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汉扬居 > 世情文学小说 > 三异笔谈最新章节

善饮

三异笔谈 | 作者:许仲元 | 更新时间:2020-08-30 11:35:28
推荐阅读:骆驼祥子龙阳逸史枕中秘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醋葫芦隔帘花影春风沉醉的晚上杀死一只知更鸟残水浒格萨尔王传
  璞堂师偶述远祖文定公善酒,日必百觥。予告归,年已九秩余。一子少宰侍养夜膳,少宰陪五十觥,五孙各陪十觥,若余兴未尽,呼两老妾出,均五十余,又各陪数觥乃寝。自叹生平无可与共饮者,或举一栉工能尽烧春一埕,未见其醉,且曰:“惜贱工不足偶。”
 
  公笑曰:“醉乡岂分阶级。”
 
  即令促之来,与对坐。前各置一小缸,取烧春一大瓮,倾其中,泛瓯自取吸之。历半时,二人均罄。公谓工曰:“能再饮乎?”
 
  曰:“能。”
 
  复取一瓮饮如前。及半,栉工私于侍者曰:“厨中有齑菜,与我一茎。”
 
  公闻之哂曰:“是将败,已呼救兵。”
 
  饬与蔬果。又尽之,刚栉工已卧瓮侧矣,公乃洒然,但曰:“今日已醉,额间何汗出也?”
 
  近闻姚髯悔余云:勒侯亦能尽百觥,然满十杯必涤器。一菜五行,或侑以杂剧,饮必长夜,似非雅量。早为石学士之所呵矣。余所见下僚中,湖北应山令刘尹具斌,能以烧春敌稷堂先生,醇酒虽未满百觥,亦不下六七十举也。席罢,遣仆馈赆,则又在店中独酌矣。然其人愦愦,官应山时,白华学士其座师,方督学楚北,以公事具申,大书云:“钦命湖北全省学政庶吉士吴”盖吴方教习,故讹截其职衔也。吴封还封套,手书作覆曰:“贱名诚不足记,而仆乃忝叨衣钵,题名中当亦见之。且自分湖南后,湖北初非全省。仆即奉职无状,降授尚应编检,从无复行留馆者。幸明教之。”
 
  知当官以善饮名,非盛德事。子路嗑嗑,尚饮百榼,良不如颜之一瓢也。
 
三异笔谈最新章节http://www.bjhanyang.com/novel/sanyibit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书籍推荐:骆驼祥子龙阳逸史枕中秘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醋葫芦隔帘花影春风沉醉的晚上杀死一只知更鸟残水浒八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