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汉扬居 > 世情文学小说 > 文博士最新章节

第十六章

文博士 | 作者:老舍 | 更新时间:2020-11-09 17:12:49
推荐阅读:隔帘花影残水浒醋葫芦格萨尔王传龙阳逸史杀死一只知更鸟人间失格夜总会里的五个人艰难时世三国演义
  车站上许多人等着见焦委员。文博士与唐先生的名片递上去,还没等到传见,车已又开了。
 
  唐先生脸上的笑纹改成了忧郁的折叠,目随着火车,心中茫然。火车出了站,他无可如何的叹了口气。他直觉的晓得自己苦心布置的阵式,大概是一点用也没有了。
 
  文博士心中可是有了老底,他知道卢平福必能替他把话说到,他自己见不见焦委员并没多大的关系了。他急于回去找丽琳,去吻她,夸奖她。越感激她,他心中越佩服自己——假若自己没有眼光,怎能会找到她呢?找到她便是找到了出路,一种粉红色的道路,象是一条花径似的,两旁都是杜鹃与玫瑰。
 
  卢平福见着了焦委员。会见的时候,恰巧有位那个什么委员会的筹备委员也在车上,卢平福也认识他。卢平福一开口推荐文博士,焦委员微微的向那位筹备委员一点头,筹备委员马上横打了鼻梁,表示出极愿负责。
 
  卢平福下车,那位筹备委员也跟下来:“卢会长!文博士的事交给我了!可是,有个小小的要求:族弟方国器——方国器,请记清楚了!——托我给找事不是一天了。文博士若是专员,他手下必须用个助手,方国器——方国器,请记清楚了!——就很合适。一言为定,我们彼此分心就是了!”卢平福点了头。
 
  找到文博士,卢平福把方国器交待过去。
 
  文博士点了头。
 
  不多的几天,文博士与方国器的事都发表了。
 
  文博士的薪俸是每月一百八十元,另有四十块车马费。他不大满意。就凭一位博士,每月才值二百二十块钱,太少点!可是丽琳似乎很喜欢,他有点莫名其妙:以她的家当而把二百多块钱看在眼里?能吗?不,不能是为这点钱。她必是,他想,愿意他大小有个地位,既是博士,又是现任官,在结婚的时候才显着更体面,更容易和杨家要陪送。是的,她一定是为这个,这么一想,他快活了许多。先混着这个事吧,结婚以后再想别的主意。

  他想应当早结婚。明年元旦就很合适。结婚以后,有了钱,有了门路,也许一高兴还把这个专员让给唐建华呢。他不承认自己有意骗唐先生,因为事情虽然是由唐先生那里得到的消息,可是到底是由卢平福给运动成功的;那么,把建华一脚踢开,而换上方国器,正是当然的。唐先生自己应该明白这个,假若他是个明白人的话。不过呢,唐先生未必是个明白人,这倒教文博士心里稍微有点不大得劲儿。好吧,等着将来自己有了别的事,准把专员的地位让给建华就是了。
 
  又到了杨家一趟,他开始觉出自己的身分来。每到杨家来,他总是先招呼杨老太太一声,而后到丽琳屋中去。遇到杨老太太正睡觉,或是不大喜欢见客,或是出了门,他便一直找丽琳去,在杨老太太面前,他可以见着杨家许多人,可是谁也不大搭理他,有的是不屑于招待他,有的是不敢向前巴结。在丽琳屋中呢,永远谁也不过来,丽琳的厉害使大家不敢过来讨厌。现在可不同了,大家好象都晓得作了官,男的开始跟他过话,女的也都对他拿出笑脸来,仆人们向他道喜讨赏,小孩们吵嚷着叫他请客。有个新来的女仆居然撅着屁股给他请了个安:“六姑爷大喜!”招得大家全笑了,他自己不由的红了红脸,可是心中很痛快。
 
