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汉扬居 > 推理探案小说 > 王者已逝最新章节

第十七章

王者已逝 | 作者:埃勒里·奎因 | 更新时间:2019-06-23 01:41:39
推荐阅读:医院坡血案血纸人血字的研究尼罗河上的惨案悬崖山庄奇案大唐狄公案·铁钉案彭公案春阿氏谋夫案大唐狄公案·迷宫案龙图公案
  宿舍楼前门的警卫不见了。
 
  走廊上也是空空如也。
 
  “他们大概到总部办公楼去了吧。”警官说。
 
  “不,”埃勒里说,“不会,如果出了什么事,那就肯定发生在这里!”
 
  他们推开没有上锁的门进到里面。一个仆人的身影也不见。东西都乱了。
 
  “马克斯?”警官叫道。
 
  埃勒里已走向本迪戈大王的套间。等警官追上来时他已站在大卧室门口向里张望。
 
  “是不是马克斯……”警官后半句话没说出来。
 
  他站住了——
 
  本迪戈大王舒展身体躺在床上,头放在枕头上,睁着眼睛看床上方的蓬顶。
 
  没有马克斯的影子。
 
  本迪戈岛的岛主和刚才一样穿着一身仍然湿着的宽松便装,运动鞋也是湿透的,他的胳膊和部分躯干都是裸露着的。三道血迹从他的右颊流下来。那是从右太阳穴的弹孔涌出来的。有烧焦的痕迹;准确地说,弹孔周围一团黑。
 
  一支左轮手枪还握在他的右手上,就在他身体旁边。大王的食指还搭在扳机上。
 
  “特制点22配枪,”警官说着把枪身翻过来,“只开了一枪。自杀,不错……”
 
  “你肯定吗?”埃勒里问道。
 
  “……如果你不瞎的话,来看看这枪眼儿的角度,从入点到出点,埃勒里,子弹的轨迹是直上直下的。如果大王自杀,他只能是枪口向上握枪——这意味着要举枪到头上。这样扣动扳机才会有这样的弹孔。他不得不把右手拇指也用上。因为食指的生理构造不可能那样用力。”
 
  埃勒里点点头,但他似乎并没有听进去:“这么说在发生了那一切之后——所有的计划,所有的把戏——还是又出了差错,”他低声说,“埃布尔在匆忙中还是忽略了射击的角度。不知他是怎以对付马克斯的。”
 
  “那就去问他吧。”警官说。
 
  他们在本迪戈大王的办公室找到埃布尔。埃布尔,朱达,还有卡拉,都在这里。
 
  斯普林上校也在,他穿的是便服。脱下他那身漂亮的制服,穿这套皱皱巴巴的衣服显得很不协调,他本人也不自在。但也只是一小会儿。他的手上还是拿着雪茄烟,一边咳嗽一边说着什么。他指挥着一群也是身着便装的人忙着搬东西。这些人频繁进出大桌子旁边的保险库,空手进来,再抱着文件、钱箱和其他装着贵重物品的密封容器出去。
 
  保险库差不多已经空了。
 
  朱达整个人裹在一件外套里;他看上去好像很冷。卡拉穿一身套装和一件长外套。她的脸通红,有些浮肿。
 
  埃布尔·本迪戈坐在他已故哥哥的桌子后边,在收拾抽屉。有一个男人默默地站在一边,撑开箱盖。埃布尔把文件往里边放。
 
  上校和他的手下人没有理会奎因父子,但做妻子和当弟弟的都很快抬起头来。埃布尔站起身,向身边的人示意,那人盖上箱盖,上了锁,提着它从父子二人身边走过,出去了。
 
  “我们基本上做完了。”斯普林上校对总理大臣说。
 
  “好的,斯普林。”
 
  其余的人背着抱着,带上最后一批东西走出门外。斯普林上校跟着出去了。走过奎因父子面前时,他又点燃新的一支雪茄,微笑着抬眼望着他们,以潇洒的姿态摊开双手,一耸肩膀,跨步出门。
 
  “这就溜吗?”埃勒里说。
 
  “是的。”埃布尔说。
 
  “看上去像是一锅端嘛,本迪戈先生。谁留下来看家?”警官问。
 
  “你们最好也作准备吧,”埃布尔说,“我们很快就动身。”
 
  “在回答一两个问题前先别动身,本迪戈先生!马克斯在那儿?”
 
