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汉扬居 > 武侠演义小说 > 铁掌震江湖最新章节

第33章 有情人终成眷属

铁掌震江湖 | 作者:南湘野叟 | 更新时间:2021-01-16 01:19:25
推荐阅读:玉佩银铃银瓶梅杨家将全传童林传穆桂英全传白眉大侠薛家将隋炀帝艳史貂婵艳史演义连环套
  两人的打斗,真正是武林前所未见的搏杀奇观,十面观音轻如飞絮,掠若流矢。
 
  穷仙诡谲老练,奇招百出,而且内力深厚无俦。
 
  这样的拼搏,若时间太久,女人终归力气弱些,比较吃亏。但人若老了,不管他的修为如何?终是夕阳无限好,总不如年轻人的韧力大。
 
  所以二人是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
 
  其余诸人一边调息,偶尔看看两人的搏杀,真是开了眼界。
 
  百招过去,情况依旧。
 
  十面观音固不敢与他硬碰,老贼也不敢以烟管接触她的螭龙剑。
 
  老贼的傲气已收敛很多。
 
  十面观音也不敢那么狂妄笃定了。
 
  两百招过去,时已四更将尽。
 
  不要说他们两人,即使是观战之人,也不由心惊胆寒,因为任何一招一式,都可能出现溅血当地的悲惨结局。
 
  三百招、四百招也过去了。
 
  十面观音已显疲态,但穷仙看来却还是差不多。
 
  这对赵振南自是一大喜事,但对陆娟娟诸人来说,两方面任何一边胜了,对他们都没有好处。
 
  近五百招时,东方已露曙光,可是十面观音已渐渐不济了。
 
  穷仙道:“十面观音,从今以后,老夫所到之处,必会造成轰动震撼,要经以前的威风还要大!”
 
  十面观音不敢说话,她知道,能多支持一会也是好的。但也知道,此时此刻,没有人能给她援手。
 
  她的伤愈之后,勤练“先天一气”,且一边打听黑公羊见的下落,一路追来,却在附近百里内追失了。
 
  她也知道,她要是落入老贼之手,必然生不如死。他们师徒是为了“先天一气”秘笈而来的,拼得一死,她也不会便宜这两个贼。
 
  此刻老贼突出狠招,一式“投鞭断流”,堪堪扫向她的下盘。
 
  十面观音急忙闪过,但老贼一招三式,忽然变式挑向她的左肋。
 
  十面观音暗叫“不妙”,狼狈地一滚,扬手就是一面“金牌”。
 
  这是她的信物,也是她的最后看家本领。
 
  她很少以此金牌作暗器。
 
  事实上,以前她只要亮出金牌,那个还敢反抗?
 
  那知人在力竭之时,施出这最拿手的王牌,也失去了它的应有威力,呼啸着自老贼偏头时的耳边泻过。
 
  到此,她的信心已用去了一半。
 
  但她仍然在半蹲之下,又射出两面金牌。
 
  老贼大喝一声,一面被闪过,另一面被他抄住,狂笑一声,一泻而至,一烟管狂戳而出。
 
  十面观音已经无法应付这一招,而老贼也不打算让她避过这一招。
 
  因为这是他的全部精英之最,救命绝技之末。
 
  赵振南见此情况,也不调息了,道:“师父别杀她,弟子我要这个别具一格的浪蹄子……”
 
  此言未毕,突然一声怒吼,人影如乌云飞泻而至,老贼一惊收回烟管自救。
 
  因为来人是在他的右后侧,而且是一先一后两个人。
 
  然而那人凌空一脚踩在赵振南的脖子上,这老小子此刻不敢提劲,身子飞出三丈以外。
 
  当然,要是赵振南未中毒,徐展图绝非他的敌手。
 
  这二人正是黑公羊见师徒。
 
  他们三人把吕婷送返吕家庄,就去追踪白素心,没有找到白素心,却在附近看到了甘乃常等人。
 
  也是凑巧,他们今夜在数里外听到了穷仙的狂笑声赶来,也正是时候。
 
  十面观音见是黑公羊见,真是感慨从生,激动不已!
 
