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汉扬居 > 武侠演义小说 > 湖海飞鹰最新章节

第31章 清明佳节雨纷纷

湖海飞鹰 | 作者:南湘野叟 | 更新时间:2021-01-12 02:09:29
推荐阅读:铁掌震江湖杨家将全传童林传白眉大侠薛家将荒江女侠薛仁贵征东说唐全传反三国演义少西唐演义
  大姐不禁心头一震,暗暗忖道:“这丫头轻功实在高明已极,她这空中避招还击身法,恐怕当今之世,再也无人能与比拟。”
 
  晏秋凤表面虽然极为平静,其实心中却在暗暗叫苦,这位大姐不但内力深厚,招数更是奇幻诡异,若非洞察先机,应变神速,恐怕早就伤在她的手中。
 
  这时——
 
  昏迷在地上的五郎,业已醒转过来,见晏秋凤就在他身前咫尺之处,岂肯坐失良机,伸手抄起雁翎钢刀,身形如电,猛向晏秋凤后心刺去。
 
  侠义群雄一直全神贯注的监视着前面强敌,谁也没想到会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来。
 
  一时人人脸色大变,但却救援无门。
 
  就听珠儿娇声叱道:“你是找死!”
 
  遥遥一掌劈去,潜劲去势虽快,但却不带破空之声。
 
  五郎闻声知警,左掌平胸推出。
 
  只觉那撞来的掌力疾而不劲,已被自己迎击之势给挡了回去。
 
  五郎为十二指乾坤丈人义子,一身艺来,十分惊人,适才为金猗所乘,实由于他太过轻敌所致。
 
  五郎出掌反击,但去势并未缓,手中雁翎钢刀已触及晏秋凤衣衫,眼看这个千娇百媚的俏佳人,即将香消玉殒,血溅当场。
 
  蓦然——
 
  五郎一声惊叫,忽觉那被他挡回去的一股潜劲,竟去而复返,不禁心头大骇,忙弃刀暗运十成功力,向前猛推过去。
 
  那知他这全力一击,对方反震也突然增强,五郎如遭雷击,身躯忽的向上弹起数尺,心脉寸断,五腑尽碎,连哼也未曾哼出一声,即口喷鲜血而亡。
 
  说来话长,其实这不过刹那间事。
 
  珠儿遥空一击,把一个名满江湖的高手,当场震毙掌下,不但乾坤丈人一伙看得个个心生寒意,就是侠义群雄,也瞧得人人色变。
 
  珠儿自己也万万没有想到,这遥空一掌,竟有如此威力,怔立当场,默然无语。
 
  “五郎……”
 
  乾坤丈人望着五郎尸体,不禁老泪纵横,轻轻唤着他的名字。珠儿不敢再看下去,拉起晏秋凤的玉手,轻轻说道:
 
  “风姐姐,我们走!”
 
  蓦地——
 
  青影一闪,万灵公子独孤生已腾空而起,疾如电光掠空一般,已由珠儿头上飞过,翻身拦住去路,咬牙切齿的暴吼道:“你还想走?”
 
  晏秋凤玉尺平胸,正欲出手,珠儿抢在前面,微微一笑道:“小妹初学乍练,就拿他当靶子,替我喂喂招……”
 
  晏秋凤点头说道:“他是侠青的胞弟,出手千万要有分寸,好留个日后见面的余地。”
 
  珠儿微微一怔,点头说道:“我知道!”
 
  云侠青感激的望着晏秋凤,心中的石头总算放了下去。
 
  珠儿对万灵公子独孤生早就恨之入骨,嘴上虽然答应了晏秋凤,但已决心要给他个教训。
 
  珠儿见万灵公子独孤生拦住去路,粉脸一沉,不齿的说道:“独孤生,你这背师叛友的东西,没想到你还有脸来见我!”
 
  千金花子邵老三一直没说话的机会,这一下可逮着了,鼓掌叫道:“乖侄女,骂得好……”
 
  万灵公子独孤生一声冷哼,举手一掌劈去。
 
  珠儿娇躯微微一侧,纤指轻弹,一缕指风,急射向万灵公子独孤生脉门。
 
  乾坤丈人见状,大声疾呼道:“生儿速退!”
 