  这他才真明白了丽琳,丽琳的欢喜是有道理的。她懂得博士的价值,也懂得大家怎么重视个官职,她既是鸡群之鹤,同时又很能明白大家的心理,天赋的聪明!可惜她没留过学,他想;可是假若她留过学,也许就落不到他手中了。凡事都有天定,而且定得并不离,以他配她,正好!他怎么想,怎么看,都觉得这件事来得很俏。
 
  仆人们讨赏,他没法不往外掏。请客,也是该当的,可得稍微迟一迟。对这两样事,他无论怎样可以独自应付,也应当独自应付,好给丽琳作点脸。
 
  不过,一动自己的钱,仿佛就应该想一想,是不是从此以后,丽琳就把一切花费都推到他身上呢?若这是真的,他的心里颤了一阵!大概不能,她哪能是那样的人呢?把这个先放下,目前应花钱的地方还有许多:杨家的孩子们满可以不去管,就是被他们吵嚷得无可如何,至多给他们买些玩艺与水果什么的也就过去了。杨家的大人们可不能这么容易敷衍,无论如何他得送杨老太太一些体面的东西,得请主要的男人们吃一回饭。

  这些钱是必须花的。送了礼,请了客,那么婚事自然可以在谈笑中解决了。紧跟着便是定婚,戒指总得买吧,而且不能买贱的;哼,钻石的,将就能看的,得过千!即使能舍个脸,跟丽琳合股办这个,自己也得拿五六百吧?哪儿找这些钱去呢?定婚以后,自然就得筹备结婚。办场喜事,起码还不得一千块钱?即使小家庭的布置统归丽琳担任,办事的钱大概不能不由他出吧?至少他得去弄一千五百元,才能办得下来这点事。杨家不会许他穷对付,他自己也不肯穷对付。可是一千五百块钱似乎不会由天上掉下来。他有点后悔了,根本不应当到杨家来找女人,杨家花得起,而自己陪着都费劲哪!哪能不陪着呢,自己既是有了官职,有了固定的薪俸,他几乎有点嫌恶这个差事了;这不是出路,而是逼着他往外拿钱!
 
  退堂鼓是没法打了。他与丽琳的关系已经不是三言两语便可以各奔前程的。再说呢,事情都刚开了头,哪能就为这点困难而前功尽弃呢。反之,只要一过这个难关,他必能一帆风顺的阔起来,一定。看人家卢平福!卢平福若是借着杨家的势力而能跳腾起来,文博士——他叫着自己——怎见得就弱于老卢呢!是的,连老卢现在见了面,也不再提什么制造玩具,请他作个计划了,可见博士的身分已经被大家认清了许多。那么,让他们等着看吧,文博士还有更好的玩艺呢,慢慢的一件件的掏给他们大家,教他们见识见识!
 
  后悔是没用的,也显着太没有勇气。他开始想有效的实际的办法。对于定婚,他可以预支三个月的薪水。六百多块钱总可以支转住场面了。对于结婚,即使能作到与杨家合办,大概也得预备个整数;借债似乎是必不能免的。先借了债,等结婚后再拿丽琳的钱去还上,自己既不吃亏,而又露了脸,这是“思想”,一点也不冒险。就这么办了;不必再思虑,这个办法没什么不妥当的地方。浪漫,排场,实利,都一网打尽!没想到自己会这么聪明!一向就没怀疑过自己的本事,现在可才真明白了自己是绝顶聪明!
 
  把这些决定了,他高高兴兴的去办公。心中藏着一团爱火,与无限的希望,而身体又为国家社会操劳服务,他无时无处不觉出点飘飘然要飞起来的意思;脸上的神气很严重,可是心里老想发笑,自己的庄严似乎已包不住心里那点浮浅的喜气。
 