  这不仅是救星到来,也另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滋味。
 
  她一直在抑制内心的那种意念,因为她比他太大了。
 
  可是一见到他就无法控制,道:“见弟!”
 
  黑公羊见也叫了一声“叶姐!”急忙过去把她拉了起来,两人内心都起了波澜。
 
  陆娟娟一看是他到了,真是喜忧参半。
 
  因为她知道黑公羊见心地善良,如她出言相求,他会救她,或向十面观音要解药。
 
  可是她又如何启口呢?
 
  穷仙乍见此子,已猜到是谁了,道:“小子,你就是那个名噪一时的公羊见?”
 
  黑公羊见道:“正是,你是何人?”
 
  白公羊见道:“小子,他叫穷仙,这老小子厉害得很,你要是来迟了,大家都要遭殃!”
 
  黑公羊见道:“叶姐,你还好吧?”
 
  十面观音喟然道:“见弟,你要是迟来一步,姐姐的下场可就惨了!也真没想到,这老贼有此功力。”
 
  黑公羊见道:“叶姐,他如果没有伤害你,咱们就走吧!”
 
  白公羊见道:“假小子,你不能走,爹被困在屋中,似乎失去了武功。”
 
  黑公羊见一惊,徐展图掠到屋子门外一看,果然,公羊旦面色憔悴地坐在椅上。一脸惭色道:“你是徐展图徐兄吗?”
 
  徐展图道:“本来我该叫你一声师祖,但我和令郎的关系不同,应该各论各的……”
 
  因为他对公羊旦的为人并不尊敬,所以不愿称他为师祖。
 
  这工夫徐展图把公羊旦抱了出来,放在院中一边。公羊旦并非不能站立,只是极容易累而已。
 
  黑公羊见道:“是何人废了爹的武功?”
 
  公羊旦惭然道:“当然是这个老贼,他硬说为父的有什么宝藏!于是就先废了我的武功……”
 
  这也是报应,当年他要是不以此话骗那些女人,也不会有此下场。
 
  黑公羊见面色一冷,回头对穷仙道:“可有此事?”
 
  穷仙哈哈狂笑道:“当然有这么回事。小子,连十面观音都不成,你小子就算学了‘先天一气’玄功,也是白搭。”
 
  黑公羊见道:“为了别人的宝藏而轻易废除别人的武功,在下最恨这种人。”
 
  老贼道:“为什么?”
 
  黑公羊见道:“练武之人,都知道练武之苦,及练武之不易。可以说,以半生时间练成的功夫,却在片刻之间变成一个普通人,还要像重病之人一样,渡过半年时间才能痊愈……”
 
  老贼道:“小子,你恨又如何?老夫只要杀了你们两人,即可独步武林,无敌于天下了!”
 
  黑公羊见冷笑道:“老贼,没有人能独步武林,也无人能无敌于天下。”
 
  老贼狂笑道:“小子,你若能接下老夫两百招,就算你胜了老夫!”
 
  黑公羊见道:“老贼,你少卖狂,我公羊见以前常兴妇人之仁,对那些心地险恶之人,迭次放过,须知对恶人宽大,即等于对善良之人不利,老贼,你准备接招吧!”
 
  老贼又撤下了旱烟管。
 
  黑公羊见撤出了六尺鞭。
 
  一开始,黑公羊见显得碍手碍脚,一直处于下风,“反手功”根本对老贼不足于构成威协。
 
  他似十分震惊于老贼的浑厚内力。
 
  而老贼却也不能不佩服他年轻轻地有此火候。
 
  可是老贼信心十足,不出一百五十招,他可以毙了他。
 
  才不过三十招左右,“叭”地一声,黑公羊见的后腰上挨了一烟管,栽出一大步。
 
  徐展图心头一冷,这老贼果然非比等闲,要不,怎么会连十面观音都非他敌手呢?
 
  而公羊旦也在一边热泪盈眶,这些年来,他自管自己,连自己的骨肉都不关心,对失踪的妻子也只是打听打听而已!
 
  如今自己武功已失,才知道人在不幸之时,最需要别人的安慰,尤其是病人。而这小子一直未得到父爱,却十分关心他,老公羊旦怎会不愧作于心呢?
 
