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汉扬居 > 古典言情小说 > 桃花扇最新章节

第十三回 觅佳人楼头题画 访故友书店被擒

桃花扇 | 作者:孔尚任 | 更新时间:2017-04-22 12:51:16
推荐阅读:双和欢艳婚野史闺门秘术人间乐欢喜冤家花神三妙传寻芳雅集玉娇梨玉楼春春潮
  且说侯朝宗同苏昆生登舟,星夜望南京进发,幸喜凤顺舟快,不数日来到南京。天晚无奈,寻店暂宿一宵。次日天明,着昆生在店中看守行李,自己袖着桃花扇,直扑秦淮而来。不一时,到了香君门首,但见双门虚掩,人踪寂寂,用手推开门儿,侧身而入,早已来至媚香楼下。朝宗心里自忖说:“这是媚香楼,你看寂寂寥寥,湘帘昼卷,想是香君春眠未起。俺且不要唤他!”
 
  遂手提罗襟,足蹈楼梯,悄悄上楼一看,只见歌楼舞榭竟改成个画院,不觉失惊。又想了一想:“莫非香君替我守节,不肯做那青楼旧态,故此留心丹青,消遣春愁吗?”
 
  又看一看,说道:“这是香君卧室,待我轻轻推开,看香君在内作甚?”
 
  方欲近前,又见封锁严密,倒象久不开的,无奈此对徬徨无措,如有所失。*
 
  正在惊疑之际,忽听楼下有步履之声,望下一看,见一人手持画笺上楼而来。其人一见侯生,大惊曰:“你是何人,上我寓楼?”
 
  侯生答道:“这是我香君妆楼,你为何寓此?”
 
  其人说:“我是画士蓝瑛,兵科杨龙友先生送俺作寓的。”
 
  侯生说:“原来是蓝老先生,久仰!”
 
  蓝瑛问道:“台兄尊号?”
 
  侯生说:“小生乃河南侯朝宗,也是龙友旧交。”
 
  蓝玫闻名大惊,“啊呀!”一声,说:“文名震耳,才得会面,请坐,请坐!”
 
  侯生坐下,急急问道:“我且问你,俺那香君那里去了?”
 
  蓝瑛说:“已被选入宫去了。”
 
  侯生一闻入宫之言,不觉神色俱失,两眼垂泪,说道:“怎的被选入宫中,几时去的?你看鸳衾尽掩,残帕犹在,好叫人睹物伤心!想起小生定情之日,桃花盛花,映着簇新新一座妆楼。不料美人一去,零落至此!今日小生重来,又值桃花盛开,对景触情,怎能忍得住?”
 
  不觉泪如泉涌,禁止不住。正在悲啼,忽闻有喝道之声,渐到门首,报说:“兵科杨老爷来看蓝相公,门外下轿了!”
 
  蓝瑛慌忙迎上楼来。龙友一见侯生,作揖问说:“侯兄几时到来?”
 
  侯生说:“适才来的,尚未奉拜!”
 
  龙友说:“闻兄一向在史公幕中,又随高兵部防河,昨见塘报,高杰于正月初十日被许定国所杀,那时兄在何处?”
 
  侯生说:“小弟见高杰凌辱许定国,力为劝解,高杰执而不听。小生彼时恐生祸端,遂辞职回乡,欲扶着家父逃避山中,恐许兵踪迹,遂又买舟南来。路遇苏昆生持扇相访,只得连夜奔来赴约,竟不知香君已去。请问是几时去的?”
 
  龙友说:“他是正月八日被选入宫。”
 
  侯生又问道:“几时才得出来?小生只得在此等候。”
 
  龙友说:“香君出宫遥遥无期,且此处又非久恋之地,倒是别寻佳丽罢。”
 
  二人叙谈不已,蓝瑛在旁画画已完,二人抬头一看,见是画的一幅《桃源图》,问曰:“兄是替何人画的?”
 
  蓝瑛说:“是为张瑶星先生新修起松风阁,要裱做照屏的。”
 
  侯生赞道:“妙,妙!位置、点染全非金陵旧派。”
 
  蓝瑛说:“见笑!就求先生题咏,为拙画生色!”
 
  侯生谦虚道:“只怕写坏,有污名笔!”
 
