务,统由我辈裁决。我辈未入,旨从何来?”
 
  奕䜣笑道:“你敢不遵旨么!”
 
  正争论间,郑亲王端华也昂然直入。他闻恭王等到怡邸中,未识何因,故此前来探问。(自来送死。)奕䜣见他进来,便道:“郑王爷也来了,巧得很,好与咱们同行。”
 
  端华道:“到哪里去?”
 
  奕䜣道:“到宗人府去!”
 
  端华尚未回答,载垣忙向端华道:“你不要听他,他们是假传圣旨哩!”
 
  奕䜣厉声道:“圣旨岂可假传?你不肯接旨,咱们也顾不得了。”
 
  便喝令侍卫动手。侍卫等便一齐上前,狐假虎威,不由两人分说,将他俩捆缚定当,像扛猪般扛了出去。(妙语解颐。)扛到宗人府,交给宗令看管,随即入宫复奏。
 
  载垣、端华两人方才拿下,那诡计多端的肃顺,也由睿亲王仁寿、醇郡王奕譞押解前来。原来西太后最恨肃顺,亦最忌肃顺,闻他留次密云,先密令仁寿、奕譞二人带了禁旅,夤夜去拿问肃顺。肃顺因密谋失败,正恐着了道儿,故意的逗留不进。这夕正闭门高卧,忽闻兽环大震,正思起床出问,不意豁喇一声,门已大开。一班如虎似狼的卫队导着两位红顶花翎的大员飞速入内,把他揿住床上,套入脚镣、手铐,似凤阳女子牵猢狲,随手扯去。(上文说像扛猪,此处说似牵猢狲,绝妙映照。)
 
  肃顺瞧那钦差;认得是仁寿、奕譞,便问何罪被逮?仁寿只答称“奉旨拿问”四字。肃顺道:“未曾革职,先要拿问,恰是奇闻!”
 
  奕譞笑道:“既要拿问,自然革职,你不必多言,且至宗人府再说。”
 
  肃顺无可奈何,只得由他牵住,跟同入京。一到宗人府,见载垣、端华两人先已被囚,不由得叹息道:“那拉氏真好辣手!我辈没命也罢,只灭清朝者叶赫,那话儿也应验了。”
 
  次日,即在宗人府听审。坐堂的大员,除宗正外,无非是大学士贾桢、桂良等一班人物。审讯的事件也无非是营私舞弊,罔上揽权等几条案子。载垣、端华还要答辩,肃顺道:“辩什么,那拉氏总要葬死我们的。但我恰要问明一声:‘新皇未曾登基,革职拿问的谕旨,何人钤印?’”
 
  宗正道:“是两宫太后钤印,所用的乃是先皇遗宝。”
 
  肃顺道:“可是同道堂印么?”
 
  宗正答一“是”字。肃顺道:“罢罢,好一位西太后,你们趋奉着她,总是吃着不尽!”
 
  又顾载垣、端华道:“不听吾言,致有今日。”
 
  原来肃顺当日曾要载垣、端华预索御宝,载垣落了人后,故有此语。宗正还要索供,肃顺道:“随你如何定谳,我总承认。”
 
  宗正即递与一纸,令他签字。肃顺立即签就。宗正又令载垣、端华两人照签,两人尚是狐疑,肃顺道:“承认也死,不承认也死。武曌重生,顾命大臣还想逃死么?”
 
  两人亦即签讫。仍牵禁暗室。当由听审诸大员谳定罪名,当日奏闻。次日即颁谕道。
 
  宗人府会同大学士九卿翰詹科道等,定拟载垣等罪名,请将载垣、端华、肃顺照大逆律,凌迟处死一折。载垣、端华、肃顺于七月十七日皇考升遐,即以赞襄政务王大臣自居。实则我皇考弥留之际,但面谕载垣等立朕为皇太子,并无令其赞襄政务之语。载垣等乃造作赞襄名目,诸事并不请旨,擅自主持。即两宫皇太后面谕之事,亦敢违阻不行。御史董元醇条奏皇太后垂帘事宜,载垣等独擅改谕旨,并于召对时,有伊等系赞襄朕躬,不能听命于皇大后之语。当面咆哮,目无君上。且每言亲王等不可召见,意存离间。此载垣、端华、肃顺之罪状也。肃顺擅坐御位,于进内廷当差时,出入自由,目无法纪,擅用行宫内御用器物;于传取应用物件,抗违不遵;并自请分见两宫皇太后,于召对时,词气之间,互有抑扬,意在构衅。此又肃顺之罪状也。一切罪状,均经母后皇太后、圣母皇太后,面谕议政王军机大臣,逐款开列,传知会议王大臣等知悉。
 
