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汉扬居 > 世情文学小说 > 邵氏闻见后录最新章节

●卷三十

邵氏闻见后录 | 作者:邵博 | 更新时间:2020-08-27 19:27:15
推荐阅读:世相物语隔帘花影格萨尔王传龙阳逸史醋葫芦杀死一只知更鸟善恶图全传夜总会里的五个人我的前半生银灰色的死
  政和戊戌夏六月,京师大雨十日,水暴至,诸壁门皆塞以土,汴流涨溢,宫庙危甚。宰执庐于天汉桥上。一饼师家蚤起,见有蛟螭伏于户外,每自蔽其面,若羞怖状,万人聚观之。道士林灵素方以左道用事,曰:“妖也。”
 
  捶杀之。四郊如江河,不知其从出,识者已知为兵象矣。林灵素专毁佛,泗州普照王塔庙亦废,当水暴至,遽下诏加普照王六字号,水退复削去,先当制舍人许翰以词太褒得罪。
 
  卢立之尚书云:“宣和末,禁中数有变异,曰‘摧’(原注:内音)者为甚。每夜久,有巨人呼‘摧’云,遇人必撤裂之。中官有胆勇者数辈,相约俟其出,迫逐之。巨人返走,坠一物,铿然有声,取视之,乃内帑所藏铁幞头也。”
 
  赵正之云:“禁中旧有此怪,不出仙韶院,至宣和末,始遍出宫殿中云。”
 
  宦官卢功裔云:“宣和末,鬼车沥血于福宁殿庭,又有狐登御坐,又内殿砖砌上忽有积血,遽拭之复出,去砖亦出,发地亦出,至废其殿云。”
 
  李瑺云:“宣和末,为洛阳县尉,有职事在西宫,一龙夏伏起宫中者无虚日,殆数百处,初固异之。未几,金人入洛,宫遂焚。”
 
  张浮休云:“向谪郴江,夏日在寓舍伴群儿读书次,忽天际一船,载人物如行水上,久之方没。”
 
  三峡中,石壁千万仞,飞鸟悬猿不可及之处,有洞穴累棺椁,或大或小,历历可数,峡中人谓之“仙人棺椁”云。按《隋唐嘉话》,将军王果于峡口崖侧,见一棺将坠,迁之平处,得铭云:“后三百年水漂我,欲坠不坠逢王果。”
 
  今洞穴在悬绝石壁千万仞之上。唯大禹初凿三峡,道岷山之江时,人迹或可至,不在崖侧,不止三百年也。望其棺椁皆完好如新,不知果何物为之,亦异矣。长安乾明寺,唐太庙也。庭中有星陨石,状如伏牛,有手迹四,足迹二,如印泥然。故老云:武氏革命日陨。又兴平一道观中,有星陨石,如半柱满,其上皆系痕,岂果系于空中邪?殆不可知也。旁有石,记西晋时陨。
 
  熙宁中,少华山崩,压七村之人,不可胜计。先是穴居虎豹之属尽避去,人独不知,遂罹祸。山以夜崩,声震百里外,州距山才二十里,初不闻,其异如此。元符年,众人宿岐山县客邸。明日,一人亡其首,无血。官捕杀者,逾年竟不得。或曰:侠客飞剑中人无血。政和年,河中府早宴罢,营妓群行通衢中,忽暴风起,飞剑满空,或截髻,或翦髯,或创面,俱不死,亦不伤。他人或云:剑侠为戏耳。予亲见之。
 
  殿中丞丘舜元,闽人也。舟诉汴,遇生日,舣津亭。家人酌酒为寿,忽昏睡,梦登岸,过林薄至一村舍,主人具饮食,既觉,行岸上,皆如梦中所见。至村舍,有老翁方撤席,如宾退者。问之,曰:“吾先以是日亡一子,祭之耳。”
 