  不到百招,黑公羊见已挨了一掌一脚及两旱烟管,已是灰头土脸了。
 
  徐展图道:“师父,您似乎未出全力,不要和他缠斗了!这么多人的生命全握在师父的手中!”
 
  黑公羊见又被一拳砸出,口角淌血,又打了几十招,老贼以为已差不多了,上去又是一脚,实实地踩在黑公羊见的胸腹之间。
 
  黑公羊见的身子又飞了出去。
 
  但他的身子几乎尚未落地,老贼又如电射到,实实的一脚再次把他踢出,“蓬”地一声,黑公羊见落地即昏死过去。
 
  徐展图大喝一声扑上,但老贼未出三招,把他一掌砸了出去。
 
  徐展图再次扑上,又被一脚扫出,半天没有爬起来。
 
  赵振南虽已中毒,仍然大笑了几声,道:“师父,天下独尊,非师父莫属了!”
 
  徐展图抹抹口鼻中的鲜血又爬了起来,道:“叶姑娘,你的伤势不重,为什么袖手旁观?”
 
  十面观音站在一边不出声,徐展图又要扑上,十面观音道:“展图,不要自讨苦吃哩!何必呢?”
 
  徐展图心想,女人的心,真是难以捉摸呀!忿然道:“要是师父有个三长两短,我这条烂命还有什么用处?”
 
  徐展图手持蛾眉刺,又傻傻走向穷仙,就在这时,昏迷的黑公羊见忽然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道:“展图,且慢!”
 
  徐展图一时激动,喊了一声:“师父!”
 
  老贼道:“你可真有出息,什么年纪了,居然叫他师父!”
 
  徐展图也不理他,道:“师父,你还行吗?”
 
  黑公羊见道:“展图,师父行与不行,只有叶姐知道……”
 
  徐展图向十面观音望去,不由心中一动。
 
  若非她知道他不碍事,她怎么会如此笃定?
 
  他们的交情,也可以说他们的“情”,已到了深不可测的程度,反之,以十面观音的为人,怎会没想到他们的年龄差距如此之大,不太合适呢?
 
  一念及此,徐展图不免感到惭愧,刚才他还曾恨她无情无义呢!
 
  黑公羊见道:“老贼,我们打了多少招?”
 
  穷仙皱皱眉道:“约两百招。”
 
  黑公羊见道:“你刚说过,我要是能接-f你两百招就算我胜对不?”
 
  穷仙道:“小子,你死在临头还要计较这个?”
 
  黑公羊见道:“老贼,你如果能接下我的二十招,就算你胜了如何?”
 
  穷仙狂笑道:“小子,本来我以为你小子十分谦虚,原来也是个狂妄无知的东西。”
 
  黑公羊见道:“老贼,我仍然是个谦虚的人,因为我自问实在没有值得骄人之处,但是,由于你今夜的所作所为,尤其是对我叶姐的无礼,我就不会放过你——”
 
  老贼疾挥旱烟管,指向他的三大要穴,但这次似乎不灵了。
 
  黑公羊见身如飘风,招式奇绝,劲道浑猛无俦。而且还数着招数,道:“第七招……”
 
  老贼大疑,为什么会越打越有劲,受了伤反而更厉害呢?
 
  原来黑公羊见所练的“先天一气”,到了一个瓶颈阶段,需要严重的打击,才能使功力以相乘的方式进步,而不是相加。
 
  可是他叫徐展图狠打他的身体百骸,徐展图下不了手,打了几下根本无济于事。
 
  而刚才穷仙的砸击及踢踩,每一下都极狠毒,力道狂猛,正合乎要求,使人类与生俱来的浊气自体内百骸内逐出,而普通人之所以不能善用人类之体能,即因这种浊气作祟。
 
  而十面观音却深知他已到了这等境界,所以非但不怕,反而暗喜,只是不便形诸于色罢了!
 
  当到了第十五招时,穷仙越打越心惊,因为他的浑厚内力施出,有如泥牛入海,消失无踪。
 
  “第十六招……第十七招……”
 
  穷仙到此地步,已隐隐猜出,自己陷入了泥沼,而无法自拔了。
 
  一边的赵振南更是茫然不知所措,为何这小子越打越勇?为何师父稳操胜算,反而越来越不济了呢?
 
