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汉扬居 > 武侠演义小说 > 剑胆琴心最新章节

第36回 粉壁留题飞仙讶月老 倭刀赠别酌酒走昆仑

剑胆琴心 | 作者:张恨水 | 更新时间:2021-01-21 15:32:34
推荐阅读:玉佩银铃银瓶梅杨家将全传童林传穆桂英全传白眉大侠薛家将隋炀帝艳史貂婵艳史演义连环套
  全太守将孙道法送出了大门,一路摇着头走回上房。口里只顾念道:“质胜文则野,质胜文则野。”
 
  全太太见他是这样走进来,便问道:“又有什么事引动了你?把孔夫子请出来。”
 
  全太守就把孙道法刚才的言行,说了一遍。因道:“难道说做武官的人,就可以这样不讲礼节吗?”
 
  全太太道:“你可别得罪他呀!这会子,我们全仗他打土匪。打跑了,是我们坐享太平。”
 
  全太守道:“你们妇女们只好坐着打鞋底,谈谈张家招女婿,李家聘姑娘,若谈到军国大事……”
 
  他正这样说着,只见那位在这里作客的德小姐,站在全太太身边,却是微微一笑。全太守道:“姑娘,你笑什么?我这话说得有点不对吗?”
 
  德小姐说道:“我哪敢笑姨父说的不对。但是妇女们不能全是坐着打鞋底,说张家招女婿,李家聘姑娘的。”
 
  全太守点了点头道:“是呵,你就是个女学士,我怎么能一笔抹煞呢?”
 
  德小姐笑道:“姨父真是喜而供诸案,恶而沉诸渊了。”
 
  全太守连连点着头道:“上一句话,爱而加诸膝,轻轻一改,改得很好,改得有身分。”
 
  说着话时,将头摆着小圈圈来。全太太道:“你瞧瞧,谈什么你都不得劲儿,一谈到之乎者也,你就觉得浑身都是舒服的。”
 
  全太守道:“你知道什么,等你懂得这个,恐怕还要读二十年书哩!”
 
  说着,笑向书房里去了。全太太笑道:“我没有那长的寿命。就有那长的寿,我为了要懂之乎者也,再读二十年书去,那是个什么算法呀!”
 
  德小姐道:“姨妈不提起读书,那也算了,提起了读书,我倒有一桩事要乘便求求姨妈。自从到了这里来,整天的是打听土匪的消息,每日提心吊胆,饭都吃不饱。现在是土匪打跑了,救兵也到了,大概事情可望平息。我一天到晚捧了胳膊坐着,闲得怪难受的。我想请姨妈给我腾出一间房子来,我也好写写字。”
 
  全太太道:“一说请孔夫子,你就真请孔夫子了。西右那一带厢房都是空的,我就让当差的给你收拾收拾罢。”
 
  德小姐听了,马上带了两个女仆就到西厢去看屋子。
 
  这地方外面是道长廊,对着石阶下的四方院子。这院子里左右排列两棵高出十余丈的大樟树,屋子里一年四季是映着绿色。屋子后开着两扇高高的推窗,窗子外又是绿竹,被风吹着,将绿竹竿子,吹得一时闪过来,一时又闪去。窗子上的绿影子,不住的摇动。德小姐一见,非常的愿意。连道:“这里就好,你们快些给我收拾起来罢。既幽雅,到上房又近,我一天到晚,要坐在这里了。”
 
  德小姐高兴得什么似的,只是催仆役们收拾。全太守知道德小姐要收拾书房,他已很高兴,就亲自上前,指点一切。不半天工夫,就收拾妥当了。到了次日,德小姐一早起来,就让女仆泡了一壶好茶送来,自己焚了一炉香,就抽了几本书,坐在临窗的一张桌边来看。越看越有味,只除了吃饭,终日都坐在这书房里来了。有一天,德小姐看了一天的书,到了晚上,还想掌着灯到书房里去。全太太笑道:“你这样大小,还是孩子的脾气,喜欢新鲜味儿。爱看书,慢慢的看吧,别把这一点劲头儿,几天给使完了。”
 