  兹据该王大臣等按律拟罪:请将载垣、端华、肃顺凌迟处死。当即召见议政王,军机大臣等,面询以载垣等罪名,有无一线可原。据该王大臣等佥称:载垣、端华、肃顺跋扈不臣,均属罪大恶极,于国法无可宽宥。朕念载垣等均属宗人,遽以身罹重罪,悉应弃巿,能无泪下!惟载垣等前后一切专擅跋扈情形,实属谋危社稷,是皆列祖列宗之罪人,非独欺凌朕躬为有罪也。在载垣等,未尝不自恃为顾命大臣,纵使作恶多端,定邀宽宥。岂知赞襄政务,皇考并无此谕,若不重治其罪,何以仰副皇考付托之重?亦何以饬法纪而示万世?
 
  即照该王大臣所拟,均即凌迟处死,实属情真罪当!惟国家本有议亲议贵之条,尚可量从末减,姑于万无可贷之中,免其肆巿。载垣、端华均着加恩,赐令自尽。肃顺悖逆狂谬,较载垣等尤甚,本应凌迟处死,现着加恩改为斩立决。至景寿身为国戚,缄默不言,穆荫、匡源、杜翰、焦祐瀛于载垣等窃夺政柄,不能力争,均属辜恩溺职。穆荫在军机大臣上行走最久,班次在前,情节尤重。该王大臣等拟请将景寿,穆荫、匡源、杜翰、焦祐瀛革职,发往新疆,效力赎罪,均属咎有应得。惟以载垣等凶焰方张,受其箝制,均有难于争衡之势。其不能振作,尚有可原。御前大臣景寿着即革职,加恩仍留公爵并额驸品级,免其发遣;兵部尚书穆荫,着即革职,加恩改为发往军台效力赎罪;吏部左侍郎匡源、署礼部右侍郎杜翰、大仆寺卿焦祐瀛,均着即行革职,加恩免其发遣。钦此!
 
  谕下后,即派肃亲王华丰、刑部尚书绵森,往宗人府逼令载垣、端华自尽。又派睿亲王仁寿、刑部右侍郎载龄,监斩肃顺。
 
  三人已死,一班王大臣已知西太后手段,哪个敢去虎头上搔痒!垂帘听政的局面当即大定。十月初九日,皇太子载淳即位于太和殿,以明年为同治元年。
 
  “同治”两字,含有两宫同治的意思。本由载垣等拟定“祺祥”,嗣因载垣等犯法,遂易号“同治”。这是大学士贾桢揣摩迎合想出来的。十一月朔日,帝奉两宫皇太后御养心殿,垂帘听政,批发谕旨,统盖“同道堂”印。后人有诗咏道:
 
  北狩经年跸路长,鼎湖弓剑望滦阳。
  两宫夜半披书事,玉玺亲钤同道堂。
 
  未知垂帘后如何情形,且待下回分解。
 
——
 
  西太后一耳,载垣、端华、肃顺则有三焉,益以景寿、穆荫、匡源、杜翰、焦祐瀛,且合而为八矣。以一服八,谁曰不难?乃西太后出之以秘密,行之以沉静,成之以果毅,卒玩八人于股掌之上,或杀或逐,任所欲为,方诸吕、武,不是过也。本回纯为西太后着笔。举西太后之心术、之手段,备揭无遗。于此可以见妇人之足畏,于此可以见清室之无人。
 
西太后演义最新章节http://www.bjhanyang.com/novel/xitaihouyany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书籍推荐:第一奇女反三国演义说唐后传薛刚反唐隋炀帝艳史说唐三传绿牡丹隋宫两朝演义薛家将北海屠龙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