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汉扬居 > 推理探案小说 > 上帝之灯最新章节

探案九:上帝之灯(七)

上帝之灯 | 作者:埃勒里·奎因 | 更新时间:2019-06-24 20:40:40
推荐阅读:血纸人清风闸命案目睹记杨乃武与小白菜大唐狄公案·铁钉案龙图公案湖底女人血字的研究彭公案边境
  他们只能凝望着他,疑惑得不知该怎么说。
 
  “还有,”埃勒里说着,他的声音变刚毅了,“就算我们可以不去管房子不见了这种事,我们良知上可不容许我们忽视……谋杀!”
 
  黑屋又在这里了。不是幽灵鬼怪。一间实实在在的房子,坚固肮脏、年代久远的房子,看来好像它从未想过要生出翅膀飞进太空之中。它耸立在车道的另一边,就在它一向的位置上。
 
  他们从大雪覆盖的马路上转进车道时就看到了,它那巨大黝黑的外表映着皎洁的月光,就像所有在正常世界里可以看到的房子一样。
 
  索尼和那女孩都讲不出话来,他们只能张大嘴巴,默默地目睹这个比先前的房子消失还要伟大的奇迹。
 
  至于埃勒里,他停下车子,跳到地上,向尾随在后的车辆打了信号之后,就穿越空地奔向白屋。现在的白屋是灯火通明的。从警车上下来了一群人,他们像猎狗一样跟在埃勒里后面。索尼和爱丽丝则茫然地跟随在后。
 
  埃勒里踢开白屋的门。他手里握着左轮枪,从他握的样子看来,毫无疑问,弹匣已经补充过了。
 
  “哈罗,”他说着,踏进起居室里,“不是鬼魂,是奎因警官有血有肉的小儿子。天谴,或许吧,我跟你们道晚安。怎么——没有欢迎的笑容吗,莱纳医生?”
 
  胖子把一杯威士忌送到嘴边的动作暂停了。看到他脸上的色泽从丰颊上消逝真愉快。莱纳太太在一个墙角啜泣,而费尔太太则傻傻地望着,只有尼古拉斯·凯斯不是那么地震惊,他站在窗边,耳朵捂着,他脸上的表情有苦涩、有钦佩,而且很奇怪,有一种解脱。
 
  “把门关上。”埃勒里身后的警探静静地分散开来。爱丽丝跌坐在一张椅子里,她的双眼圆睁,专注地打量着莱纳医生……有一个细微的声音,一个警探立刻冲向凯斯所站的窗边。但凯斯已经不在那里了。他像只巨鹿般地穿越雪地奔向树林。
 
  “不要让他跑走!”埃勒里叫道。有三个人翻出窗户尾随凯斯,枪都拨出来了。枪声随之四起,屋外的夜空点缀了橘红色的闪光。
 
  埃勒里到火边暖手。莱纳医生非常非常缓慢地在椅子上坐下来,索尼也坐了下来,双手放在头上。
 
  埃勒里四顾看着并说道:“我告诉过你,队长,从我们到了以后所发生的事,这些就足以让你对我所要讲的话有所清楚地了解。”
 
  一个高壮穿制服的警员简单地点点头。
 
  “索尼,昨晚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埃勒里古怪地继续道,“我承认得到了协助……好吧,我告诉你们,所有涉及这件不寻常的犯罪事件的人,如果不是天上的上帝的话,你们图谋麦休小姐的计划就会成功了。”
 
  “我对你感到失望。”胖子在椅子里说道。
 
  “我深深感觉到是个损失。”埃勒里微笑地看着他,“让我说给你听,多疑的人。当索尼先生、麦休小姐和我前几天到的时候,那时候是傍晚。在楼上,你费心为我们准备的房间里,我从窗外看到太阳下山。这没什么也不代表什么,当然啰,日落,就只是日落。一件小事,只有诗人、气象学家和天文学家会有兴趣。但这一次太阳对人类的追寻真理有重大关系……一盏真实的上帝之灯在黑暗里闪耀。
 
  “因为,你看。麦休小姐的房间在我房间的对面。如果太阳是在我的窗边下山的,那么我朝向西而她朝向东,到目前都还算不错。我们谈了话,我们上床,第二天早上我七点醒来——在冬天月份是日出后不久——而我看到什么?我看到阳光从我的窗子洒进来。”
 
  他身后的火发出嘶嘶声。穿着蓝制服的高壮警员不安地扭动。
 
  “你们不明白吗?”埃勒里叫道,“太阳在我窗边下山,现在又从我窗边升起!”
 