  德小姐也觉有点倦意,就不去了。次日到书房里去,却在雪白的窗纸上,发现了一行小字,乃是“杨柳岸晓风残月”,她忽然心里一动:这一句词却是自己心坎里一句话,何以恰好写在自己的书案边?而且这窗纸是新裱糊的,在这几日之内,都没有看见,分明是昨晚上有人写下的。这上房除了姨父,并没有第二个人懂词章,但是姨父写得一笔好殿体书,这字非常灵动,当然不见得是他写的。既不是他,难道还是前面公事房里幕宾们写的不成?那更不对了,自己纳了一会子闷儿,也想不出一个道理来。于是用墨将那一行字来涂了,也不再去理会了。
 
  这天晚上,她在书房里看书,还看到二更后,出书房门之时,将门带拢,用锁来反锁了。又过了一天,再到书房里来,却见窗纸上,又添了一行字,仍是“杨柳岸晓风残月”那一句话。这不由得她不吃一惊了,房门昨晚锁着,今朝是自己开的,决不能有人进来。这一行字,从何而来?难道还有什么幽灵之物,特意来写上这句词,暗射我心里的事不成?她仔细想了一下,实在想不出一个道理。坐着看书时手里捧着书,眼睛却不向着书上,只抬了头四面的观望着出神。正在四处张望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一桩可注意的事,就是后墙向着竹丛的那两扇高窗门,却是开的。分明记得昨晚在此看书,因觉得阴凉,就自行端了一个凳子,爬着把窗户关上。现在窗户开了,当然是有人由那里进来,然后在这书案边的窗户纸上,题下那一句词了。记得由四川到汉口的时候,在船上那个姓柴的,曾和我打了两个照面。后来到了南昌,在码头上,又看见过他,莫非他跟到这里,要和姓秦的作昆仑不成?我是名门小姐,现在又住在姨父衙里,非红绡可比。就是那秦学诗,有叔父管住了他,不见得就学了崔生。让姓柴的带到广信来,只是这一句词,除了我和他,不能有第三个人知道。他就是没有来,也是把这事告诉了姓柴的,有话转告我了。最好我是见他一面,当面问他几句。但是我是个深闺弱女,他是个江湖武丈夫,我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可以见他?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却怎么办呢?德小姐这样一想,倒反而惊怕起来。既没有心看书,也饮食无味。到了晚上,深怕那个姓柴的来了,反为不美。天色一黑,她就到上房里去,索性一步也不敢到外面来了。
 
  到了次日,天色不好,淅淅沥沥下起雨来。德小姐心中有事,不由得更因此添上一层烦闷,吃过午饭,才慢慢走到书房去。可是一到书房门口,心里一阵乱跳,反是站在廊上,不敢走了进去。凝了一凝神,自己暗笑道:我这个人真是疑心生暗鬼了!这白天,又在这上房里,难道那姓柴的还有隐身术,能飞了进来吗?于是咳嗽了两声,又喊了一声女仆倒茶,然后才走进去。进书房之后,首先便注视书案前的窗纸上可有什么,恰似很明显的,那里又添了一行字。不过不是先前那句词了,乃是“若不知,何以涂抹之;既知之,何不回报之”。德小姐看了,愈加惊慌,觉得不理会他,岂不失了机会?而且辜负了人家千里奔波的苦心,要理会他,又不好意思见他,也没有恰当的地方敢见他。可是要永久不见他,他却纠缠不清,每晚都进衙来。若是让人知道了,那还了得!只她这一着急,当日急出一身病来,就发着烧热,睡在床上,不过人却是清醒的。这天下午,雨更连绵了,加着不断的风吹来,将那上房前后左右,一些树木,吹得如海潮一般作响。到了晚上,人声是静寂了,人坐在屋子里听到屋外的风雨斗树声,更是厉害。窗纸上摇着一线淡黄的清油灯光,越显得屋子都要让风雨来撼动,仿佛人在一只破船中一样。
 
  这晚上,全太守晚饭后也是觉着风雨之声闷人,便找了一本古版《易经》,坐在灯下,细细的咀嚼。以为这样风雨飘摇的时候,只有古圣人经纬宇宙的大道理,可以镇定身心。正看了几页,忽听到窗外走廊下,一片惊号之声。全太守听到不由着一惊,便问怎么了,怎么了,外面答道:“有……大仙,吓……死我了。”
 
  全太守更是惊慌,连连叫着道:“来呀!来呀!”
 