  万灵公子独孤生闻声知警,骇然跃退丈外。
 
  一阵沉寂——
 
  凤郡主黛眉紧锁,她怎么都想不透,适才珠儿这轻轻一指,竟让乾坤丈人这魔头如此震惊,但她相信,乾坤丈人绝不会无的放矢。
 
  乾坤丈人一脸阴云,目不转睛的瞪着珠儿。
 
  数十年前,他从一位前辈高人那儿,知道了“弹指封穴”
 
  这门神功,虽然威力无边,但却极为难练,单只这一门功夫,就需要三十年时光,而珠儿看上去,只不过十五、六岁……
 
  他又哪里知道,珠儿任、督二脉已通,千年朱果、成形何首乌等天材异宝,助长了她百年真力。
 
  更何况珠儿已尽得“水晶秘灵”至高武学,身兼释、道、儒数家之长。
 
  常人需要数十年才能修成的武功,在珠儿却易如折枝反掌,只要通达诀窍,数日即登大乘。
 
  珠儿似乎还不知道她那轻弹纤指一击,已使敌人大为震骇,见万灵公子独孤生呆呆望着自己,不再出手,不禁怒叱道:“该死的东西,你……”
 
  边说,边见她双肩轻晃,欺身疾进,迅如电光石火般劈出三掌。
 
  万灵公子独孤生移形变位,避开珠儿三掌,连掌反击,疾如风轮,倏忽之间,已攻出数十掌。
 
  如以珠儿此时功力,和她胸罗的奇奥搏击手法而论,只需数合之内,即可将万灵公子独孤生击毙,或是生擒活捉,但珠儿却让他抢了数十招之多。
 
  原来珠儿毫无对敌经验,再加上她胸中熟记搏击手法太多,一时之间,不知用哪种手法克敌才好。
 
  因此——
 
  珠儿把全部精神用在破解他攻来的掌招上,完全陷入被动之中,被万灵公子独孤生占尽先机。
 
  这本是高手过招时的大忌,幸好珠儿已把“水晶秘录”上的武功,都已熟记在心。
 
  所以——
 
  不管万灵公子独孤生用什么手法,珠儿都能立刻想出破解之策。
 
  现在——
 
  珠儿已渐渐稳定下来,料敌出手,寓攻于守,万灵公子独孤生每一出手,她立刻能以克制对方手法,制敌机先。
 
  在场之人,个个久历江湖,见闻极广,目睹两人动手情形,皆震骇于珠儿武功的奇奥渊博。
 
  万灵公子独孤生愈打愈觉害怕,心知若不见机逃走,只怕是凶多吉少,一念至此,就听“啪、啪”两声脆响,万灵公子独孤生双颊立时红肿起来,鲜血顺口汩汩流出。
 
  这两耳聒子打得奇诡无比,别说在场诸人没看清楚珠儿用的什么手法,就是万灵公子独孤生也只见她右手扬起,双颊即各中一掌。
 
  千金花子邵老三看得高兴,大声喊道:“打得好,再给他两巴掌,替师叔出口气!”
 
  珠儿轻轻一笑,玉手又向他脸上扇去,万灵公子独孤生眼看着她手掌打过来,可就是无法闪躲,一阵巨痛,双颊又各挨了一掌。
 
  这两掌似乎比先前更重,万灵公子独孤生一阵摇晃,良久,始拿桩站稳。
 
  侠义群雄声雷动!
 
  云侠青心中隐隐做痛,剑眉一扬,沉声说道:“师妹……”
 
  珠儿还没来得及答话,千金花子邵老三死鱼眼一翻,冷冷叱道:“怎么,他不该打?”
 
  云侠青一声长叹,默默垂首不语。
 
  千金花子邵老三接着说道:“贝勒爷,您是总提调,怎么不说话呢?”
 
  铁贝勒拍着云侠青的肩膀说道:“独孤生的所做所为,相信你很清楚,咱家知道你很为难。俗语说:大义灭亲。现在咱家就把他交给你,相信你知道该怎么做!”
 
  云侠青浑身一颤,喃喃说道:“我……我知道。”
 
  凤郡主和晏秋想说什么,但没说出口。
 
  铁贝勒虎目圆睁,望着断崖说道:“夏侯蛰,是敌是友,阁下能否表明态度?”
 
  夏侯蛰朗声笑道:“云少侠援手之德,夏侯蛰没齿难忘,贝勒爷如有差遣,夏侯蛰万死不辞!”
 
  铁贝勒剑眉一轩,哈哈笑道:“好,乾坤教余孽如若走脱一人,咱家惟你夏侯蛰是问……”
 
  夏侯蛰还没来得及说话,千金花子邵老三已大声笑着说道:“老毒物,没想到阁下还真是个人物,咱们哥儿俩得好好亲近亲近。”
 
  蓦地——
 
  响起一声厉啸。
 
  这啸声一如天马行空,转瞬已至侠义群雄身前。
 
  红光乍现,两个须发皆白,身高不到三尺的红衣侏儒,已躬身站在乾坤丈人两旁。
 
  乾坤丈人脸上浮现一抹笑容,连连点头道:“好,来得好!”
 
