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汉扬居 > 古典言情小说 > 红楼梦新续最新章节

第119回 返故里湘江水逝楚云飞 识真颜顽石了却红楼梦

红楼梦新续 | 作者:周玉清 |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22
推荐阅读:闺门秘术双和欢艳婚野史玉娇梨红楼真梦红楼梦影绣屏缘怡情佚史绮楼重梦玉支肌
  话说卫若兰等一行人,一路晓行夜宿,急忙赶路,不日来至京城。若兰先去拜访冯紫英。冯家亦已哀落,搬了家,好容易才找到了,方知宝玉被宗学辞退,受北王接济,结庐西山。遂与冯紫英一同探访宝玉。
 
  宝玉见二位故人探访,分外高兴,忙将昨日卖画得宋的钱,命焙茗去买鱼肉。若兰道:“你且别忙,我这里还有消息告诉呢!”
 
  因将狼牙山偶遇湘云之事细说了一遍。宝玉一听,忙问道:“如今她在哪里?”
 
  若兰道:“瞧,那不就来了么!”
 
  果见一乘小轿抬进了门来。宝玉忙上前去,揭开轿帘,唤了一声:“云妹妹!”
 
  只听史湘云声音极细,也叫了一声:“嗳哥哥!”
 
  便一头扑了过来。宝玉即忙将她一把接住,见她脸色蜡黄,喘息不止,连忙将她抱进了草堂。
 
  史湘云此时已经昏晕过去,急得宝玉叫喊不迭。喊了一会,湘云好容易清醒过来,睁开眼睛,问了一声:“宝姐姐呢?”
 
  宝玉道:“她去年已经病逝了。”
 
  湘云的眼泪顺着双颊往下流。
 
  又过了一会,湘云方用尽力气,从怀中掏出那对金麒鳞,提着它,送到宝玉眼前,涕泪交加,喘吁吁地说道:“嗳、嗳哥哥,你看,金、金麒麟,我没有丢失,我带、带它回来,给你,给你!”
 
  说完,对宝玉凄然一笑,慢慢儿地合上了双眼,宣玉抱着她用力摇晃,呐喊道:“云妹妹,云妹妹你快醒醒,快醒醒吧!金麒麟,我们从小儿就是一对金麒麟呵!我爰这金麒麟!我再不能丢失这金麒麟了!”
 
  史湘云的眼睛溘地睁开,陡然一亮,又慢慢地合上了。任宝玉怎么呼喊,摇晃,哪里还能再醒过来。
 
  宝玉只觉一时之间,五雷击顶,天崩地塌,只抱着湘云,四处乱窜,高声呼喊:“苍天,苍天!你塌了,塌了吧!我不要再看见你,不要再看这个世道呀!”
 
  卫若兰、冯紫英都忙过来相劝,道:“史妹妹不死已是没了,你还让她安安心心地去吧!”
 
  宝玉一滴眼泪也没有,只叨念着:“金麒麟,金麒麟,我不能再没有这个金麒麟呀!”
 
  呆呆地抱住湘云不肯放。
 
  麝月、焙茗也忙过来劝慰,道:“二爷想开些儿吧!趁云姑娘身子还热,我们好替她盥洗。”
 
  一面端了热水来。宝玉在众人劝说之下,方轻轻将湘云放置于榻上,生怕将她惊醒了似的。
 
  冯紫英、卫若兰忙将宝玉强拉了出去。麝月方替湘云换下道袍,替她洗洁净身子,穿戴齐整。卫若兰已叫入抬进了棺木来,一面命入请阴阳先生,即日入殓,又拿银子,料理湘云丧葬事宜。又在山上住了数日。临去时,留下一百两银子交与宝玉。方才下山。宝玉也不放在心上,只拱拱手,狂笑着作别。卫若兰叹息着,摇着头儿去了。
 
  自史湘云没后,宝玉悲怆不已,万念俱灰,成日间,没精打采的,也不作画、做风筝,也不说话儿;常外出,四处游荡,饥一顿,饱一顿。有时袭人上山来看他,送来些钱粮,饮食,暗中落一会眼泪。有时,焙茗跟着他四处乱跑。如此过于半年,宝玉情绪方才安定了一些。
 
  那日,宝玉闲荡至北门,看见一个人正在卖春联,用红纸写了,铺于地上。只一会子工夫,便卖去了几副。
 
  有一个青年妇人欲买,因手上抱着个小孩儿,便用手指了指地下那副说道:“这一副给我吧!我买下了。”
 
  谁知又被另一壮年男子抢在手中,二人便争执起来,不肯相让。卖春联的便给了那男人。这妇人有些不平,在一旁骂骂咧咧的。宝玉一旁看见,不由得哈哈笑了起来,道:“这样的春联也值得争么!你备了纸笔,我一气功夫,可替你写下十多副。”
 
  那卖春联的一听,十分气恼,便过来扯住宝玉,训斥道:“瞧瞧你这副穷酸样儿也配写春联?一个大字还不识呢,敢在这里胡乱夸口!”
 