  舜元默然,知前身为老翁子也,厚遗之以去。
 
  欧阳公尝梦为鸲鹆,初夏清晓,飞鸣绿阴中甚乐。
 
  刘法欲生,其母帏帐忽若坠压而下,视之,上有大蛇,蜿蜒若被痛楚状,母怖甚,避之他所。法生,再视之,但蛇蜕耳。后法为将,有贤称。崇宁兴儒学,则刑举子之无赖者;宣和兴道学,则刑道士之无赖者。坐此谪官。久之,以节度使、检校少师帅熙河。童贯尽取本道精兵去,俾用老弱下军,深入策应,遂陷。贯方奏捷,反以不禀节制闻,士大夫冤之。
 
  王荆公在钟山,乘驴薄莫行荒村中。有妇人蒙首执文书一纸遮公曰:“妾有冤诉。”
 
  公喻以退居不预公事,当自州县理之。妇人曰:“妾冤诉关相公,乞留文书一观。”
 
  公不能却,令执药囊老兵取状。至半山园视之,素纸一幅耳。公以是月薨。犹子防为王性之云尔。
 
  滕章敏公达道帅青社,一夕会其属。酒半,教官顿起,家有急,公先送之去,坐客皆散立前后。公来,共见一无头伟人,着锦袍坐于主席,公与客俱辟易不敢前,少时作黑雾散去。公亲为王乐道云。
 
  近李西美帅成都,士陈甲者馆于便斋。夜月色中,有危髻古裳衣妇人数辈,语笑前花圃中,甲殊不顾。有甚丽者诵诗:“旧时衣服尽云霞,不到迎仙不是家。今日楼台浑不识,只余古木记宣华。”
 
  又诵:“小雨廉纤梅子黄,晚云收尽月侵廊。树阴把酒不成醉,何处无情枉断肠。”
 
  忽不见。今府第故蜀宫,岂当时宫女尚有鬼邪?按《蜀梼杌》,宣华,故苑名。
 
  近种湘守叙州,坏客馆为东园。警夜兵共见大蛇自客馆出,穿西楼以去。楼下临大江,度其地约长十数丈。明,求之于馆之寝,有穴方广寸尺许,发之,其蟠屈之迹大一间屋,土色光腻,如新泥饰者,岂异物亦避暴役穿穴以去邪?不数日湘死。
 
  兴元府火,飞烬落天庆观殿下古柏上,柏中空尽焚,臭闻远近。明日,得如羊肋骨者数百枝,盖大蛇也。帅杨掌武每出以视客云。
 
  庞孝祖言:昔提举成都茶马,夏日坐后圃堂上,忽闻其后铁鏁锒铛之声,遽窥窗外,一物自小池中出,龙形,面如猫,曳其尾石砌上,鳞甲有声,少顷雷雨暴作,失去。孝祖疑世所画龙皆非是。予读《华严合论》,龙类最众,有如猫者,岂孝祖所见乎?
 
  程致仲为予言:“近岁,《云斋小书》出丹棱李达道遇女妖事,不妄。致仲亲见泥金鸳鸾出入云气中,黄色衣,奇丽夺目,非人间之物,盖妖所服,留以遗达者。又歌曲多仙语,尚《小书》失载云。”
 
  李公择之子夷旷,宣和中为发运司属,薄莫抵江上亭。亭吏云:“先有曰‘水太保者’在焉。”
 
  夷旷遣吏谢之。屏内云:“太保当避去。”
 
  已而老少妇人数辈,传呼“太保来”!太保者,一十余岁草角童子耳。各乘马以去,人马皆异状。夷旷疑之,遣数健步蹑其后,各惊惧而返云:“约十数里外,望大潭,人马皆下投其中。”
 
  昔江子我为予言,后与夷旷同官成都,问之信然。
 
  高骈初展成都外城,后王氏、孟氏相继伪以为都,其更作奢僭之力,发地及泉也。近靖康年,帅卢立之亦增筑,期年,役甚大。至绍兴年,霖雨,北壁坏,摄帅孙渥才兴工,于数尺土下,得高骈《石记》云:刻置筑中,后若干年当出。正与其年合。前累有大役不得者,数未契也。高骈好异术,岂亦有知数者邪?傅献简云:“王荆公之生也,有獾入其室,俄失所在,故小字獾郎。”
 
  欧阳公云:“予作《憎蝇赋》,蝇可憎矣。尤不堪蚊子,自远要喝来咬人也。”
 
  秦少游在东坡坐中,或调其多髯者。少游曰:“君子多乎哉?”
 