  遂提笔一挥,咏成七言绝句一首,诗曰:
 
  原是看花洞里人,重来那得便迷津。
  渔郎诳指空山路,留取桃源自避秦。
 
  龙友读了一遍,说:“佳句!寓意深远,似有微怪小弟之意。”
 
  遂起身来,说:“侯世兄不必埋怨,如今马、阮当道,专以报仇为事。恰好八日设席唤香君供唱,香君性气,手指二公大骂一场,阮圆海将香君推在雪中,用脚去踢,幸亏小弟在旁十分解劝,送入宫中,暂保性命。世兄不必恋恋于此,恐为小人所算。”
 
  侯生闻言,说:“是,是,小弟即刻告辞!”
 
  遂辞了蓝田叔,下楼作别而去。正是:
 
  嫦娥一入月中去,巫峡千秋空白云。
 
  却说南京地方三山街上有书坊一座,乃是蔡益庵开设,铺内书籍充箱盈架,列肆连楼,不但兴南贩北,积古堆今,而且严批妙选,精刻善印,无不俱全。这一日蔡益庵开了门面,挂出招牌,又因今乃乙酉乡试之年,准了礼部尚书钱谦益的条奏,要亟正文体,以光新冶,遂聘了名手陈定生、吴次尾诸人在内删改批评。因将封面一纸贴在檐下,以便发买,不在话下。
 
  且说侯朝宗杨龙友之言,急急回寓,将香君入官,奸阮报仇之事告知昆生,又恐在店内居住,有人踪迹,遂与昆生背着行李,要寻僻静所在多住几时,好打听香君消息。昆生说:“我看人情已变,朝政日非,且当道诸公日日罗织正人,报复夙怨,不如暂避其锋,把香君消息从容打听罢。”
 
  侯生说:“你也说的是。但这附近州县别无相熟的,只有陈定生住在宜兴,吴次尾住在贵池,不免访觅故人,也是快事。”
 
  二人穿街越巷,说话之间,早已走到三山街上。看见蔡益庵书铺招牌,侯生指说道:“这是蔡益庵书店,定生、次尾时常寓此,不免问他一信。”
 
  走在檐下,见廊柱上贴着封面,上写着“夏社文的”,左边一行小字是:“壬午癸未房墨合刊”,右边是:“陈定生、吴次尾两先生新选”。侯生见了大喜,说道:“他二人想必亦寓在此!”
 
  遂至柜的问道:“掌柜的!”
 
  那里蔡益庵出来相见。侯生说:“请问陈定生、吴次尾两位相公可在此否?”
 
  蔡益庵说:“现在里边,待我请他出来。”
 
  二人听说是侯朝宗、苏昆生二位,不胜欢喜,遂请至铺内用茶、叙话。
 
  忽有阮大铖升了兵部侍郎,特赐蟒玉,钦命防江。这一日拜客来到三山街上,见书铺廊柱贴着封面,上有“复社”字样,遂叫长班揭下一看,怒曰:“呀!复社乃东林后起,与周镳、雷囗【纟寅】祚同党,朝廷正在访拿,还敢留选书?这个书客也大胆之极了!快快住轿!”
 
  遂传坊主吩咐:“这个书肆不守王法,通同复社渠首,如今奉命访拿逆党。快递报单与镇抚司,差校尉拿人,用心着人看守,不可令此人逃脱!”
 
  三人在内闻知,即出铺至轿前问道:“我们有何罪犯,着人拿俺?你这老先生不畏天地鬼神了!”
 
  大铖说:“请教尊号?”
 
  三人遂各通姓名。大铖大怒道:“哦!原来就是你们三位,今日却来认认下官!”
 
  三人说:“你就是阮胡子么?今日报仇来了,好,好!大家扯他到朝门外,讲讲他的素行去!”
 
  大铖佯笑说:“不要忙,有你讲的哩!”
 
  遂扬扬上轿而去。只见四个校尉提锁执牌,来到铺前,见了坊主,问道:“那三个秀才在那里?快快领我们拿人!”
 
  三人说:“俺三人就是!”
 
  校尉不用分说,用锁套住,蜂拥而去。蔡益庵说:“苏兄快来,了不得,了不得!选书的二位拿去罢了,连侯相公也拿去,如何是好?”
 
  昆生说:“我们跟去打听一个真信,好设法救他!”
 
  正是:
 
  挟仇且将正人捆,罹殃不失君子心。
 
  不知三人吉凶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桃花扇最新章节http://www.bjhanyang.com/novel/taohuash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书籍推荐:双和欢艳婚野史闺门秘术人间乐欢喜冤家花神三妙传寻芳雅集玉娇梨玉楼春春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