  铁贝勒目光从这两名侏儒身上转向凤郡主,高声说道:
 
  “这秦中二倭,杀孽最重,万万留他不得。”
 
  秦中二倭冷冷笑道:“臭鞑子,当心风大闪了你的舌头!”
 
  凤郡主黛眉轻轩,杏目圆睁,右手轻轻一探,血胆神剑业已出匣。
 
  秦中二倭心神一凛,翻腕摘下腰际金环。
 
  凤郡主一提真气,向剑合一,红光暴长,电射而出。
 
  “御剑术!”
 
  惊呼之声,此起彼落。
 
  秦中二倭站在乾坤丈人两侧,万灵公子独孤生和大姐又站在他们前边,加上他们三人体型高出二倭很多,凤郡主要伤秦中二倭,势非先要闯过他们三人不可。
 
  剑风如轮,寒虹疾射。
 
  万灵公子独孤生和大姐已被森森剑气逼退。
 
  乾坤丈人一杖封空,凤郡主已御剑绕过,红光漫天,剑气逼人,洒出朵朵剑花。
 
  惨叫连连,两颗人头,先后飞起,血溅五步,良久,两个无头尸才倒了下去。
 
  剑光回旋,重又飞落原地,红光敛处,凤郡主已推剑还匣,玉容重现。
 
  四周鸦雀无声。
 
  这手御剑之术,只看得在场群豪个个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
 
  凤郡主玉手一指,冷然说道:“乾坤老儿,如果你肯听我良言相劝,自废武功,解散乾坤教,隐居林泉,安享余年。如若仍然不悟,今夜就是你……”
 
  万灵公子独孤生此早已将生死轩之度外,闪身移步,已至凤郡主身前,冷冷说道:“凤郡主剑术大家,独孤生倒要领教领教!”
 
  凤郡主答应云侠青绝不伤害万灵公子独孤生,而现在他却指名向自己挑战,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倒真把她住了。
 
  独孤生极工心计,他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向她指名挑战,果然被他料中。
 
  就在凤郡主低头思忖之际。
 
  万灵公子独孤生已双掌并出,快逾电奔,印向凤郡主的前胸。
 
  变起仓卒,谁也无法援手。
 
  “轰”的一声巨响!
 
  凤郡主花容失色,颤声惊呼道:“青哥……你……”
 
  挡在凤郡主身前的云侠青苦笑道:“我……我还好。”
 
  万灵公子独孤生一击未中,一声长笑,其声凄厉,回身疾奔而去。
 
  珠儿和晏秋凤齐声叱道:“你还想走?”
 
  说话声中,长时经天,两条倩影电追去。
 
  “回来!”
 
  晏秋凤和珠儿身形微微一顿,云侠青已挡在她两人身前,正容说道:“把他交给我……”
 
  云侠青说完,扭头就走。
 
  珠儿和晏秋凤放心不下,又跟了下去。
 
  云侠青回身叱:“回去!”
 
  珠儿和晏秋凤知道他的性子,望着他踉跄的步子和摇晃的背影,说不出的心疼。
 
  此刻——
 
  乾坤丈人已存了速战速仿的念头,乾坤教的人一个都没赶来,可能已是凶多吉少。
 
  他们父女心中明白,眼下并非善地,珠儿和晏秋凤只要有一个在场,事情就棘手难办。
 
  因此——
 
  他们父女早已暗中运集功力,一声暴叱,分向铁贝勒和凤郡主扑过去。
 
  铁贝勒和凤郡主一见乾坤丈人父女这种拼命打法,都禁不住微微一怔。
 
  “轰”然一声大震,狂飙暴卷,飞沙走石。
 
  铁贝勒和乾坤丈人已硬拼了一招。
 
  铁贝勘外粗内秀,虽是有备而战,但也没想到,乾坤丈人第一招上,就出全力硬拼,当场被震丈外。
 
  铁贝勒知道自己绝非乾坤丈人对手,因此,不再和他全力拼斗,严守门户,先求自保。
 
  乾坤丈人虽然身负绝世武功,一时对他倒也无可奈何,何况还有千金花子邵老三,不时冷拳偷袭。
 
  大姐蓦然欺身而进,短匕若刺似劈,当胸而至。
 
  忽见寒光耀目,冷气逼人。
 
  凤郡主轻一闪身,翻腕之间,血胆神剑已握手中,振臂一封,反向短匕削去。
 
  太姐目光何等锐利,立刻惊觉对方手中是柄宝刃,一挫右腕,硬把击出短匕收回。
 
  凤郡主心念适才万灵公子独孤生偷袭之辱,把心里的一口闷气,全部出在她身上,哪里还肯让她轻易避开,娇声叱道:“着!”
 