  谁知他这一扯,宝玉的棉衣便被扯了一个大窟窿。那妇人一见,更有些儿气愤,指着那卖春联的道:“你凭什么扯破他的衣衫?又凭什么说他不配写春联?我今儿偏偏请他写,怕比你的还强十倍呢!”
 
  说着回过头去请宝玉。只觉宝玉好生眼熟。仔细打量,眼睛忽然一亮,惊问道:“这先生,莫不是荣国府的宝二爷?”
 
  宝玉吃了一惊,道:“嫂子怎么知道我是宝玉?”
 
  那妇人道:“原来果然是二爷。二爷怎么忘了?还记得那年贵府奶奶的丧事经过咱们村子,我转纺车给二爷瞧,以后在沟边淘番薯,也会着二爷来着?”
 
  宝玉万万不曾料到会在此地碰见那叫二丫头的。仔细审视,那秀眉俊眼,高高的鼻子,浅浅的笑靥,可不正是当日的二丫头!遂默默地盯住她,一句话也说不出。
 
  那卖春联的听说是荣国府的二爷,又撕烂了人家衣服,吓得忙收拾了,一溜烟跑得不见了踪影。
 
  宝玉方徐徐问她道:“你怎么知道我叫宝玉,是荣府中的?”
 
  二丫头莞尔一笑,道:“我不会打听去么?府里那么气派的丧葬,谁人不知道是宁国府、荣国府!要说二爷么,我问了随从的人便知道了。”
 
  宝玉笑了笑说:“你可真是个聪明洒脱的姑娘。”
 
  二丫头又道:“我如今已经出嫁了,家就住在附近,二爷不嫌弃时,就家里坐坐去吧!”
 
  宝玉点了点头儿,便随了她走至一所院落跟前。
 
  只见房前屋后均种满花草,清香馥郁,五彩缤纷,各呈异彩。二丫头走至门前,高声叫道:“当家的,还不快快开门,贵客来了,快来迎接!”
 
  一时,门开了,走出来一个瘦瘦的男人,见了宝玉,忙鞠躬行礼,口里不断说:“快请进屋,请进屋!”
 
  宝玉见虽然是个小小院落,也还别致清雅。廊前檐下皆花茂草盛,色彩斑斓。便点头,儿道:“这里真好个所在。”
 
  二丫头将孩子抱去睡了,换了衣裳出来,理了理头发,说:“他是个花儿匠,种花来卖的,院子里常年四季有花开。”
 
  又掉过头去吩咐他男人道:“贵客来了,还不快打酒割肉去。这是赫赫有名荣国府的二爷呢!多亏他能看得起咱们,我特特请了来给咱们写春联的。”
 
  那汉子忙诺诺连声答应着,兴高采烈,提上篮子、酒壶,打酒割肉去了。
 
  这里,二丫头从怀里掏出来一张绢子,迭至宝玉跟前,道:“这是那年,你们府里的奶奶换衣裳,掉在我们那里的。二丫头拾起来,珍贵得什么似的,藏到如今。我倒不是珍贵这张绢子,是因为一看见它,就想起子二爷,所以总揣在怀里,时时把玩。我知道你们府里森严,不敢前来打探你。以后听说府里犯了事,抄了,我还为此哭了好几天。也曾到处来打听过,可总没些儿确实消息。便有时,我也不好来看你。谁知今儿有缘,竟见着了二爷,二丫头心中好高兴呢!”
 
  遂问了些宝玉出来后的情况。又拿出纠’线来,一针针替宝玉缝补方才被撕烂了的棉衣。一面又叹息说道:“谁能料到像你们这样富贵人家,也弄得一败涂地至此,叫二丫头好替你们难受。”
 
  宝玉直感到一股暖流暖遍全身,那如死灰般的心又活动了起来,觉得人世间也还有真的、好的东西存在,不由得默默儿地瞧着她出神儿。
 
  二丫头从房里取出一个银红软缎绣着双飞燕的香袋儿,里面装了两锭银子,拉过宝玉的手,塞了给他,道:“这是二丫头的一点儿心意,二爷不嫌,就收下吧!”
 