  莱纳医生带着些微的怜悯注视着他,色泽又回到他的丰颊上了,他举起他一直拿着的酒杯像是在致敬,然后他喝了,大口地。
 
  埃勒里接着说:“我并没有立刻感受到这不寻常事件的重要性,但它又回到我脑中,我隐隐约约地看到机会,宇宙,上帝,不管你想要怎么称呼它,它给了我助力使我得以了解房子怎么会由尘世消失这件事震撼人心的现象。”
 
  “老天,”索尼低声说道。
 
  “但我不能确定,我不相信我的记忆。我需要上天给我另一个证明,一个壁垒来强化我的怀疑。但因为雪一直下一直下,太阳不能露脸,我只好等待,我等着雪停的时候,等着阳光再次照耀大地。”
 
  他叹口气,又说:“等到阳光再次照耀时,那就再无一丝疑虑了。当它出现时我在麦休小姐的房间里,我们到达的那天下午是朝东的。但我今天傍晚在麦休小姐的房间里看到什么?我看到日落。”
 
  “老天。”索尼再度说道,他似乎无法说出别的话。
 
  “那么她的房间今天是朝西的。她的房间怎么可能今天朝西,而我们来的那天朝东呢?我的房间又怎么会在我们到达那天朝西今天又朝东呢?是不是太阳静止不动了?是不是世界疯狂了?还是这有其他的解释——一个异常简单的解释却阻绝了我们的想象?”
 
  索尼低声说:“奎因,这是最——”
 
  “拜托,”埃勒里说道,“让我说完。唯一合理的结论,唯一不会背弃自然法则,或科学本身的结论,就是我们今天所待的房子,我们所住的房间,看起来都好像是我们刚刚到那天所待的房子和所住的房子,但事实上却不是。除非整幢房子由地基处像个玩具般地被翻转过来,而那显然是荒唐无稽的,那么这就不是相同的房子。它从里外看来都一样,有相同的家具,相同的地毯,相同的装潢……但它不是同一幢房子。这是另一幢房子,它与先前的房子所有的细节都相同,只除了一点,那就是它与太阳间的相对位置。”
 
  一个警探在外面发出失败的讯息,明亮的冷月下吼叫声马上被风带走了。
 
  “你看,”埃勒里温柔地说,“所有事情都有定位了。如果这间白屋不是我们第一个晚上所留宿的那间白屋,是在太阳另一边的孪生屋子,那么显然是消失不见的黑屋就根本没有消失。它一直都在原位。不是黑屋消失了,而是我们自己消失了。不是黑屋移动不见了,是我们移动不见了。第一个晚上我们就被迁移到一个新的地方,四周的树木看起来都很类似,有类似的车道,底端还有个类似的车库,外围的道路也是一样地古旧和斑驳,什么都相像,只除了没有黑屋,有的只是一片空地。
 
  “所以我们一定是被搬动了,身体和行李一起,在第一个晚上我们上床之后到第二天早上醒来之前,被搬到这间孪生的白屋里。我们,麦休小姐放在炉架边的彩色石版画,门上原本装锁的空洞,甚至前一天晚上在前一幢房子里被丢到砖墙而破碎的白兰地酒瓶碎片……所有的一切都被搬到孪生屋子里,好在隔天早上增强我们还在原本房子里的幻觉。”
 
  “胡说八道,”莱纳医生笑着说,“这种胡说八道简直像走马灯的幻术一样。”
 