  在那个的时候,官吏叫他的仆役,多是无名无姓,就叫“来呀”两个字,代表一切。两个字越叫得急促,越有紧急的事情。全太守如此一闹,早惊动了上房内男女全班仆役,大家拿了灯烛,一阵风似的,就拥到走廊下来。只见厨房里一个打杂夫子,蹲在一个屋角下,脸色白得像纸一般,只管哼着,一语不发。地下倒着一个木提盒子,盒子虽不曾揭开,却是泼了一地汤汁。大家将他扶进屋里去,盘问他时,他说提了一盒东西,走过廊下,有一条黑影一闪。先还以为是眼睛花了,仔细一看,那黑影直窜到我的身边,这才看清楚,是个有手有脚又能飞的大仙。我冒犯了大仙,大仙还踢我一脚,我哎呀一声,亲自看见他由走廊下,跳上樟树上去了。全太守手上拿着一本《易经》,正着颜色道:“攻乎毕端,斯害也已,以后再不许说这种话。有说这种话的,我就要重办。”
 
  全太守越骂声音越大,由内室里一直骂到堂屋里来。这些仆役们,虽然怕大仙,比较起来,却是更怕大人。所以全太守一喝,大家都软起来,不敢作声。全太守在堂屋里骂着不算,又由堂屋里骂到走廊下来。随叫唤捕快来,捉拿大仙。
 
  这些捕快,忽然见府大老爷连晚召集问话,料着有重大的事情发生,大家都战战兢兢捏着一把汗。及至到了府衙,让全太守一说,才知道是府老爷要他们捉大仙。因回答道:“老爷要小的们捉贼捉强盗,小的们拚了命也是要去捉的。现在有了大仙,小的们可是不敢奉命。慢说小的们这种无用的人,就是请了剑仙侠客来,他们也没有那灌口二郎神能耐。”
 
  他们说这语时,都不住的转头来向后张望,仿佛就有大仙从屋顶上跑进来一样。全太守道:“胡说,好好的叫你们捉贼,你们倒装神装鬼。有什么妖怪?有什么大仙?你们到那二堂后身去看看,那里是不是有人的手脚印?有手脚印,那还是大仙,还是贼呢?”
 
  捕快们进衙之时,也曾在二堂后查勘了一会儿。那个手脚印,果然像是人印下来的。只是这广信地方从来不曾出这种飞檐走壁的人,突然发现,到哪里去找。要说是现在闹土匪,是由二龙山来的,这二龙山也不过是一班舞刀耍棒的人,也不见得能够半空里来去。全太守见他们站在花厅中犹豫着,他坐在凳上,突然站了起来。喝道:“你们若是不去捉贼,那就是你们和贼通同一气,将你们重办。现在限你们三天期限,三天之内,若采访不到一点消息,就仔细你们的狗腿!”
 
  说毕,将长袖子甩了一两甩,一转身子就回上房去了。
 
  这些仆役们哪里禁得住吓,只得到次日,便把这话传扬出去,说是知府衙门闹狐仙。满衙门的人,到了晚上走路,都不免有戒心。可是为了他们过分的害怕,到处都显着有鬼怪出现。次日的风雨,依然未歇,二堂后有两个打更的,在二更以后,因雨地里不好走,便坐在倒檐下,避着雨打磕睡。刚是要闭眼,就在这倒檐上啪的两声落下两块瓦来,同时又很重的一声,落在地下。两个更夫本把闹大仙的话深深的印在脑子里,现在一惊,睁眼看时,只见一个黑影在阶石下那青苔毡上,连跌了几跌,然后才一窜窜上墙去。再由墙上一翻,才不见了。当他翻动时,墙上落下两块整砖来,将墙里的水溅起来,两个更夫脸上都溅得有了。当那黑影子在面前时,两个人吓得成了两个呆子,只管望着。现在黑影扑过墙去,眼前没有什么了,两个人这才如发了狂一般,大叫救命。衙役齐跑了来,这才知道又是发现大仙。据两个更夫说了,大家便用灯火一照,果然地下有几个滑倒的人手足印子。再看看那面墙上,却也是有人的手印,印在湿青苔上。这一来,大家都证明更夫所说的话不错,更哄传出来。
 
  这个时候,全太守还不曾睡,觉得这事情不能含糊过去,在西花厅传全班捕快问话。捕快们看到府太爷这样雷厉风行的样子,气得是话讲不上去,彼此相看了一会子,相率走出了花厅。又绕到二堂后来,仔细看了一看。那手脚印有几个,印得清清楚楚,果然是人留下来的。便就推了两个人,亮着灯笼火把,上屋去照了一照。在屋上墙上,又发现了好几处脚印,有几处还踏碎几片瓦,若是大仙决不会这样重手重脚。当晚夜深,大家只在衙前衙后,查勘一番,见着没有什么行迹,也就算了。约了次日,大家在十字街一品轩茶楼上,共商一个办法。
 