  东坡笑曰:“小人樊须也。”
 
  经筵官会食资善堂,东坡盛称河豚之美。吕元明问其味。曰:“直那一死。”
 
  再会又称猪肉之美。范淳甫曰:“奈发风何?”
 
  东坡笑呼曰:“淳甫诬告猪肉。”
 
  郭忠恕嘲聂崇义曰:“近贵全为聩,攀龙即作聋,虽然三个耳,其奈不成聪。”
 
  崇义曰:“吾不能诗,姑以二言为谢:勿笑有三耳,全胜畜二心。”
 
  陈亚蔡襄亦云:“陈亚有心终是恶,蔡襄无口便成衰。”
 
  王汾刘攽亦曰:“早朝殿内须呼汝,寒食原头尽拜君。”
 
  攽又嘲王觌云:“汝何故见卖?”
 
  觌曰:“卖汝直甚分文。”
 
  其滑稽皆可书也。
 
  孙传师名览,人有投诗者曰:“伏惟笑览。”
 
  传师曰:“君无笑览,览合笑君。”
 
  谓“东方虬更三十年,乞汝西门豹作对”。唐人语也。今相州有西门豹祠,神像衣裳之间,微露豹尾。韩魏公见之,笑令断去。
 
  韩玉汝平生喜饰厨传,一饮啖可兼数人。出帅长安,钱穆四行词云“喜廉颇之能饭”,玉汝不悦。又有贵人号“竞渡船”者,以其唯利是竞也。席大光作言官,击之曰:“某别名‘竞渡船’,中贮无赖之小人,外较必争之微利也。”
 
  士大夫欢传之。
 
  王荆公喜说字至以成俗,刘贡父戏之曰:“三鹿为粗,鹿不如牛。三牛为细,牛不如鹿。”
 
  谓“宜三牛为粗,三鹿为细,若难于遽改,欲令各权发遣”。荆公方解纵绳墨,不次用人,往往自小官暴据要地,以资浅,皆号“权发遣”,故并谑之。
 
  刘贡父云:“有人不识斗争字,以书问里先生,答曰仄更切。又疑更字,问,曰户横切。又疑横字,问,曰户行切。又疑行字,问,曰华争切。竟不知其为何音也?”
 
  予尝举以为笑欢。客有善切字者非之,亦难与言也。
 
  士人口吃,刘贡父嘲之曰:“本是昌徒,又为非类,虽无雄才,却有艾气。”
 
  盖周昌、韩非、扬雄、邓艾皆口吃也。
 
  客问刘贡父曰:“某人有隐过否?中司将鸣鼓而攻之。”
 
  贡父曰:“中司自可鸣鼓儿,老夫难为暗箭子。”
 
  客笑而去,滑稽之为厚者也。
 
  刘贡父呼蔡确为“倒悬蛤蜊”,盖蛤蜊一名“壳菜”也。确深衔之。
 
  马默击刘贡父,玩侮无度,或告贡父。贡父曰:“既称马默,何用驴鸣?”
 
  立占《马默驴鸣赋》,有“冀北群空,黔南技止”之警策,亦可谓奇才也。王荆公好言利,有小人谄曰:“决梁山泊八百里水以为田,其利大矣。”
 
  荆公喜甚,徐曰:“策固善矣。决水何地可容?”
 
  刘贡父在坐中曰:“自其旁别凿八百里泊则可容矣。”
 
  荆公笑而止。予以与优旃滑稽,漆城难为荫室之语合,故书之。
 
  王荆公会客食,遽问:“孔子不彻姜食,何也?”
 
  刘贡父曰:“《草木书》:姜多食损知,道非明之,将以愚之。孔子以道教人者,故云。”
 
  荆公喜以为异闻,久之,乃悟其戏也。荆公之学,尚穿凿类此。
 
邵氏闻见后录最新章节http://www.bjhanyang.com/novel/shaoshiwenjianhoul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书籍推荐:世相物语隔帘花影龙阳逸史醋葫芦杀死一只知更鸟善恶图全传夜总会里的五个人我的前半生银灰色的死艰难时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