  “太美了,”埃勒里说道,“一个完美的计划。它是对称的,伟大艺术的极致,而且这也造就了一串完美的推理,只要我被安置在适当而正确的位置时。下一步是什么?因为我们是在晚间不知情的状况下被搬移的,那我们当时一定是无知觉的。我想到我和索尼喝的那杯酒,还有隔天早上发麻的舌头和头痛。轻微下了药,而那饮料是前一晚由莱纳医生亲手调配的。医生——药物,非常简单。”胖子饶富兴味地耸耸肩,目光斜睨旁边穿蓝制服的警员,但是那位高壮的蓝衣警察脸上一无表情。
 
  “但是莱纳医生独自一人干的吗?”埃勒里说道,“喔,不,不可能。一个人是绝不可能在几个小时之内完成这所有的事的……修好索尼的车,把我们和我们的衣物行李从一间白屋搬到另一间,再把索尼的车弄坏,把我们放回床上,把我们的衣物安排得一模一样,移动彩色石版画,壁炉旁的玻璃酒瓶碎片,或许还要搬一些第二间白屋里没有的小东西和装饰品等等。一件异常繁杂的工作,即使大部分的准备工作已经在我们到达之前就做了。显然这是一个团体的工作,有共犯。除了房子里的人还会有谁呢?不过费尔太太可能是个例外,她的状况足以使她被排除在外,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埃勒里的眼睛发出光芒:“所以我指控你们所有人——包括年轻的凯斯先生,他很聪明地先跑开了——你们参与计划,阻止席维斯特·麦休合法的继承人取得藏着财富的屋子。”
 
  莱纳医生礼貌地咳嗽,轻轻地拍着手:“非常有趣,奎因,真的。我不知道看小说会不会让我更感动。在另一方面来说,你的故事里有一些个人的隐喻,我很佩服其原创性,但它不会不激怒我。”他转向穿蓝制服的高壮警员,“当然啰,队长,”他笑道,“你不会相信这种故事吧?我相信奎因先生惊吓之余有一点疯狂了。”
 
  “你别忙了,医生,”埃勒里叹道,“我们现在在这里这个事实就证明了我所说的事。”
 
  “你必须要加以解释。”队长说着,他似乎深不可测。
 
  “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就在早先的白屋里。我引你回到这里的,不是吗?而且我还可以引领你到孪生的白屋去,因为现在我已经知道幻象的本质。我们今天傍晚离开了之后,所有的人都回到这间屋子。另外一间白屋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他们不再需要它了。
 
  “至于地理上的伎俩,我想到我们走的岔路有一段好几里的弯路。两条车道都是从同一条路分出去的,一条比另一条远大约六英里,因为是弯路,就像是数字9.道路有一个大转弯,绕一圈回来可能要两倍的路程,所以一只乌鸦在这两间屋子间飞动可能有一英里的距离,但走弯路的话就有六英里远。
 
  “当柯勒妮亚号靠岸的那天,莱纳医生开车载索尼和麦休小姐及我到这里来的时候,他刻意避开会通往替代屋的道路,直接开到这里,原始的这间屋子。我们并没有留意到第一条车道。
 
  “索尼的车子刻意地被弄坏以避免他开车。开车的人会注意路标而乘客很少注意或根本不注意,甚至在索尼前两次造访麦休时凯斯也特地去接他——表面上是‘带路’,实际上则是避免索尼本身熟悉道路。第一天也是莱纳医生载我们三个来这里的。他们今晚同意我开车离开,那是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一趟单程路线,我们是从替代屋出发的,那是离镇上比较近的屋子。我们不可能会经过第二条车道而起疑心,而且他们知道短多了的车道不会加强我们的知觉。”
 
  “但即使是如此,奎因先生,”警察说道,“我看不出来这些人想达到什么目的。他们不能期望能骗你们一辈子。”
 