  “马克斯一号?”埃布尔的语调像是很认真的样子,“这我可真不知道,警官。疏散开始的时候他就不见了。搜索分队在四处寻找。当然,我希望在我们离岛前能够找到。”
 
  警官的下巴动了动。
 
  埃勒里默默地站在一边。
 
  “我们在泳池边分开后,”警官粗声问道,“你,本迪戈夫人以及你弟弟朱达都去了哪里?”
 
  埃布尔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我们三个——我重复一遍,警官,我们三人直接来到总部这间办公室,而且我们一直在这里,三个人一起,从一开始到现在。不是吗,卡拉?”
 
  “是的,”卡拉说。
 
  “不是吗,朱达?”
 
  “是的,”朱达说。
 
  “我想你们连这个房间的门也没出去过吧,”警官说,“你们中的任何一个?”
 
  三个人一齐点头。
 
  “斯普林上校和他的人什么时候到的?”
 
  “几分钟前。”埃布尔脸上现出淡淡的微笑,“可这并不重要,不是吗,奎因警官?我们三个人还需要相互作保吗?”
 
  现在该警官语塞了。然后他说:“不,不,如果你们相互作保,我也不认为那有什么意义。顺带提一句,请接受我的哀悼。”
 
  “哀悼?”埃布尔说。
 
  “抱歉,本迪戈先生。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你的兄王已经死了。”
 
  卡拉转过脸去。她就那么面对着墙,不再动了。
 
  朱达从外套中取出酒瓶,打开瓶盖。
 
  “我们知道,”埃布尔说,“我不敢肯定你们也知道。我哥哥的死已经有人告诉了我们——几分钟前,据我所知,他自杀了。”
 
  “他是被谋杀的。”埃勒里说。
 
  他们长时间地对视着。
 
  最后埃布尔说:“如果有时间调查的话……但肯定是没有时间了,奎因先生。你懂吗?”
 
  埃勒里没有言声。
 
  埃布尔绕过本迪戈大王的桌子,扶住他嫂子的臂肘。
 
  “来吧,朱达。”
 
  “难道你们就让他躺在那儿——”警官话未说完。
 
  “我哥哥,”埃布尔说,警官在他的凝视下全身绷紧,“将以适当的方式下葬。”
 
  半小时后父子二人已置身一艘汽艇上,带着他们的行李,周围是喧器的海湾。在他们前方的那艘大一些的汽艇上是本迪戈兄弟俩和卡拉。
 
  奎因父子谁都没话。警官的思绪已远远离开这些汽艇、岛屿以及那几个人——他们以这样的方式谋杀了一个头脑不清、精神混乱的人,而埃勒里则把海滩和海湾里这难得一见的景象尽收眼底。他在想,敦刻尔克撤退也不过如此吧,只不过没有炸弹罢了。整个岛似乎在向相反的方向漂去,那些舶位逐渐缩小成一个点。仍停在浅水区的其他船只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一个信号或夜幕的降临。天空里,还有飞机在轰鸣,其中多是离岛的,也有一些是刚飞来的。
 
  他们刚一登上大船的甲板,就有一名水兵上前敬礼,然后引他们来到海图室。本迪戈兄弟和卡拉已经在这里了,正在用望远镜眺望港口,另外两架望远镜是为他们父子准备的。不发一言,埃勒里和他父亲每个人拿起一架。五个人默默地向岛上望去。
 
  那里的活动显然己经趋于停止。路上的运输车辆稀稀拉拉的已见不到多少。整个海湾的水面上已基本上没有船只了;那些凸式码头仍然堆满货物,但这些东西看来是最后一批了。
 
  离最后的时刻还有90分钟。
 
  最后一艘船沿着码头边缘驶出来,直奔外海。
 
  道路、凸式码头都空了。整个港口,从这一端到那一端已没有人影活动。
 
  最后一架飞机从本迪戈岛的中心升空,盘旋一圈后直冲云霄,消失在遥远的天边。
 
  一个穿着黄铜钮扣蓝制服的红脸汉子进来。
 
  他对埃布尔说:“都准备好了,先生。岛上一个人也没有了。”
 
  “至少还有一个,”奎因警官说,“本迪戈大王。”
 
  军官看着埃布尔·本迪戈,神色慌乱。
 
  “我哥哥已经死了,”埃布尔坚定地说,“现在我说了算,船长,执行命令吧。”
 