  右腕疾翻,宝刃疾进斜落,但闻“呛”的一声,大姐手中短匕,登时断做两截。
 
  大姐一声冷笑,神色凄厉怕人,双掌齐出,电射而至,右掌硬向她手中宝刃攫去,左掌同时拍向她的面门。
 
  凤郡主见她情急拼命,忙收剑跃退。
 
  谁知大姐不退反进,右手一翻一送,劲风逼人,快逾闪电,又到了凤郡主胸前。
 
  凤郡主一收丹田真气,倏忽之间,又向后退了数步。
 
  大姐一声冷笑,又欺身疾进,振腕拍出。
 
  一再相逼,恼得凤郡主心头火起,推剑还匣,娇声叱道:“你是找死!”
 
  凤郡主移形换位,皓腕平胸推出。
 
  “轰”的一声大震,二人各退半步,平分秋色。
 
  大姐见计已售,欺身疾进,闪电击出三掌。
 
  蓦地——
 
  传来一声闷哼!
 
  接着,一条黑影,冲天飞起。
 
  “救命啊!……”
 
  千金花子邵老三被乾坤丈人一掌震飞,人在空中,不停的大声喊道:“救命啊!”
 
  淡蓝衣袂,随风拂动。
 
  珠儿悬空一个转身,衣袖轻轻一拂,已将千金花子邵老三卷住,疾若殒星飞泻一般落在地上。
 
  珠儿极为关怀的说道:“师叔,您……”
 
  千金花子邵老三一跃而起,哈哈笑道:“我?我很好啊!”
 
  珠儿一怔,不解的说道:“那您……”
 
  千金花子邵老三轻轻说道:“你们关心侠青那小子,我不叫救命,你会这么快就来啊?”
 
  珠儿脸一红,不依的说道:“不来了,师叔坏死了!”
 
  千金花子邵老三正容说道:“铁贝勒支持不住了,所以师叔才用苦肉计,故意挨了乾坤老鬼一掌。”
 
  “啪”一声脆响。
 
  铁贝勒又挨了乾坤丈人一掌,铁贝勒怒火高炽,左掌一翻,欺身疾进。
 
  蓝影一闪,珠儿将铁贝勒挡住。
 
  千金花子邵老三一拉铁贝勒,朗声说道:“贝勒爷,咱们老哥儿俩歇歇。”
 
  千金花子邵老三回身叮嘱珠儿道:“好侄女,你给那老鬼两巴掌,好替贝勒爷和师叔出口气。”
 
  珠儿点头笑道:“是!”
 
  千金花子邵老三大声说道:“给我重重的打!”
 
  珠儿也大声说道:“行!”
 
  千金花子邵老三和珠儿这番对话,差点没把乾坤丈人给气疯了。
 
  但很快他就恢复了平静。
 
  他乃一世枭雄,文才武略,均超常人,深思远虑,面面兼顾,飞扬浮躁,只有加速败亡而已。
 
  珠儿“噗嗤”地笑道:“你可别怪我,是我师叔说的。”
 
  乾坤丈人淡然笑道:“姑娘是在跟我说话?”
 
  珠儿点头说道:“不错,你当心,我可要打你了!”
 
  乾坤丈人仰天长笑,良久始缓缓说道:“姑娘不妨试试!”
 
  乾坤丈人表面平静,但一想到刚才万灵公子被打的模样,不禁心惊肉跳。
 
  珠儿娇声叱道:“听着,我要打你了!”
 
  珠儿一抬左腿,直向乾坤丈人欺去。
 
  乾坤丈人早已蓄势戒备,袍袖挥处,人已飞出丈外。
 
  白影闪处,珠儿当头拦住。
 
  一老一少,翻腾飞跃。
 
  一逼一躲,如影随形。
 
  乾坤丈人突然身形一顿。
 
  珠儿玉手一扬,身形如电,直向乾坤丈人射去。
 
  乾坤丈人一探腰际,青竹短杖已握手中,一招“八方风雨”,幻起一片碧绿杖影,护住身子。
 
  杖影如山,滴水不漏。
 
  疾旋猛转,竟无落手之处。
 
  铁贝勒、千金花子邵老三亦看得目眩神迷,不停的暗暗喝彩。
 
  盏茶时间,珠儿始终无法穿透乾坤丈人护身杖影。
 
  心里一急,一提真气,硬往那如山杖影撞去。
 
  珠儿这一撞,激发了全身真力,周身数尺方圆,如同铸造了一道无形铜墙铁壁。
 
  乾坤丈人青竹短杖,登时被她发出的无形罡气逼住,动弹不得。
 
  乾坤丈人惊得魂飞天外,目瞪口呆。
 
  珠儿见乾坤丈人举杖不动,心中亦感奇怪,不知如何是好。
 
  千金花子邵老三沉声喝道:“给我打!”
 