  “没错,”埃勒里叫道,“但不要忘了还没等我们弄懂这些伎俩的时候,他们已经染指了麦休的财产并随之消失了。你难道看不出来这所有的幻象都是为了要给他们时间吗?有时间可以在无干扰的情况下拆除黑屋,必要的话把它夷为平地,以找出隐藏的金子财富?我相信如果你去看看隔壁的房子,你会发现那只剩下一个摇摇欲坠的空壳了,所以莱纳和凯斯才不断地不见。他们轮流到黑屋去,一英寸一英寸地拆掉房子,疯狂地找寻着藏金子处,而那时我们都被困在替代屋里,因为超自然的现象,所以当我贸然试图尾随凯斯留在雪地上的足迹时,才会有人——可能就是这位可敬的医生——跟在你身后溜出屋子,索尼,打了我的头。我不能接近原先的屋子,否则整个幻象就会曝光了。”
 
  “那金子怎么了?”索尼愤愤不平地问道。
 
  “就我所知,”埃勒里耸耸肩说,“他们已经找到了并再度把它藏起来。”
 
  “喔,可是我们并没有。”莱纳太太呜咽地说,在她的椅子里扭动不安,“赫伯特,我告诉过你不要——”
 
  “白痴,”胖子说道,“蠢猪。”
 
  她缩了一下,好像他打了她。
 
  “如果你没有找到财产,”队长率直地对莱纳医生说,“今天晚上你怎么可能会让这些人走呢?”
 
  莱纳医生抿着他的厚唇,举起杯子大口地喝着。
 
  “我想我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埃勒里以伤感的语气说道,“从许多方面来看这都是整件谜题中最重要的部分,当然也是最冷酷最不值得原谅的,和它比起来其他幻象只不过是儿戏。因为这需要两个对立的元素——爱丽丝·麦休和一个谋杀。”
 
  “一个谋杀!”警察惊叫,挺直身体。
 
  “我?”爱丽丝困惑地说。
 
  埃勒里点了一根香烟并对着警察挥舞着。“当爱丽丝·麦休那一天下午到的时候,她跟我们一起进入黑屋。在她父亲的卧室里她发现一个古旧的彩色石版画——我发现它不在这里,所以它应该还在另一间白屋里——画着她早逝的母亲年轻的时候。爱丽丝·麦休扑向那个彩色石版画就像是难民看到一碗饭一样。她解释说她只有一张母亲的相片,而且很不清楚。她是如此珍惜这个意外发现,所以她把它带在身边,带到白屋——这间屋子。然后她把它放在壁炉那边的炉架上明显的位置上。”
 
  那个高壮的人皱起眉头,爱丽丝坐得非常挺直,索尼看起来很困惑。
 
  接着埃勒里把香烟放回嘴里继续说道:“但是今晚当爱丽丝·麦休在我们的陪同下离开白屋时,这应该是最后的机会,她完全遗忘了她母亲的彩色石版画,那个第一天带给她如此狂喜的纪念品!她不可能会忽略了那段兴奋的时刻。不久之前,她才把她的皮包放在炉架上,就在彩色石版画的旁边。她折回炉架去拿她的皮包,经过彩色石版画却没瞥上一眼。因为这东西对她的情感价值是无与伦比的,她自己也说过,在这儿所有的产业里,只有这东西是她绝不会丢下的,如果她一开始会拿了这东西,她离开的时候也一定会带着。”
 
  索尼叫道:“你到底在说什么,奎因?”他的眼睛望着那女孩,她则好似被胶粘在椅子上了,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我是说,”埃勒里简短地说,“我们都瞎了。我要说不单单只有房子是假的,还有一个女人,我说的是,这个女人不是爱丽丝·麦休!”
 
  经过了不知道多久以后,那个女孩抬起眼睛来,所有的人,包括在场的警察,都没有任何动静。
 
  “我计划了一切,”她奇特地说道,声音也不再高亢,“除了那一点。而这一切都进行得这么美好。”
 
  “喔,你骗得我好利落,”埃勒里慢条斯理地说,“昨天晚上在卧室里的那场戏……我现在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位莱纳医生半夜潜入你的房间,向你报告在黑屋搜寻的进度,或许要催促你说服索尼和我今天离开——不计任何代价。我刚好经过你房间外的长廊,绊倒了,跌在墙上发出声响。我根本不知道闯入者是谁以及他的目的何在,你们两个立即就营造出那场狡猾的骗局……演员!你们两个错失了舞台的生涯。”
 