  埃勒里把手放在埃布尔的胳膊上:“阿克斯林博士呢?”他问。
 
  “在船上,很好,也很安全。”
 
  本迪戈号慢慢启运了。大船驶向大海。现在他们都来到船尾,看着本迪戈岛逐渐缩小,颜色和轮廊都没有了。
 
  大船在加速。海很静,风很柔。
 
  由大小不一的船只组成的舰队都开足了马力。大部分已经消失在天边。
 
  通过高倍望远镜,埃勒里仍在向岛上眺望。已没有任何活动的物体,没有了一丝生机和活力。
 
  离岛五公里时大船速度又慢下来,海浪开始出现,然后逐渐增强,船开始在波涛中上下颠簸。
 
  突然,非常突然,整个岛升上天空,向空气中飘散。或者这只是一种错觉?一大团黑烟从岛所在的位置升起,形状像蘑菇,或者说像一个魔鬼。大船开始抖颤。一股热浪扑打在船身上,令人站立不稳。
 
  然后又是一次爆炸,爆炸一次接着一次。
 
  不停地爆炸,爆炸……
 
  他们辨不清次数了。
 
  终于,烟雾消散,碎片落下,一切归于平静。
 
  一道光亮在本迪戈岛所在的海空闪过。全岛开始燃烧起来——毁坏的建筑、树木、道路、甚至沙滩。等到火自己烧完,几天或几周后,海面除了焦炭和熔渣不会再有别的。
 
  埃勒里转过脸时,埃布尔·本迪戈也转过脸来,他们四目相对。埃布尔的目光似乎在说:相信我吧。
 
  埃勒里仍然脸色阴郁。他陷入极度的不安中。
 
  这时警官却尖刻地大声说道:“这有什么区别?什么也没有改变。不过是一个大王换成另一个大王!”
 
  “还是有变化的。”埃布尔说。
 
  “是吗?什么?”
 
  “现在是我了,不是他。是的。权力本身并没有错。这个世界需要权力。这个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权力。强化的权力——你最好还是不要当这是玩笑。权力指向善,而不是相反。”埃布尔略显难堪,但他的目光却炯炯有神。
 
  “你以为我会信这套?”警官嘲讽地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你已经改变了27年了,改了多少呢?”
 
  “我哥哥经常对我讲他的一个梦想,”埃布尔小声说,“一个辉煌的世界的梦想,一个只有权力绝对统一后才能实现的梦想。我相信他的梦想。我说服自己说,只要手段和方法恰当。”
 
  埃布尔凝视着火光,一只手放在朱达支在栏杆上的手上,另一只手则放在卡拉的手上:“可这时我发现我哥哥是一个说谎者,他身上根本没有善。我看清了一个人是怎么用‘理想’来愚弄别人的,而他自己却口是心非。因为当你明白了这一点之后就会明白,没有任何一种理想是值得无所不用其极去追求的。而且我知道如果权力转到我手上,我要另做他用。还有朱达和卡拉也同意我的观念。”他在他们的手上加了把力气。
 
  埃布尔转脸瞥了一眼指挥塔。
 
  他举起了他的胳膊。
 
  翻腾的海水又溅起白色的浪花。
 
  本迪戈号晃动了起来。
 
  朱达·本迪戈活动了一下身体。当他再次回望岛上时用双手遮住了眼睛。
 
  卡拉离开栏杆。他的眼中充溢着泪水。她低头看着甲板,走开了。
 
  埃布尔·本迪戈把外套领子竖起来。他的嘴唇绷得紧紧的,似乎在下一个很大的决心。
 
  “这么说来,王者已逝,”埃勒里用一种不带热情的声音说,“王者已逝,大王万岁。现在的重点是:有谁能看住在任的这一位?”
 
  朱达·本迪戈回头来,恰好只露出双眼,盯在他弟弟埃布尔身上。这是一双模糊的睡眼,但显然已有了一种坚毅的光芒。
 
  “有我。”朱达说。
 
——(完)——
王者已逝最新章节http://www.bjhanyang.com/novel/wangzheyish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书籍推荐:医院坡血案血纸人血字的研究尼罗河上的惨案悬崖山庄奇案大唐狄公案·铁钉案春阿氏谋夫案大唐狄公案·迷宫案龙图公案拇指一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