  一语惊醒珠儿,玉臂疾伸,左右开弓。
 
  “啪啪”两声脆响,乾坤丈人脸颊立刻各现出五条鲜红指痕。
 
  “哈……。”
 
  千金花子邵老三只笑了一半,忙一推铁贝勒道:“贝勒爷,你看……”
 
  只见乾坤丈人一阵抽搐,接着放声长笑,其声凄厉,如同鬼嚎。
 
  “爹……”
 
  大姐一招逼退凤郡主,夜鸟投林般的扑向乾坤丈人。
 
  晚了,乾坤丈人已举杖自碎天灵死了。
 
  “是谁?爹……”大姐不停摇着父亲的尸体,泣不成声的道:“你……告诉女儿……是谁?我……要替你报仇!”
 
  声如杜鹃泣血,令人惨不忍闻。
 
  千金花子邵老三一声主,喃喃说道:“乾坤老儿也太小心眼儿了,谁又没逼他……。”
 
  铁贝勒喟然说道:“你错了,这老儿纵横江湖近一甲子,睥睨武林,目无余子,如今又想称尊武林,领袖群雄,今夜,突然被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打了两个耳光,可以说是他一生中的奇耻大辱。”
 
  铁贝勒瞟了乾坤丈人尸体一眼,轻轻一叹道:“一旦传扬江湖,他又如何见人?死了倒也干净,唉!名利二字,害人不浅。”
 
  珠儿外表柔弱,其实却刚热无比,更嫉恶如仇,不以为然的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活该!”
 
  大姐双目红肿,长发披散,有如厉鬼一般。
 
  她缓缓从身畔取出那两座御赐送子观音,双手一压一搓,业已化为韭粉。
 
  铁贝勒想阻止,但为时已晚。
 
  她把细白磁粉,轻轻洒在乾坤丈人尸体上,喃喃祝祷的况道:“爹,您日思夜想的白骨真经,女儿已经替您找回来了,它就跟您去吧!我……我会替您报仇!”
 
  说完,她俯身拜了三拜,一声厉啸,直向珠儿扑去。
 
  黄土坡上,展开了一场阋墙之战。
 
  万灵公子独孤生形同疯狂,步步逼进。
 
  云侠青却只守不攻,以致险象环生。
 
  凤郡主、晏秋凤站在远处干着急,但又不敢上前相助,因为她们怕触怒了云侠青。
 
  突然——
 
  云侠青神色骤变,高声喝止道:“师妹,别伤她,她已经有了身孕!”
 
  云侠青话还没说完,突然眼前一花,“砰”的一声巨响,人已飞出丈外。
 
  万灵公子独孤生目射凶光,右手化掌为指,拧身疾射,直扑云侠青。
 
  “生儿住手!”
 
  人随声至,凌空拦住万灵公子独孤生。
 
  万灵公子独孤生业已看清来人,失声惊叫道:“娘……”
 
  娘字尚未出口,就听“噗”的一声。
 
  接着,又响起一声闷哼。
 
  就见万灵公子独孤生抱紧来人,一同坠落地面。
 
  老妇人面如金纸,但仍含笑抚摸着爱子的面颊。
 
  大力金刚指无坚不摧,老妇人的胸口已被洞穿,万灵公子的右手仍留在她腹腔内。
 
  万灵公子独孤生痛不欲生,失声痛哭道:“娘……怎么会是您……”
 
  老妇人淡淡笑道:“我……是怕你们兄弟扮演阋墙的悲剧……”
 
  云侠青推开凤郡主和晏秋凤,缓缓爬到老妇人身边,吃力的喊道:“娘……”
 
  万灵公子独孤生怒吼道:“都是你,滚!”
 