  到了次日清晨,这些捕快们,一早在茶楼上聚会。找了临街的一副茶座,大家向外面坐,正谈得有点头绪。这捕快班里有个范承才,却是他们队里的领袖。他衔着一根旱烟袋,两只手臂抄抱在胸前,正自出神。他的旱烟袋,忽然由口里落将下来。同时他将桌子一拍,指着楼下道:“要破这一桩案子,除非是去问他!”
 
  大家看时,只见张三公子带着一批新招练的兵,骑了马过去。范承才有个把弟余老七,也学习过一些武艺,他心里忽然省悟过来。笑道:“是了,大哥说的这话,我已经明白。以为张少爷从过明师的,一定看得出江湖上高一等人物的行藏。但是是人呢还是大仙?他能帮助我们的忙吗?”
 
  范承才道:“据我看,十成之八九是人所为。我们这种人哪里亲近得他?只好找个能手出来试试了。”
 
  大家都觉得这法子笨,但是除此之外,也无良法,于是把喝茶的时候展长。等着张三公子下操回来,大家就一阵风似的,走出茶楼,拦着张三公子的马跪下。护从有认得范承才的,就告诉张三公子,这是本城的捕快头。张三公子用马鞭指着他们笑道:“你们的事情,我明白了,你们捉不了狐狸精,要来求我,是不是?我姓张,可不是天师,你们怕挨板子,不会上龙虎山请张天师去吗?恐怕也没有用呢?”
 
  大家一听这话,分明是他很知道这事情的内容了。范承才连忙道:“少爷,这事就求求你罢!少爷既然知道,小的们也就不多说了。只是求你救我们一条命!”
 
  张三公子道:“既然如此,你们先起来,让我今天晚上和你们到府衙前后走上一走。我生平不信什么鬼怪,你看他今天晚上还来不来?”
 
  捕快们听了这话,将信将疑,都站了起来,给他请安。张三公子也不等他们再说话,一扬马鞭子,就走开了。
 
  知府衙门里闹狐仙的事,这时大街小巷,本来无人不晓。现在看到一班捕快围着张三公子的马这一段事,大家更觉闹狐仙乃是千真万确的了。这些捕快来求,他在马上从从容容说着大话,很像今晚上狐仙就不会出现。大家虽知道张三公子武艺很了得,不信他会降妖捉怪。今天晚上,府衙里是不是有大仙出现,那就可以看出他的本领怎样了,因此大家把这事都当了一桩奇事去传说。范承才这班捕快,相信张三公子总不会撒谎的。但是怕他和大仙交起手来,不免要上大他的当。因之这晚上,也不敢在家里睡觉,都带了武器,悄悄的在府衙前后巡哨。但是巡哨一夜,确是不见什么动静,这些捕快们也不回家,就一直到参将衙门来,打听张三公子昨晚可曾出去。据跑差上的人说,他昨晚二更前后,在衙外喝得烂辞回来,一回上房,就睡觉了,并不曾出去。这里头更不能无原由,大家就在号房里等着。打听张三公子起来了,大家就央告传号进去回禀,要见张三公子,求他指教办这案的法子。张三公子只叫范承才余老七两个人到小签押房里来,其余的都让回去。
 
  范余二人到了小签押房里,只见张三公子向着太阳光的纸窗下临帖,二人便蹲着身子,请了安下去。张三公子将笔向笔架上一放,笑了起来道:“你们以为我把大仙打跑了吗?昨天晚上喝酒,今天早上写字,我哪有工夫捉妖?来来来!你们也来写两个大字。”
 
  范余二人以为张三公子和他们开玩笑,站了不动。张三公子遂将那支笔交给范承才看道:“要破案,就在这一支大字笔上。你们不会写字,怎样破得了案?”
 