  委员会已过了唐先生所谓的“听说”的时期,而开始正式的办公,因为已有了负责办事的专员。委员会的名称是“明导会”。文博士是明导专员。委员们没有到会办事的必要,所以会所只暂时将就着借用齐鲁文化学会的地方。文博士恨这个地方,一到这儿来他就想起初到济南来的狼狈情形。为解点气,他一进门就把老楚开除了。老楚几乎要给文老爷跪下,求文老爷可怜可怜;他连回家的路费都筹不出来,而且回到家中就得一家大小张着嘴挨饿;文老爷不可怜老楚,还不可怜可怜小鱼子和小鱼子的妈吗?文博士横了心,为求办事的便利与效率,他没法可怜老楚,老楚越央告,他的心越硬;心越硬,越显出自己的权威。文博士现在是专员了。老楚含着泪把铺盖扛了走。
 
  把老楚赶走,文博士想把文化学会的经费都拿过来,不必再由唐先生管理。可是心中微微觉得不大好意思,既没把建华拉到会中来,又马上把唐先生这点剩头给断绝了,似乎太不大方。暂且搁一两个月再说吧,反正这点事早晚逃不出自己的手心去。好吧,就算再等两个月吧。唐先生应当明白,他想,他是怎样的需要多进一点钱。这不是他厉害,而是被需要所迫。
 
  老楚走了,去了文博十一块心病;不久就可以把文化学会的经费拿过来,手中又多少方便一些。他不再小看这个专员的地位了,同时也更想往上钻营;专员便有这么多好处,何况比专员更大的官职呢?是的,他得往上去巴结,拿专员的资格往上巴结,不久他——凭着自己的学位,眼光,与交际的手腕——就会层楼更上,发展,发展,一直发展到焦委员那样!
 
  他开始去拜见会中那些委员。他的神气表示出来,你们虽是委员,我可是博士,论学问,论见识,你们差得多了!虽然他是想去巴结他们,可是他无心中的露出这个神气来。他自己并不晓得,可是他们看得清清楚楚。文博士吃亏在留过学,留学的资格横在他心里,不知不觉的就发出博士的洋酸味儿来。见了委员们,他不听着他们讲话,而尽量的想发表卖弄自己的意见与知识。可是他的意见都不高明

  头一件他愿意和他们讨论的事是明导会的会所问题,他主张把那些零七八碎的团体全都逐开,就留下文化学会。然后里里外外都油饰粉刷一遍,虽然一时不能大加拆改,至少也得换上地板,安上抽水马桶,定打几张写字台与卡片橱等了。这些都是必要的改革与添置,都有美国的办法与排场为证,再其次,就是仆人的制服与训练问题。在美国,连旅馆的“不爱”都穿着顶讲究的礼服或制服,有的还胸前挂着徽章,作事说话,一切都有规矩;美国是民主国,但是规矩必须讲的。规矩与排场的总合便是文化。
 
  委员们都见到了,他这片话越说越熟,连手式与面部的表情都有了一定的时间与尺寸。他自己觉得内容既丰富,说法又动人,既能使他们佩服他的识见,又能看明他的交际的才能,他非常的高兴。委员们心不在焉的听着,有的笑一笑没加可否,有的微微摇一摇头,提出点反对的意见:比如说,那个知音国剧社就没法儿办,因为在会的人都是有钱有势力人家的子弟,便为文博士愿意找钉子碰的话,就去办办试一试。
 
  文博士以为事都好办,只是委员们缺少办事的能力,与不懂得美国的方法,所以把他的话作为耳旁风。他和丽琳说,和方国器说,她与他都觉得博士的主张很对。“你看,是不是?他们没到过外国,”博士热烈的向丽琳与方国器诉说,“根本没有办法,所以我有了办法也没用!我不灰心,我的方法还多着呢,慢慢的他们总有明白过来的那一天,哼!把委员们都送到美国去逛,先不谈留学,只逛上一年半载的,见识见识,倒还真是个办法呢!那个会所,那个会所!好,什么也不用说了,教育的问题!”文博士点着头,赞叹着,心里想好,而没往外说:幸而他们找到我这么个博士,不然的话。……
 
[完]
文博士最新章节http://www.bjhanyang.com/novel/wenbosh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书籍推荐:隔帘花影残水浒醋葫芦龙阳逸史杀死一只知更鸟人间失格夜总会里的五个人艰难时世游仙窟骆驼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