  老妇人不悦的说道:“生儿,他是你的哥哥。”
 
  万灵公子独孤生不语。
 
  云侠青痛不欲生,连连喊道:“娘……娘……”
 
  老妇人望着这一对孪生兄弟,忘掉了伤痛,脸上流露出安慰的笑容。
 
  一阵沉寂——
 
  老妇人轻口说道:“只要你们平安,娘……。”
 
  老妇人望着云侠青,继续说道:“青儿,他就是你的弟弟。”
 
  云侠青诚挚的望着万灵公子独孤生,期盼着他的情谊,喘息的喊道:“弟弟!”
 
  老妇人笑了,但笑得有些凄凉。
 
  万灵公子独孤生冷冷地把头转过去。
 
  老妇人狂喘道:“生儿,你该叫他哥哥。”
 
  万灵公子独孤生故做不觉。老妇人期盼的盯着他。
 
  万灵公予独孤生避不开母亲期盼的眼睛,无可奈何的喊道:“哥……。”
 
  但声音低得不能再低。
 
  老妇人笑了,是安慰的笑。
 
  珠儿手托药丸走了一步,但被铁贝勒拉住。
 
  老妇人狂喘不停。
 
  云侠青抱紧母亲,喃喃唤道:“娘……娘……”
 
  万灵公子独孤生眼睛里闪过一抹狠毒的神采。
 
  云侠青心如刀割,泪水缓缓滴在母亲脸上。
 
  老妇人欣慰的望着云侠青喃喃唤道:“青儿……”
 
  侠义群雄突然失声惊呼道:“当心!”
 
  万灵公子独孤生手中已多了一根白骨丧门钉,端端正正的对着云侠青的太阳穴。
 
  老妇人怒吼道:“畜生,你还不给我放下!”
 
  万灵公子独孤生浑身颤抖,大声嘶吼道:“不,我绝不!”
 
  老妇人一提最后的一口真气,用尽生平之力,闪电般扑去。
 
  因为他们母子近在咫尺,伸手可及,所以万灵公子独孤生被她抱个正着。
 
  云侠青一怔,立刻奋力上前支救母亲。
 
  侠义群雄一涌上前。
 
  蓦地——
 
  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嚎!
 
  在场之人目瞪口呆,一动也不动。
 
  空气似是凝结了。
 
  四周死一样的沉寂。
 
  良久——
 
  云侠青始扑在万灵公子独孤生的身上,失声痛哭,不停的喊道:“弟弟……”
 
  老妇人歉然的望着万灵公子独孤生。
 
  侠义群雄这时候才发现,那根白骨丧门钉已齐根没入万灵公子独孤生的心口。
 
  万灵公子独孤生失神的望着母亲。
 
  老妇人缓缓拉起他的手,轻轻交到云侠青手上,喘息不停的说道:“他……是你的……亲哥哥……”
 
  万灵公子独孤生轻轻瞟了云侠青。
 
  云侠青的泪水滴在他的脸上。
 
  万灵公子独孤生眼睛一红,泪水已夺眶而出。
 
  云侠青激动得浑身颤抖,不停喊着:“弟弟……”
 
  老妇人虽然痛苦极已极,但嘴角已现出些许笑意,目不转睛的盯着万灵公子独孤生。
 
  万灵公子独孤生的眼睛由母亲脸上转向云侠青。
 
  他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云侠青喃喃呼唤道:“弟弟……”
 
  万灵公子独孤生张了一嘴,用尽生平之力,断断续续的喊道:“哥……哥……”
 
  兄弟俩紧紧相拥。
 
  老妇人笑了,是真的笑了。
 
  浮云掩月。
 
  四周一片漆黑。
 
  雨声夹杂着叹息声。
 
  大姐扯掉蒙面黑纱,轻移莲步,缓缓跪在亡夫身前,她没哭,因为泪已经流尽了。
 
  良久——
 
  良久——
 
  她始缓缓说道:“小弟,安息吧!我们的孩子,不管是男是女,我已经决定他的名字叫——‘戒武’!”
 
  火光冲天。
 
  杀声四起!
 
  四大名捕浑身浴血,节节溃退。
 
  丐帮七十二分舵的弟子,伤亡惨重,横尸遍野,小花子石九令仍在苦苦撑持。
 
  神机营的火器似乎也压制不住乾坤教的这些窍凶极恶之徒。
 
  侠义群雄一到,立刻扭转大局。
 
  珠儿一声娇叱,首先加入战围。
 
  晏秋凤、凤郡主,自然不肯落后,一左一右,杀入人群中。
 
  千金花子邵老三暗器闻名天下,手扬之处,惨叫声中已有十几个乾坤教徒众倒了下去。
 
  铁贝勒摇头轻叹道:“老花子,你……”
 
  千金花子邵老三一怔,笑着说道:“贝勒爷,您是说老花子手太狠?”
 