  范承才按过那支笔,在手上却是重颤颤的,仔细看时,这笔管却是熟钢的。只得笑道:“小的实在不懂,求少爷明指教我们吧。”
 
  说着,退后一步,又给张三公子请了一个安。张三公子笑道:“我料你们不懂,我老实告诉你们罢。当我由玉山回来的时候,半途路上,曾碰到一个骑马的人,他和我马上马下都交过手,本事十分了得。我就想着,土匪窝里,不会钻出这种好角色来,但是他是由哪里来的,我倒猜不出。前两天我一人走大街上过,看见一个外乡人,站在街边买东西,声音却是很熟,可认不得那人。后来我想起来了,那岂不是和我交手的人吗?我正看着他,他一回头见了我,像是认得,就笑着说:‘张少爷不认识我吗?我请你喝杯酒去,肯不肯赏脸?’”
 
  范承才道:“这贼不怀好意了,少爷去了吗?”
 
  张三公子笑道:“那怕什么,他真是要算计我,就不去喝酒,哪里又躲得了?当时我就和他一路到酒馆子里喝酒,一谈起来,不但不是贼,而且是个大大的好人。他姓柴,单名一个竞字。他的师傅尤其闻名,是长江上一个大侠客,名字不要去提他了。他到广信来,不是为他自己的事,不过要和一个朋友作媒。和这里府大老爷,一点不相干,白扰他的事作什么?他随身没有大武器,除了一把刀,便是几十支真假笔。他倒送了我几支,我故意拿出来,看你们识不识?原来你们也不懂呢!”
 
  说着,他接过笔去,将笔头一扭,只见毛笔头和一个短套,脱了下来,里面另露着一个尖而且白的针头。他手一扬,那笔啪的一声,插在画梁上一个双凤朝阳的凤眼睛里。范承才看到,心中暗暗喝彩,脸上自然也就现出一种欣慰之色来。张三公子笑道:“据你们看,这就了不得了,其实这位姓柴的本领,要比这个强过十倍。他站在树下,能用这个去打树梢上鸟雀的眼睛。像你们这种的人,他何须多费事,一个送你们一箭,也就了事。这是他师傅的传授。他师傅本人,能够用芦杆子当袖筋用,变轻为重,这暗劲就更大了。这种本领的人,我见了都要五体投地,我不信你们有这种本事,可以去捉他?你们可以回复府大爷一句,就说不是狐仙是个人,这人也就走了。只要府衙里再不闹事,我想府尊也不和你们为难。我自去对那姓柴的说,请他早早出境,你们看是怎样?”
 
  范余二人见张三公子说得那人如此厉害,他又保了不再来,只要无过,也就不敢望赏了。当时便谢了谢张三公子。他又道:“你们不要对人说这话是我说的,若说出了,下回再闹事,我就不管。”
 
  范余二人,只要府衙不闹事,这一层自当遵命,很高兴的走了。
 
  张三公子于是在家里寻出一把收藏的倭刀,一个橙色葫芦,带在身边。独自步行出衙,却到西门外一家客店里来拜访柴竞,到了店中一直向房间里排闼而入。只见柴竞在桌上放了一大荷叶包猪头肉,又是一大捧落花生,手里拿了一大瓦碗烧酒,正自吃喝着解闷。一见张三公子,便迎上前来,笑道:“兄弟昨晚不敢失信,他们向张少爷说了什么?”
 
  张三公子就将对捕快说的话,叙述了一遍。因笑道:“他们就是吃了豹子心,老虎胆,也不敢到这里来拜访阁下。只是阁下这个媒人,我看可以暂时不作也罢。无论那位德小姐你没有法子把她引出侯门似海的知府衙,就算你能够引出来,试问孤男少女,你有什么法子,可以送她到浙江去?”
 
  柴竞笑道:“我在朋友面前,没有答应此事则已,既然答应此事,就是国法不足畏,人言不足惜。”
 
  说着,端起碗来,咕嘟一声,喝了一口酒。张三公子微微笑道:“就算你老大哥决意这样办,那德小姐年轻,也不肯放了胆子跟你走,你又当怎么样?”
 
  柴竞踌躇着道:“我就是为了这个没有法子,我要是这样走了,我受了朋友之托,不忠朋友之事,那都罢了。我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闹得满城风雨,最后是一走了之,我这未免对不住自己了。可惜上次我到二龙山去,没有找着我的师傅和师妹,若是找着了他们,我的事情就好办了。”
 
  张三公子笑道:“我既然劝阁下走,我自然也有个办法,不能让你阁下一走了事。要晓得虎头蛇尾,和神龙见首不见尾,却是两件事。阁下依我办,把那位姓秦的学生找了来,我可以荐他到府衙里去做一点事。万一全府尊不允,就是敝处算个冷衙门,添这样一位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幕宾,兄弟总可以作主。那个时候,再来设法做媒,当然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费事吧?”
 
