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汉扬居 > 推理探案小说 > 试卷最新章节

下篇

试卷 | 作者:程小青 | 更新时间:2019-06-17 14:05:23
推荐阅读:人面兽心血纸人罗杰疑案湖底女人龙图公案牙医谋杀案悬崖山庄奇案尼罗河上的惨案大唐狄公案·迷宫案清风闸
  我目瞪口呆,不能立即回答。隔了一会儿,红着脸说道:“不错,我怪罪于你,太苛刻了。成登和我同一班级,试题相同,从形势判断,不能说毫无关系。况且他方才扶着头穷思苦想,好像久久不能完成,等到我遗失试卷,在搜寻的时候,他忽然离开,固然也有可疑之处。”
 
  霍桑的眉尖深锁,沉吟了一下,似乎也有抓不着痒处之苦。
 
  我催促他道:“霍桑,你究竟怎样打算?我的试卷是谁偷去的?”
 
  霍桑有条不紊地说道:“根据你的推算,疑点不在一个人身上,似乎三个人都涉及。现在姑且勿下结论,能不能先请你回答一句话?”
 
  我说道:“是什么?”
 
  “方才你说试卷的完成是由于令堂的来信起到了引线的作用。信中讲些什么,能否见告一二吗?”
 
  我犹豫不答而后说道:“这又是为了什么?难道试卷的遗失,和我的母亲发生关系吗?”
 
  霍桑道:“虽然未必如此,但是你没有听说过寻根究底是侦探家应有的职责。你果真希望我帮助你找试卷,请你不要有什么顾忌。”
 
  我无可奈何,略顿一顿,就从怀中拿出母亲的来信递给霍桑。霍一面笑一面开启信封、将信朗读出来。
 
  朗儿知悉:昨日收到你的信,知道学校假期临近,已开始考试。我深深希望你努力应考,不要疏忽放松,不要辜负家里人对你殷切的期望。月初你舅母来,我稍微透露了一下你的意愿,想和她的慧殊作为终身侣伴。你的舅母大喜,立时允诺,并且说不单是她喜欢你做她的女婿,就是慧珠本人也很有意思。看形势,这件事当可圆满地成功。这样,我的心事可了,而你的幸福也随后就来。况且——霍桑朗读到这里,我不胜羞惭,急忙把信抢过来,不让他再读下去。
 
  霍桑沉吟一下,大笑一声,说道:“好呀!这样的好消息,无怪你喜乐得出神了。但是为什么讳莫如深,不让你的好朋友向你道贺呢?”
 
  我说道:“不要开玩笑。现在试卷已失去,限期短促,我拿什么去交卷?况且这个时候我脑汁如沸,连一个字也背诵不出来。如果你同情我,不是应该将祝贺改为悲通吗?”
 
  霍桑忽然拿出表来看,然后一跃而起说道:“东西在了!不要忧愁,不要忧愁;姑且少待一会儿,我一定为你侦察到手。”
 
  霍桑的声音还没有断绝,他就很快地走出去。形状有些疯癫。我大为疑讶。
 
  霍桑的话是真还是假?为什么在一瞬间就自信能成功?是不是纯属为了我忧郁的关系而来安慰安慰我?我沉沉而思,还是想不出来。越是思索越感到烦闷,头脑像要裂开来似的。突然间砰的一声霍桑又从外奔跃进来。我见他神色仓惶,好像已有些眉目。这时候我的心如小鹿般的撞个不定,竞无法克制。
 
  我颤着声音问他:“霍桑,事情怎样?试卷有没有下落?”
 
  霍桑大声道:“案子已经破了!岂止下落?”
 
  我喜出望外狂呼道:“真的吗?是谁把试卷偷去?你能把人交出来吗?”
 
  霍桑笑道:“这有什么不能?人赃都已得到了。”
 
  我惊讶地说道:“神乎其技,你真是名不虚传呀!然而谁是偷盗者?是乔一雷吗?”
 
  霍桑道:“不,你的念头是错误的。你想一想,他虽然和你有隔阂,然而试卷在你肘腕旁边,他怎敢贸然动手?投鼠忌器,他也不至糊涂到如此。”
 
  “你的话不错。那么一定是费德之偷的了。”
 
  “也不是,他平时行为不检点,也不会像你所说的偷了试卷去卖钱?至于他那种瑟缩的可怜相,无非是因自己的声誉恶劣,有自卑感怕招人怀疑而已。你没有注意这一刻点,就误认为他有偷盗的嫌疑。如果再回想一下,必然要哑然失笑了。”
 
  我听到这里,目不转睛地望着霍桑,真是目瞪口呆,好像走到迷阵中去。霍桑斜眼瞧着我,在暗笑着。
 
  我泛红着脸说道:“我钻到牛角尖里去了,所以放掉了真的窃贼而不加怀疑。现在知道我的过错了!”
 