  那胖子闭上眼睛,他似乎睡着了。那女孩则喃喃自语,带着一种疲惫地蔑视:“没有错过,奎因先生。我在戏院里待了好几年。”
 
  “你们是魔鬼,你们两个。从心理学来看这个计划是恶魔天才的概念。你们知道在这个国家里除了凭照片外没有人认识爱丽丝·麦休。除此之外,从爱丽丝的照片看起来你们两人长得很像。而你知道麦休小姐在索尼与我的陪伴下只有几个小时,而且大部分的时间是在光线阴暗的轿车里。”
 
  “老天,”索尼咕哝着,恐惧地看着那女孩。
 
  “爱丽丝·麦休,”埃勒里庄严地说,“走进这间屋子然后由莱纳太太陪同上楼去。然后那个英国女孩爱丽丝·麦休就再也没有出现在我们眼前,走下楼来的是你,你在过去六天里刻意地躲避索尼的眼光,如此他甚至不会怀疑你的存在。当索尼带着爱丽丝·麦休的照片和她那些巨细无遗的信件到这里来的时候,你或许已经构想出这整个计划,你长得和真的爱丽丝·麦休很像,足以在两个不熟识爱丽丝·麦休的人面前假扮爱丽丝·麦休。第一天晚上当你下来吃晚餐时,我是觉得你看起来有点不同,但我只认为是因为我第一次看到你梳妆,而且没有外套和帽子。当然了,在那之后,我愈多看到你,我愈记不清真正的爱丽丝·麦休的长相,所以变得愈来愈相信,不自觉间你就是爱丽丝·麦休。至于高亢的声音和经过长途车程所染上的感冒,则是很聪明的策略,可以掩饰避免不了的音质差异。唯一的危机出在费尔太太身上,我们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就把谜底告诉我们了。她认为你是她的女儿奥丽维亚。那是当然,因为那就是你!”
 
  莱纳医生无视四周漠然地啜饮着白兰地。他的小眼睛定在好几英里外的某一点上。年老的费尔太太呆呆地望着那女孩。
 
  “你甚至也考虑到这个危险,而让莱纳医生事先告诉我们那个捏造的故事,什么费尔太太的‘错觉’以及奥丽维亚·费尔在几年前在车祸中‘丧生’的事。喔,真令人佩服!但即使是这个可怜的东西,年老了意志薄弱,也因为声音和头发这两项最容易辨认的特征都不吻合而被骗了。我相信你是在莱纳太太把真的爱丽丝·麦休带到楼上去时,以她作为模特儿来整理你的头发……如果不是为了那件事,我觉得我也转而钦佩你了。”
 
  “你真聪明,”奥丽维亚·费尔冷冷地说,“真是个令人着迷的怪物。你是什么意思?”
 
  埃勒里走向她并把他的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爱丽丝·麦休不见了,而你取代了她的位置。你为什么要取代她?有两个可能的原因。第一——要让索尼和我尽快离开这个危险区域,然后以‘放弃’财产为由支开我们或解雇我们,身为爱丽丝·麦休将会是你的特权。证据呢,你执意吵嚷着要我们带你离开。第二——对这个计划具有无比的重要性,如果你的同伙不能在短期间内找到金子,在我们眼中你还是爱丽丝·麦休,你可以在你觉得适当的时候处理房子,不管金子什么时候找到,那都是你和你的同伙的。
 
  “但是真正的爱丽丝·麦休不见了。对你这个冒牌货来说,要长期装扮好以取得爱丽丝·麦休的继承权,爱丽丝·麦休必须永远地不见。为了要让你拥有她的合法继承并且欢乐地享受其果实,爱丽丝·麦休必须要死。而那个,索尼,”埃勒里突然住嘴,用力地抓着那女孩的肩膀,“就是我说除了消失的房子之外我们今天晚上要处理的事。爱丽丝·麦休被谋杀了。”
 