  柴竞道:“张少爷,你能断定那姓秦的来了,不至于落空吗?”
 
  张三公子道:“这件事和我又没有什么相干,我若是办的不到,我就不必多此一番唇舌。我又何苦撒一个无所谓的谎呢?”
 
  柴竞把酒碗举起,就一吸而尽。笑道:“这就痛快多了,我自身在这里并没有事,现在和张少爷痛饮几杯。放下酒杯,马上就走。”
 
  张三公子于是将那葫芦放在桌上,然后把那柄小倭刀向桌上一插,笑着拱了一拱手道:“这葫芦罢了,送阁下盛酒喝。这把倭刀,真是早年进贡来的,却是出门一件轻便利器,请一齐留下,就不另送程仪了。”
 
  柴竞笑道:“这是在府上就预备好了的,分明是催我走了。有了这个葫芦,就可在城里买了酒,索性带些食物,出城五里有个玉皇阁,那里大树参天,我和少爷到那里一醉而别如何?”
 
  张三公子连声叫好,就提了葫芦出去,灌满了酒,又买了一刀咸猪肉,两只大薰鸡,用荷叶包了,提回店来。不曾进店,恰是柴竞背了包裹在店口张望,于是二人一同出城,向玉皇阁来。
 
  一路之上,听到路上行人说话,都是说着知府衙里闹大仙的话。有的说大仙身长三丈,非常厉害。有的说,这几天大雷大雨,都是为了这妖怪,但是五部雷神,大战三日,都没有奈何他。听说后来关圣大帝亲自出马,才把那妖怪降伏了。柴张二人一路听了这话,都不由得暗笑。到了玉皇阁外,就在大树下石头上,摆上酒菜,二人席地而坐,把葫芦盖当了酒杯,传递着喝。将倭刀割鸡肉,大块的咀嚼。
 
  正自兴酣,忽然有人在身边哈哈大笑道:“大仙在这里了!我不曾进城,倒先见着。”
 
  柴竞啊呀了一声,站起来道:“原来是师傅。”
 
  张三公子看去,见一个五十上下老者,穿着黑衣,背着包裹。脚下的大布袜子,齐平膝盖,上面沾染遍了黄泥,分明是一个走长路的。张三公子曾听柴竞说过,他最得意的老师,是长江大侠朱怀亮。看人虽然是老者,两颊还有红光内隐,正是精气内练,神光外发的原故。因为柴竞一站起来,就给他师傅行大礼,先未便插言,默然站着。柴竞见礼已毕,就回转身来,对张三公子道:“这是我朱师傅。”
 
  张三公子笑道:“果然是朱老前辈,难得到此地。”
 
  说着恭恭敬敬的三揖。朱怀亮将包裹从肩上溜下来,他搓着两手,向张三公子脸上注视着。笑道:“这地方不会有多少人和我徒弟交朋友的,莫非这是张参将大人的少爷吧?”
 
  张三公子谦逊一番,也就请他席地坐下。朱怀亮对柴竞道:“我上个月送你师妹到皖南去完婚,就听到这边二龙山起事,道甚传言,说有我的朋友在内。我就不相信,因此独自到这广信来,打算去看看。不料今天一路之上,就听知府衙里出了大仙,闹得如何如何,我就有些疑惑。现在看到了你,莫非是你干的?”
 
  柴竞因就把自己由四川出来,和秦德二人同船,以及受了秦学诗之托,和他们作媒的话说了一遍。朱怀亮道:“既是张少爷能帮你的忙,这事不愁不成功。由这里到浙江,要穿过玉山县,我现在没有你师妹挂虑,闲云野鹤,哪都可以去,我就陪你到浙江去走一趟。这玉皇阁外有两家小客店,我这几天走得累了,今天权且在这里歇息一晚,明天再走罢。”
 
  柴竞本也无一定行期,就依了师傅的话。三人将酒菜用完,柴竞向张三公子拱手道:“诸有打搅,不劳久陪。阁下衙中有事,就请自便,半月之后,我们再相会罢。”
 
  张三公子一见朱怀亮,遇到这样一个老前辈,本想多攀谈几句,也好领教些武艺。转身一想,他们是江湖上人,自己是宦家之子,他们师徒会面,或有私话要说,自己夹杂在他们一处,或有不便。好在他们还是要来的,到下次会面再谈罢。于是和他们拱手而别,自回城去。
 