  “第十九招……第二十招……”此刻可以说是穷仙集平生功力,不留一丝余力的最后一击。可是他忽然害感胸骨暴胀欲裂,四肢所负的力道,不下数各斤之重,甚至听到骨骸碎裂之声。
 
  只闻一声低吼,六尺鞭带着震耳狂啸猛泻而下,“咔嚓”一声,六尺鞭再次扬起,人也疾退时,溅起了一蓬血雨及骨屑。
 
  老贼的头颅已消失了大半,剩下一小半,像一块摔破的南瓜,尸身双足陷入土中半尺。由于震力至大无俦,两个眼珠子已经震出眼眶之外,不知飞到何处去了。
 
  赵振南发出一声悲叫,徐展图则发出一声狂呼。至于陆娟娟等人,都被这令人难以相信的事实惊呆了,原来“先天一气”正是“须弥天罡”的克星。
 
  就在此刻,老贼的尸体一倒,黑公羊见冷声道:“是那位朋友在旁观?请出来吧!”
 
  众人一惊,就连十面观音也因内心激动,也未注意附近有人窥伺。
 
  但却无人回应,黑公羊见道:“展图,左后方院墙处有人,把客人请出来……”
 
  徐展图正要过去,忽然有人道:“公羊少侠神技,白某一时看得神往而露了行迹……”
 
  竟是“沧浪客”白素心,其实他一直未离开黑公羊见左右,刚才的一切,他自然已看到了。
 
  他当然知道现身后会有什么后果?但他估计,有十面观音在此,他想逃也逃不了,这才不得不出来。
 
  黑公羊见一愣,徐展图首先忍不住了,骂道:“姓白的,果然是你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不用说,你是一直跟着我们,以便俟机下手了……”
 
  白素心抱拳道:“徐大侠说那里话来,想咱们素无过节,白某怎么会跟着各位……”
 
  徐展图“叭”地一声吐了一口痰,白素心急忙避过,徐展图道:“师父,您说,这小子是不是比穷仙老贼更该死?”
 
  黑公羊见自也恨极,但还没回答,陆娟娟道:“若有人说此贼罪不该死,此人必然和他差不多。”
 
  甘乃常等人也纷纷表示意见。
 
  黑公羊见道:“叶姐,此人面善心恶,居心至险,他的意行,就让展图告诉你吧!而且各位注意,别让他站在上风处。”
 
  众人纷纷到上风处。
 
  徐展图说了一切,十面观音冷冷一笑,道:“昔年我虽不知你是这种人,却总觉得你的言行不大自然,是以我就从未考虑过你。看来你和冷云萍比起来,不论是人品、心性和武功,都差得太多了!”
 
  白素心抱拳道:“人的一生,都会有走错路的时候,请你美言,白某当革心洗面,重新作人……”
 
  陆娟娟道:“此人饶不得,要不,武林永无宁日。”
 
  黑公羊见道:“各位认为应如何处置他?”
 
  徐展图几乎和陆娟娟同声道:“至少该废了他的武功……”
 
  白素心面色大变,此刻他十分后悔,为什么要到这儿来呢?
 
  武功废了生不如死,可是此刻要他自绝,又对人生十分贪恋。
 
  就在他犹豫不决时,黑公羊见如电射到,运指如风,点了他的“胸乡”、“腹结”和“气海”三大要穴。
 
  白素心也知道抵抗无用,所以干脆放弃此念。
 
  此刻白素心五官扭曲,浑身抽搐,一个外形极为不俗的人整个变了样子。摇摇晃晃地坐在地上,大汗淋漓,状至痛苦。
 
  陆娟娟道:“白贼,你也有今天……”
 
  徐展图道:“你他娘的,少说风凉话,你也不是个好东西!”
 
  白公羊见道:“徐展图,你不可以侮辱我娘,我和这小子是兄弟手足。”
 
  “呸!”徐展图大笑道:“你这小子真不是个玩艺儿,说你老实吧?你多次欺骗我师父,要说你坏吧?你又像是个不太精明,初出茅庐的杂碎,其实你这种浑蛋,是最要不得的坏胚子,要不是看在我师父面上,我今天也要废了你的武功。”
 
  甘乃常道:“公羊少侠,可否请你向叶姑娘求请,赐我们一点解药?”
 