  屋外传来三声喊叫,伴随着狂喜的声调。接着他们突然停下来了。
 
  “谋杀者,”埃勒里继续说道,“是第一个晚上这个冒牌货下楼来吃晚餐时唯一不在这屋子里的人——尼古拉斯·凯斯,一个受雇的杀手,不过这些人都是该谋杀案的共犯。”
 
  窗边传来一个声音:“不是一个受雇的杀手。”
 
  众人猛地转身,并陷入沉默。那三个翻窗出去的警探站在后面,安静地戒备着。在他们前面有两个人。
 
  “不是杀手,”其中之一的一个女人说道,“他原本是该如此的,但是,在他们不知情的状况之下,他救了我的命……亲爱的尼古拉斯。”
 
  一抹乌云笼罩在费尔太太、奥丽维亚·费尔、莱纳太太以及粗壮的医生脸上,因为凯斯身边站着爱丽丝·麦休。她跟坐在炉火边的女人只是大体想像。现在两个女人可以在近处做一比较了,她们之间有许多明显的不同点。她看起来又疲倦又严肃,但同时却很快乐。她紧紧地握着尼古拉斯·凯斯的手臂。
 
  事后,等到可以回顾整个计划和事件时,埃勒里·奎因先生说道:“要是缺少了两个因素,这个计划将是完全不可能成立的——奥丽维亚·费尔的性格,以及神奇地存在于树林里的复制屋。”
 
  他还可以补充说要不是麦休家族血液中的脱轨因子,这两个因素还是不够的。席维斯特·麦休的父亲——也就是莱纳医生的继父——一向反复无常,他也把这个不平衡遗传给他的子女。席维斯特和后来成为费尔太太的莎拉是双胞胎,他俩一直很不正常地忌妒对方的特权。当他们在同一个月份结婚时,他们的父亲为避免麻烦,就各送给他们一幢特别兴建的房子,两幢完全一模一样。其中一幢盖在他自己的房子旁边,他就送给费尔太太当做结婚礼物;另外一幢送给席维斯特的,则盖在几英里外他的一片土地上。
 
  费尔太太的丈夫很早就死了,她则搬去与她异父的弟弟赫伯特同住。当老麦休去世的时候,席维斯特封了他自己的房子而搬到父亲的房子里去。那两幢双胞胎房子就这样过了好多年,相隔只有几英里路,两屋的内部装潢齐全,也完全相同——麦休家族反常的神奇纪念碑。
 
  复制的白屋就这么对着、等着、闲着,只有像奥丽维亚·费尔这样的魔鬼天才才能利用它。奥丽维亚美丽、聪明、才华横溢,并像麦克白夫人一样狂妄。是她说服其他人回到黑屋旁的荒废屋子居住,唯一的目的就是要压制或抢夺席维斯特·麦休的财富。当索尼带着麦休失去联系已久的女儿的消息出现时,她体会到这是其计划的危机,而且由索尼带来的照片,她发现了她俩的相似之处,就构思了这个不同凡响的计划。
 
  那么很明显,第一步是要先铲除席维斯特。完全符合逻辑,她控制了莱纳医生,并要他在席维斯特的女儿抵达之前谋杀他的病人。(事后开棺验尸,在尸体里发现了毒药的痕迹。)同时,奥丽维亚制定了冒充和幻象的计划。
 
  房子幻象的规划是为了索尼,以便在拆除黑屋寻找金子期间把他隔开并使他迷惑。如果奥丽维亚自认为她的冒充可以完美无缺,那么这个幻象就不是那么有必要的了。
 
  当然,幻象本身比它表面所呈现的要简单多了。房子就在那里,完全装潢好,随时可用。所有要做的事只是拆开门封,使空气流通,清扫,放进干净的床单。在爱丽丝到达之前有充分的时间来做这些准备工作。
 
  奥丽维亚·费尔的计划中的弱点是客观的,不是个人的。那个女人可以成功地完成任何事情,但她错在选择尼古拉斯·凯斯担任杀害爱丽丝·麦休的工作。原本凯斯向计划核心的人毛遂自荐,表示他愿意为丰厚的酬劳做任何事。事实上,他是席维斯特·麦休第二任太太的儿子,她受到麦休残酷的对待,最后贫困而死。
 