  就在这时,二龙山的土匪,正在和孙道法的军队交战,浙赣边境,十分不安,过了半月,却也不见柴竞师徒回来。心想路途不好走,他们不能穿过战场,这也是人情中事,却也未曾去注意。又过了十天,那带军平匪的孙道法,忽然自前防来了一道公文,说是需要一位熟知匪情的军官,随营助理军务,就要请张参将调了张三公子到前防去。张参将见一个湘军头领会来调他的儿子随营助理军务,正平了他一口湘籍以外无才之气。当日就叫着张三公子到前面,教训了一顿,立派他到前防去。他只去了三天,却有人到号房里来三次请见。号房里说我们少爷到前防出发去了,要军事平息了,才能够回来。那人听说,就垂头丧气的走了。
 
  这时值着黄梅天气,在江南乃是一年阴晴的日子。有一天下午,忽然起了大风,飞沙走石,终夜不息。到了天亮,飞沙里夹了几点雨,才把风息了。这一日一夜大风,广信城里吹倒树木房屋不少,知府衙门和参将衙门,是两所古署,衙里有许多古树,也有吹折的。全太守总算关心民生的,一早就派人到四城去调查灾情,同时也在衙门检点损失。不料,就在检点声中发生了一件最大的损失,就是睡在卧室里的德小姐,忽然不见了。全太守一听这话,毛骨悚然,心想难道真有什么妖怪,刮了一天一夜大风,把她摄去了?只得放了胆子,调齐十几个仆人,各拿家伙,拥进德小姐卧室去。只见床帐高挂,被褥叠得好好的,桌上一盏西式的铜胆油灯,兀自点着,灯芯草结成一个很大的灯花,这分明是未安眠以前就失踪了。德小姐所睡之处,左隔壁是全夫人房,右壁是女仆房,若有一点响动,就可以惊人的,然而却全不知道。全太守一想,像德小姐这样的女子,决计不能私奔,更也不会无故寻短见。若是让人劫了去,这上房岂是轻易能进来的?若是妖怪,自己生平就不信这件事。他想着完全不对,只将两个指头,在半空中画个圈圈,连说怪事。全夫人也是满衙内乱撞乱找,并无踪影,儿呀肉呀的,嚷着哭起来。全太守就吩咐下人,这事与体面攸关,不可张扬出去。一面传捕快马快,进衙问话,却叫全夫人不要啼哭,免得扰乱自己心事。
 
  全夫人哪里禁得住,索性走进房来,倒在德小姐床上,抱枕大哭。她一个翻身,忽然指着帐子顶上道:“那是什么?那是什么?”
 
  大家走上前来一看,原来是一张白纸,大笔涂抹,画了一些黑云。将那画揭下,仔细一看,满幅云影,里面藏着一条龙。这龙只有一个龙头,半个身子半隐半显,尾子却完全不见。纸边却有一首四言诗道:“天马行空,非妖非鬼。记取一言,神龙无尾。”
 
  太守将这十六字,默念了几遍,摇着头道:“天马行空,这是一个非常之人,如精精儿空空儿之流了;非妖非怪,自道之矣,神龙见首不见尾,然则又在何处见过他的头呢?”
 
  他自这样揣摸了一遍,只却是之乎者也,说不出一个道理来。其余那些幕宾衙役,都相信道是妖怪作祟,将德小姐摄去了。甚至有人说,就是河里龙王摄去的,所以画下一条龙为记。这话一传,满城风雨,都说知府大老爷有个小姐嫁了龙王了。全太守明知谣言不可信,或者是被江湖上异人掳去,也未可知。在古人笔记上曾读过虬髯客昆仑奴这些人传记,料得不是这些捉小偷的捕快所能擒获,责罚他们也无益,只得叫他们访访罢了。但是事有奇怪的,同时张参将衙门里,也发现了一张神龙图,只记取一言,神龙无尾四个字。著书的一口气写了二三十万字,委实觉得吃力,就借那神龙无尾四个字,断章取义,作个结束。
 
--完--
剑胆琴心最新章节http://www.bjhanyang.com/novel/jiandanqinxi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书籍推荐:玉佩银铃银瓶梅杨家将全传穆桂英全传薛家将隋炀帝艳史貂婵艳史演义说唐全传薛仁贵征东反三国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