  十面观音道:“解药刚刚用完,想要解药,必须到微山湖找一位高人求药。”
 
  黑公羊见不由一怔,过去未听说到微山湖能要到解药。
 
  甘乃常道:“不知是那一位高人有此解药?”
 
  十面观音道:“那是一位医隐,他的心胸宽大,你们去求他或有希望。”
 
  陆娟娟道:“叶姑娘,你的蚀骨消肌丹,别人怎么会有解药?”
 
  十面观音道:“天下没有绝对之事,我本以为这解药独此一家,那知别人也能够配出来。”
 
  陆娟娟道:“如果别人能配出此解药,叶姑娘岂能让他破坏你的……”
 
  十面观音道:“这是由于此人有菩萨心肠,为了救人,不计个人生死,所以我受他感动,不和他计较。”
 
  甘乃常道:“不知这位高人的大名是……”
 
  十面观音道:“‘圣手菩萨’高风。”
 
  甘乃常叹道:“武林之人,奇人辈出,微山湖中有此高人,在下以前竟未听说过。”
 
  陆娟娟道:“又何只你未听说过?就是我也未听说过。甘乃常,咱们去求药吧!”
 
  甘乃常去扶她,徐展图道:“慢着,陆娟娟,陷害家师,你也有份,也可以说,迭次唆使这小子害家师,都是你出的主意,要说罪孽之深之重,你比这老贼以及白素心有过之而无不及!”
 
  陆娟娟心头一惊,要是废了武功,她这辈子真是完了。道:“公羊旦老鬼,你说句话吧!要是你也以为我该死,我就没有话说了。”
 
  公羊旦被擒住,死里逃生,眼见儿子出人头地,力毙绝世魔头,感慨之余,顿悟人生,道:“陆娟娟,你我早无夫妻名份,一个孩子也被你教坏了。我公羊旦白活了一辈子,已感汗颜,我是无意处罚你的,别人要如何?我也管不了!”
 
  白公羊见道:“爹,你不管我们母子了?”
 
  “住口!”公羊旦道:“你们母子前此可曾把我当作亲人?你以前可曾叫过我一声父亲?混帐的东西!你们不念骨肉之情,连番残害这小子,要不是他的命大,还有今天吗?”
 
  黑公羊见道:“虽然痛定思痛,仍恨人心之险恶,但我仍念你们母子和父亲过去的关系,不再追究,只望你们改邪归正,安度余年。叶姐,微山湖上真有一位神医吗?”
 
  十面观音道:“是的,我虽恨这些人,却不会戏耍他们,你们的毒,三日内不会发作,估计你们三日可达。”
 
  甘乃常道:“微山湖甚大,不知在什么地方?”
 
  十面观音道:“微山湖北岸有一七层宝塔,附近有一摆渡小码头,有小船载人进岛……”
 
  陆娟娟等一行人果然于三日后傍晚到了微山湖七层宝塔附近,且见一小船自岛上驶来!
 
  小船拢岸,竟是一个黑脸的老妪,陆娟娟大惊道:“黑婆婆,你怎么会在这里?”
 
  黑婆婆冷冷地道:“我在这里并不稀奇,你在这里却是难得!”
 
  陆娟娟道:“黑婆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黑婆婆道:“请问你来此作甚?”
 
  陆娟娟道:“我来此……请问,这儿可是隐居了一位‘圣手菩萨’高大侠?”
 
  黑婆婆一愣,立即冷冷一笑,道:“不错!”
 
  陆娟娟道:“我们是来求药的。”
 
  黑婆婆道:“求什么药?”
 
  陆娟娟道:“蚀骨消肌丹的解药。”
 
  黑婆婆道:“真不巧!高大侠的解药刚刚用完。”
 
  陆娟娟面色大变道:“刚…刚刚用完?如果现配要多久?”
 
  黑婆婆一边摇橹一边道:“炼制此药大约要一个月吧!”
 