  在他母亲逝世之前,她已在凯斯的心中灌输了对麦休的仇恨,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仇恨愈来愈深。凯斯加入这个计划的唯一目的,就是要找出他继父的财产并取回麦休夺自他母亲的财富。他从来没想过要谋杀爱丽丝——那是他表面的角色。当他在第一个晚上把她从屋里带走时,他不是如同奥丽维亚所指示的那样要把她勒死埋藏,而是把她藏在附近树林中一间陈旧的小木屋里,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去黑屋寻找金子时都会设法带一些食物给她。最初他纯粹把她视为囚犯,打算羁留她直到找到钱,拿了他的一份之后就逃走。但随着他对她的了解,他开始爱上她了,然后他很快地把整个故事向她和盘托出。她的同情给了他新的勇气,现在他在乎她的安全胜过任何事,他说服她继续躲着直到他找到钱,并智取他的同伙。他俩共同决定要揭开奥丽维亚的假面具。
 
  这整件事最具讽刺的部分,如同埃勒里·奎因先生所指出的,是计划的目标——席维斯特·麦休的金子——一直都没有找到。虽然整幢建筑和地面都经过了最彻底的搜索,但一点儿迹象都没有。
 
  “我请你们看看我的挖掘成果,”几个星期之后埃勒里微笑着说,“因为我突然想到一些事需要加以调查。”
 
  凯斯和爱丽丝茫然地对看一眼,而索尼则是好几周以来第一次这么干净、安详和满足,在埃勒里最舒适的椅子里坐得更挺直一些。
 
  “我很高兴有人有新的想法,”尼古拉斯·凯斯微微一笑道,“我是个贫户,爱丽丝只不过比我好一点儿。”
 
  “你对财富还没有达观的态度,”埃勒里冷冷地说,“那是莱纳医生个性中多么重要的部分啊。可怜的胖子!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们的监狱……”他丢了一根圆木到炉火中,“到目前为止,麦休小姐,我们的朋友索尼已经把你父亲的房子都毁了。没有金子,嗯,索尼?”
 
  “除了灰尘什么都没有,”老律师哀伤地说,“怎么会,我们已经把房子一块一块地拆开了。”
 
  “没错。那现在有两个可能性,我十分明白,你父亲的财产要不是有,麦休小姐,要不就是没有。如果没有那么他就在说谎,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当然啰,你和你钟爱的凯斯就要好好想想,是要在这里孤孤单单地过着贫穷的日子,还是要仰赖社会福利的救济。但是如果真如你父亲所说有一笔财富,而且他把它秘密地藏在那间房子里,那怎么样?”
 
  “那么,”爱丽丝叹道,“它飞走了。”
 
  埃勒里大笑。
 
  “不尽然,我最近已经受够了消失这档事了。让我们从不同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是不是什么东西在席维斯特·麦休死前在那间房子里而现在不在了?”
 
  索尼瞪大眼睛:“如果你说的是——呃——尸体……”
 
  “别这样令人毛骨悚然。况且,也已经开过棺了。不对,再猜一次。”
 
  爱丽丝慢慢地往下看着她膝上的包裹:“就是这样你要我今天把这东西带来!”
 
  “你是说,”凯斯叫道,“那老家伙说他的财富是金子只是要掩人耳目?”
 
  埃勒里笑着并从女孩那里拿起包裹。他把它打开,用欣赏的眼光看着爱丽丝母亲那副大型的彩色石版画。接着,他以充分的信心,拆开了后侧的框架。
 
  金绿相间的文件瀑布般地落在他的膝上。
 
  “换成了债券,”埃勒里笑着说,“谁说你父亲神经错乱的?麦休小姐?一个非常聪明的绅士!走啊,走啊,索尼,不要再抓脖子了,让这孩子单独享受财富吧!”
 
上帝之灯最新章节http://www.bjhanyang.com/novel/shangdizhide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书籍推荐:血纸人清风闸命案目睹记杨乃武与小白菜大唐狄公案·铁钉案龙图公案湖底女人血字的研究边境诸司公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