  铁贝勒摇头不答。
 
  千金花子邵老三继续说道:“如果今天没有珠儿,你我会有什么后果?”
 
  铁贝勒断然说道:“血流五步,横尸当场!”
 
  千金花子邵老三追问道:“乾坤丈人呢?”
 
  铁贝勒缓缓说道:“领袖群雄,称尊武林。”
 
  千金花子邵老三正容说道:“江湖上岂不是血雨腥风,永无宁日?我真不懂你们读书人的想法。”
 
  铁贝勒瞪了他一眼道:“老花子,有话直说,别拐弯抹角。”
 
  千金花子邵老三说道:“老花子是个粗人,不懂你们那些大道理,对于恶人就要以杀止杀,宁让一人哭,不使一路哭!”
 
  雨也大,风也大。
 
  莫非真是天哭!
 
  珠儿浑身浴血,夺往人多的地方钻,指点、掌拍,几无不中,片刻间又躺了一地。
 
  她的手法愈来愈狠,不知什么原因,引起了她的杀机。
 
  这一次——
 
  凡是中了她指掌的人,不是被震断心脉而死,就是被指力点中要穴而亡,鲜血狂喷,死状颇惨。
 
  这惊人的屠杀手法,震骇住乾坤教悍不畏死的高手,纷纷掉头鼠窜。
 
  珠儿脚尖轻轻一挑,一柄散落地上的单刀已握在手中,运足内力,抖手掷出。
 
  但见一道白虹,闪电般射入人业,刀光过处,血雨横飞,连伤十余人后,余力仍然不减,继续前冲……
 
  这等罕闻罕见的手法,不但使乾坤教的人魂飞胆破,就是侠义群雄,也看得怵目心惊!
 
  一刀未落,珠儿又挑起第二把单刀,一振腕电射而出。
 
  蓦地——
 
  传来啸风破空之声。
 
  雨粒牟尼珠一闪而至,劲风激荡,威力惊人,直向那柄单刀射去。
 
  但闻一阵金铁交鸣声,牟尼珠碎裂如粉,但珠儿掷出的单刀,不过微微一偏,仍然射入人群。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灰影闪处,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已双手合什说道:“姑娘请手下留情!”
 
  侠义群雄齐声欢呼道:“苦陀和尚?”
 
  珠儿怔怔望着苦陀和尚,喃喃说道:“怎么?多杀几个坏人,也有罪么?”
 
  苦陀和尚合掌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世上无不赦之人,眼前横尸遍地,惩杀已够,望姑娘上体天慈悲苍生,给人一条自新之路……。”
 
  珠儿默默无语。
 
  “珠儿,别听他的……。”
 
  人随声至,乃回部之王穆勒和卓木,向在场侠义群雄略一寒喧,继续说道:“老和尚,乾坤教颇多奇人异士,留着他们,难免有东山再起之日,寻仇报复,又不知道要伤多少人性命,倒不如一举歼灭的好,杀百人而救千人性命,也不能算是罪过。”
 
  铁贝勒忙打圆场道:“老和尚,你怎么现在才来?”
 
  苦陀和尚缓缓说道:“罪过,罪过。没想到老纳来迟一步,两位故人也已身遭兵劫。”
 
  千金花子邵老三迫不及待的说道:“两位故人?谁?”
 
  苦陀和尚缓缓走到正在运功疗伤的云侠青身前,望着老妇人的遗体,眼睛里闪过一抹异样神采。
 
  良久,始轻轻说道:“侠青,你一定很想知道你的身世……”
 
  云侠青疗伤已毕,满脸疑云,怔怔望着苦陀和尚。
 
  苦陀和尚继续说道:“数十年前,白骨门突然消失江湖,但绝不是因为各大门派联手追杀,而是门主云浩天痛悟前非,而潜隐泉林。
 
  云浩天一生,共收了三个行意门生,量材施教,各有所长,独生爱女云素行,美而慧,艺业惊人,已尽得老门主真传。
 
  大弟子刘天林,生性淡薄,与世无争;二弟子江海山,口蜜腹剑,奸狡多疑;三弟子独孤行,沉默寡言,为人忠厚……
 
  师兄弟三人均暗恋小师妹云素行,但老门主却独具慧眼,选中独孤行做为他的东床佳婿。
 
  刘天林失望之余,不敢怨天尤人,剃度于太吴山上。
 
  江海山表面平静,其实他却将小师弟独孤行恨之入骨,因为他一直想领袖群雄,称霸武林,如能与小师妹结为夫妇,老门主病老归西之后,他顺理成章的接掌白骨门,独修白骨真经上的绝世武学,东山再起,逐鹿江湖。
 
  于是,他在小师弟携子回乡奔丧时,尾随其后,伺机将他除去。
 
  独孤于虽然发现了江海山的阴谋,不但没有揭穿他,反而怕伤了师兄弟的和气,回程时扮做商旅,绕行大漠,没想到仍然着了他的道儿,死于非命……。”
 
  至此,云侠青才完全了解自己的身世,孺幕情深的跪伏在地,泣不成声的喊道:“师伯!”
 