  陆、甘等面面相觑,他们的毒是不能熬过一个月的,但陆娟娟再问任何话,她都不回答了。
 
  到了岛上,在炊烟袅袅中,可见林木中有田舍阡陌,鸡犬相闻。下了船,黑婆婆带他们来到一片田舍门外道:“候着,看看主人见不见你们?”眼见黑婆婆招呼一头巨大猩猩一齐进去了。原来黑公羊见经常低吼,既因少年时和黑婆婆,及此猩猩一起学了轻吼才习以为常的。
 
  大约盏茶工夫,黑婆婆出来开了门道:“进去吧!主人接见你们……”
 
  陆娟娟跟着,一干人随黑婆婆进入草堂中,这儿建筑物是一色如椽大竹作材料,既朴实又雅致。室内一切虽简陋,却是一尘不染。
 
  就在这时,内间门帘一撩,首先走出一位仪态万千的徐娘,可能不良于行,扶她的人竟是黑公羊见。
 
  后面是公羊旦、十面观音及徐展图。
 
  “啊……”陆娟娟失声惊呼,原来这正是传言已物故,失踪数十年的“扫眉扁鹊,步步生莲”陆仪凤,也可以说是陆娟娟的堂姐。
 
  的确,当今武林,能配制此解药的,除了她还有谁。
 
  除了她还有那个女高手能在短期内治愈十面观音的走火?
 
  在这刹那,陆娟娟真是无地自容。惭颜地跪了下去,悲声道:“姐姐,小妹万死不足赎其辜,过去的已不必再提,只希望你看在堂姐妹份上,善待见儿,我已无颜苟活下去——”
 
  正要自断舌根自绝,陆仪凤道:“且慢!人生在世,谁也不敢说永不走错路,事已至此,相信你必然大彻大悟吧!”
 
  陆娟娟悲声道:“姐姐,当我刚才发现是你时,我已大彻大悟了!只是小妹罪孽太重,实无颜苟活,即使见儿,也不会轻饶我这不仁不义的长辈。”
 
  陆仪凤偏头道:“见儿,你的意思呢?”
 
  黑公羊见道:“她虽不仁,如真能彻悟,孩儿自然不为已甚,只要娘一句话……”
 
  陆仪凤喟然点头道:“过去的就算是一场噩梦好了!何必自责。不过,一切都是个‘数’字,上次你把他们困在那石洞之中,是我救走他们的……”
 
  娟娟一愕,原来是她,不由呐呐道:“姐姐,你行走都不便,又如何能救人?”
 
  陆仪凤道:“昔年走火,这些年来幸有黑如墨(黑婆婆)悉心照料我,而我又不断地自疗,总算好了。但跛了一足,却并不影响练功……”
 
  陆娟娟道:“原来如此——”语未毕却突然剑已出鞘,“刈”地一声,一头青丝已削了下来,众人大惊,还以为她要自绝呢!
 
  陆娟娟握着一把青丝道:“姐姐,小妹已看破红尘,决定在此出家,至于我这见儿,请姐姐费神照料……”说毕,又伏在地上,正是所谓五体投地了。
 
  陆仪凤道:“见儿,把你阿姨扶起来,她志已决,我也不便拦阻,这岛上有的是如椽大竹,可为她建一尼庵……”
 
  陆娟娟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才被黑公羊见扶起。
 
  事后,十面观音散发了解药,就连赵振南及“五华三义”也都有份,叫他们离岛而去。
 
  十面观音的所谓“解药已用完”,只是要引陆娟娟来此,向她的姐姐认罪忏悔而已。
 
  至于黑公羊见和十面观音这段情,由于这小子非她不娶,十分坚决,陆仪凤虽嫌她大儿子十多岁,但男女之间,看在互相爱悦,年龄并不是绝对的,陆仪凤不是食言不化的女侠,就成全了他们……
 
  至于骷髅夫人弄走了玉面圣母的遗体,那自然就是陆仪凤了,早已妥为安葬了……
 
全书完
铁掌震江湖最新章节http://www.bjhanyang.com/novel/tiezhangzhenjiangh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书籍推荐:玉佩银铃银瓶梅杨家将全传穆桂英全传薛家将隋炀帝艳史貂婵艳史演义薛仁贵征东说唐全传反三国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