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汉扬居 > 神话历史小说 > 滦阳续录最新章节

东楼鬼

滦阳续录 | 作者:纪昀 | 更新时间:2019-09-05 20:40:11
推荐阅读:西游记济公全传唐传奇聚仙亭历代神仙通鉴八仙得道传金莲仙史狐狸缘全传续玄怪录黑蚂蚁
  张浮槎《秋坪新语》载余家二事,其一记先兄晴湖家东楼鬼(此楼在兄宅之西,以先世未析产时,楼在宅之东,故沿其旧名),其事不虚,但委曲未详耳。此楼建于明万历乙卯,距今百八十四年矣。楼上楼下,凡缢死七人,故无敢居者,是夕不得已开之,遂有是变。殆形家所谓凶方欤?然其侧一小楼,居者子孙蕃衍,究莫明其故也。
 
  其一记余子汝佶临殁事,亦十得六七;惟作西商语索逋事,则野鬼假托以求食。后穷诘其姓名、居址、年月与见闻此事之人,乃词穷而去。汝传与债家涉讼时,刑部曾细核其积逋数目,具有案牍,亦无此条。盖张氏纪氏为世姻,妇女递相述说,不能无纤毫增减也。
 
  嗟乎!所见异词,所闻异词,所传闻异词,鲁史且然,况稗官小说。他人记吾家之事,其异同吾知之,他人不能知也。然则吾记他人家之事,据其所闻,辄为叙述,或虚或实或漏,他人得而知之,吾亦不得知也。刘后村诗曰:“斜阳古柳赵家庄,负鼓盲翁正作场。死后是非谁管得,满村听唱蔡中郎。”
 
  匪今斯今,振古如兹矣。惟不失忠厚之意,稍存劝惩之旨,不颠倒是非如《碧云騢》,不怀挟恩怨如《周秦行记》,不描摹才子佳人如《会真记》,不绘画横陈如《秘辛》,冀不见摈于君子云尔。
 
译文——
 
  张浮槎《秋坪新语》记载我家的两件事,其中一件记述我已故兄长晴湖家东楼的鬼(这座楼在兄长宅子西边,因为上代没有分家时,楼在大宅子的东边,所以沿用旧时的叫法),这件事不假,但细节记得不够详尽而已。这座楼建筑于明朝万历四十三年,距离现在一百八十四年了。楼上楼下,一共吊死过七个人,所以没有人敢住。当天晚上,事不得已打开这座楼,就发生那样的变故。这大概是看风水的人所讲的凶方吧?不过,在旁边的一座小楼,居住的人家却子孙繁衍,真是不知什么原故。另外一件记载我儿子汝佶临死时的事,也有六七分的准确。只是西北商人附身说话讨债的事,却是野鬼假装来骗取供品。后来认真追问西北商人的姓名、住址、年月和见过听过这件事的人,野鬼才无话而去。汝佶和债主打官司时,刑部曾经仔细核对过他欠债的数目,都有文件记录,也没有这件事。原来张姓和纪姓世代婚姻,妇女们相互传说,不会没有一点增减的。哎,所见相同而讲法不同,所听相同而讲法不同,传闻相同而讲法又不同,鲁国史书还这样,何况野史小说呢!别人记录我家的事,哪些符合事实,哪些不符合,我是知道的,其他人不能知道。那么,我记录别人的事,是根据听说的人转述的,有的假,有的真,有的遗漏,人家会知道,我也不会知道的。刘后村的诗说:“斜阳古柳赵家庄,负鼓盲翁正作场。死后是非谁管得,满村听唱蔡中郎。”
 
  可见并非今天才如此,从古到今都是这样。只要不丧失忠厚的意思,稍为保存劝善惩恶的目的,不像《碧云騢》那样颠倒是非;不像《周秦行记》那样带着个人恩怨;不像《会真记》那样描绘才子佳人;不像《杂事秘辛》那样描写男女淫乱,希望不会被君子所唾弃就是了。
 
滦阳续录最新章节http://www.bjhanyang.com/novel/luanyangxul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书籍推荐:聚仙亭历代神仙通鉴金莲仙史狐狸缘全传续玄怪录绿野仙踪黑蚂蚁西游补锋剑春秋平妖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