  霍桑吃吃地答道:“辨辨你的话味,在你的意想中果真有窃贼。试问窃贼是谁?能不能告诉我听听?”
 
  我说道:“偷试卷的既然不是费和乔,那么不是成登又是谁呢?”
 
  霍桑抚摸着他的手掌说:“我知道你定会说出这句话。实际上他们都不是。我知道成登的为人庄矜而有节概,鼠窃般的行为是不屑一顾的。看人论事要从大处远处着想,不能局限于一点。你所猜测的,真所谓偏于一隅了。”
 
  我既感到惭愧又有些惊讶,真是摸不透其中的奥秘,有些惘然若失。
 
  接着我说道:“这倒奇怪了,我实在想不出来!这三个人既然都没有关系又从哪里来第四个窃贼呢?岂非你所说的风从窗吹进来,于是——”
 
  霍桑突然一手伸入衣服口袋中去,一手阻止我的说话。他大声说道:“窃贼就是你自己!这就是你所偷得的赃物!”
 
  他把一封信放在我的手掌中。我如梦如醉,接过信看了一看,原来就是我方才给仆役要他发出的那封给母亲的复信呀。我开始还有些茫茫然,接着就有所醒悟,觉得信相当沉重,好像里面封的不止一张信笺。启开信封一看,我惨淡经营的试卷赫然在里面。
 
  这时候我惊喜悔作,齐集在一起,好像遇到饥荒之年的百姓,薯服孙麦并煮一锅,吃的人不能辨出是甘是苦。
 
  这个误会,实在是我一时糊涂,误把试卷封入信封里,自己不察觉反而疑心别人偷去。事后想想真是后悔莫及。
 
  我不安地说道:“霍桑,我的过失很大!幸而全仗大力,为我解危,不然的话,疑阵重重无法揭开,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实在钦佩你的机智过人。”
 
  霍桑道:“这有什么奇怪呢?谚语说得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因为你心绪紊乱,所以有这样的失误。我处在旁观地位,头脑必然比你冷静,揣理循势,就被我发现其中的奥秘了。”
 
  “的确如此!你用什么方法能得到这样的收获?能给我解释一番吗?”
 
  “可以。方才我听说你丢失试卷而怀疑试卷是被偷去的。当时我就不同意这种说法。等到我听了你的纯属揣想的话以后,更觉得似是而非。我在旁侧搜索的时候,想到你的家书。后来朗读书信,得知你在精神极度疲乏以后,突然间得到喜乐的信息,当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仓促中将信封好,就必然连试卷也一并封在里面了。方才你自己说,做完试题,随手将试卷放在桌子的右边,接着就写回信,然后取出信封写地址。从这些方面来推测,可知当你在封信的时候,这封已写好的信必然覆盖在试卷上面。后来匆匆折叠,没有想到会将试卷一起封在信封里。以后我问你试卷在什么时候丢失,你说已经记不起来。凡是人在惊喜惶惧之交的时候,一瞬间的思想,有时候在不知不觉之中往往会发生颠倒错乱的举动。我一想到这里,就深信不疑。你知道絮絮叨叨地多说话,没有什么用,往往会扰乱人的思想,况且时机一失就会败事,因此便不多问,迅速出去,当我走到门旁,邮差刚好到。我将试卷被误封在信封里的事告诉他,这样才取得你的那封家信。信比一般的要重,一摸就知道不出我所料,现在这案子已破了,你将怎样酬谢我呢?”
 
  我大声称赞他道:“老朋友,你诚然聪敏过人。无怪乎同学都以大侦探看待你。等到学校放假,我要邀请你泛舟邀游,做个东道主,好吗?”
 
  霍桑笑道:“这样就算酬谢我吗?不,不!这跟我的要求差得远呢。”
 
  “是什么?你需要什么?”
 
  “我所希望的是你和意中人合晋的晚上,你必需请新娘用伊的白白的纤手执壶斟酒,亲自进一满斛,方能满足我的要求。”
 
  听到这里,我面红耳热,举起手掌要向霍桑扑上去。
 
  他一闪避过,接着彼此相顾而笑,久久没有说话。
 
试卷最新章节http://www.bjhanyang.com/novel/shiju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书籍推荐:人面兽心血纸人罗杰疑案湖底女人龙图公案牙医谋杀案尼罗河上的惨案悬崖山庄奇案大唐狄公案·迷宫案清风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