  铁贝勒不解的说道:“那白骨真经怎么会落到他手上去的呢?”
 
  苦陀和尚仰首望天,似是沉浸在往事回忆中,喃喃说道:“我虽剃度为僧,但师恩不敢一日相忘,生怕江海山欺师灭祖,故常暗中监视着他。
 
  当老门主得知独孤行噩耗后,竟一病不起,与世长辞,他假借奔丧,盗走真经,广收门徒,招募死士,创建乾坤教,自号乾坤丈人。
 
  他为了杀我灭口,曾三上太吴山,但均被我以佛门‘弹指神通’惊走,铩羽而归。
 
  没想到当年一念之仁,种下了今日恶果。
 
  未几,白骨真经重现江湖的消息,不胫而走,而又引起各大门派的围剿,最后,被困在江西景德镇。
 
  江海山善于易容,见已走投无路,潜入一座专为大内烧制瓷器的御窑,装扮成瓷器工匠,始躲过一劫。
 
  白骨真经全文共一百零八字,镌在一长五寸宽三寸的白玉瓷板上,江海山将它塞进一座送子观音的毛坯里。
 
  各大门派撤离后,江海山回到工房,送子观音已出窑送进大内。”
 
  苦陀和尚望了怔立一旁的大姐一眼,接着说道:“自此之后,他不敢明日张胆,一切均在暗中行事,为了拉拢小师妹素行,才将爱女下嫁给独孤生。
 
  江海山双手各生六指,虽然白骨真经已随送子观音送进大内,但部分经文却已被他熟记在心。
 
  所谓的‘十二指乾坤功’,就是白骨真经中的‘白骨搜魂指’,是他故弄玄虚,掩人耳目罢了!
 
  事隔多年,他仍势迷不悟,记为羽毛已丰,复出江湖,落得如此下场……”
 
  黑暗渐渐远去。
 
  一轮旭日缓缓升起。
 
  白露洲上,多了三座新坟。
 
  香烟缭绕,
  冥纸纷飞。
 
  身穿重孝的大姐,长跪坟前,欲哭无泪。
 
  云侠青望着她,不知说什么好。
 
  路上车马齐备,在等他们。
 
  云侠青轻轻说道:“弟妹节哀!”
 
  大姐淡淡说道:“说真的,我从来没有现在这么平静过。”
 
  云侠青接着说道:“车马备妥,我们走吧!”
 
  大姐摇头说道:“爹就我一个女儿,我能离开他吗?再说,婆婆和小弟也要我照顾。”
 
  云侠青默然。
 
  大姐淡然笑道:“大哥请吧!”
 
  云侠青关心的说道:“弟妹保重……”
 
  大姐点头说道:“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我会的。”
 
  云侠青正容说道:“事情一完,我会尽快回来,不管怎么说,我们总是一家人。”
 
  大姐点头说道:“谢谢大哥!”
 
  年年多少闲风雨。
  红了桃花白了头发。
 
  第二年的清明,南京城飘着毛毛细雨。
 
  行人拎着冥纸,挑着寒食,神色凄然的去扫墓。
 
  清明佳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云侠青来到白露洲,边走边忖道:“这首诗不但写意,而且写实。”
 
  突然,他怔住了!
 
  原来那三座坟旁,又多了一座新坟。他顾不得惊世骇俗,双脚轻一点地,人已冲天而起,转眼已到坟前?
 
  老松树后,转出一个长发披肩,身穿黑衣的少女,手里抱着一个初生的婴儿,缓缓递到他手上。
 
  云侠青一惊道:“银娃,这……”
 
  银娃默然无语。
 
  云侠青接过孩子,望着这座新坟,脸上湿湿的,分不清是雨是泪。
 
  他依稀记得,这孩子名叫——戒武!
 
——全书完——
湖海飞鹰最新章节http://www.bjhanyang.com/novel/huhaifeiyi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书籍推荐:铁掌震江湖杨家将全传薛家将荒江女侠薛仁贵征东说唐全传反三国演义少西唐演义穆桂英全传隋炀帝艳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