  一面用嘴儿凑在宝玉脸上亲了一亲,道:“便死时也值了,算是了却了我一桩心事儿。”
 
  宝玉心潮如涌,只觉这火辣辣的姑娘,又使自己活过来了。似乎这生活仍然还有望,有快乐,却含着一眶热泪,模模糊糊地瞧着她。二丫头此时,哪里还有顾忌,抱住宝玉,嘴唇儿只顾在他额上、脸上亲热。宝玉流着泪,倚在她怀里,轻轻抚弄她的手指儿,像是睡过去的一般。
 
  如此约一盏茶功夫,宝玉忽地挣了出来,说:“我要走了,我不能够拖累你,害你呵!”
 
  二丫头跳了起来,拦住他,道:“不,不,你没有害我!这是我自己情愿的。我今儿好生快活,好生快活!你不要丧气,不要悲伤,你还有二丫头,二丫头!她虽是嫁了人,这心却是装着你,装着你的。”
 
  宝玉含着眼泪,恭敬地向她作了一揖,道:“今儿遇上你,我好生高兴,好生感激!你使宝玉又活过来,振作起来了!可宝玉不能够再打扰你,害你!从今以后,我也要奔自己的道儿去。宝玉就此告辞,别过你了。”
 
  说完,提起二丫头送的香袋儿,哈哈大笑而去。二丫头追至门外,目送着他,眼泪夺眶而出。渐渐地宝玉已去远了,二丫头见他的背影消失,仍恋恋地不肯回屋去。
 
  那日,宝玉在乡村野外游荡多时,感到又冷又饥。见前面不远处有酒帘儿翻动,想,不如过去沽两杯酒儿压压寒气,遂进了酒店。见座上的客人甚多,便于角落处择一个座儿坐了,要来一壶酒,两碟菜,独个儿喝了起来。只听那边有人议论中提到了荣国府。不免引起了注意,转过身,默默坐着听他们议论一些什么。
 
  只听那人说道:“老仁兄还记得数年前提及的宁、荣二府么?我送女学生入京时,相认了,果然是我同族中人。”
 
  宝玉便掉过头去打量,原来是贾雨村,正同一个人沽酒说话儿。宝玉一时之间,真吃惊得不知所措。
 
  原来贾雨村因婪索,勾结权贵,草菅人命一案,审明定罪,入了监狱。今遇大赦之年,递籍为民。出得狱来,好容易寻到娇杏,一家子无以为生,雨村只好摆个摊儿,择宇算命,卖些字儿。今日因天气寒冷,欲去店里买杯酒喝,不期遇着冷子兴。故人相逢,十分高兴。两人进了酒店,一处喝酒,闲谈话旧。不期被宝玉无意中听见了。
 
  只听那叫冷子兴的问道:“那年老先生入京师,听家岳说,得政者爷全力保举,做了应天知府,也算是难得的一个官儿,英雄有用武之地了。谁知又弄出这等事故。老先生如今丢了差事,不知还做西宾之席么?”
 
  雨村摇头叹息道:“西宾之席,一时哪里能得?如今权且摆个摊儿,择字算命,卖几张字儿,聊以为生。”
 
  冷子兴道:“这也罢了。只如今我尚有一事不能明白,欲向老先生请教,那年,你曾经说,大凡有些来历的入,皆系天地正邪二气所宗,想那荣国府政老爷的公子贾宝玉衔玉而生,禀赋非凡,其言谈举止,均与常人迥异,自是秉天地灵异之气所生的了。为什么潦倒至今,不显出些儿灵气,竟落得比凡夫俗子还不如呢?”
 
  雨村一听,哈哈大笑,道:“老仁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那清明灵秀之气,乃天地之正气。若漫无所归,与乖僻愚顽之邪气相遇,必与之掀击争斗。那贾宝玉所秉者,正邪二气兼而有之。于他身上,时而正气上升,其灵秀清明颖悟,胜干百万人;时而邪气升发,其顽劣乖僻荒谬,亦胜干百万人。如今,他所秉赋之邪气掀发搏击,压倒了正气,故背天恩祖德,父母师友之训,乖张邪谬,大不尽于人情。加上如今家道衰微败落,几个好姐妹又走的走了,死的死了,他为邪僻之气调弄,一事无成,潦倒牛生,故而越发连凡夫俗子都不如了。”
 
  冷子兴又道:“弟还是弄不明白,既是如此,他从胎中带来,的那块美玉,又何灵异之有?”
 
  雨村笑道:“老仁兄又不知道了。那日,我碰见了甄士隐仙长,据他所言,此玉本非凡间之物,幻形人世,造历幻缘,如今也将要回去了。只因这贾宝玉邪气笼了全身,正气已渐消隐,竞欲弃此玉而离形,将来自然姜顿潦倒,穷愁一世,已是不可间的了。”
 
  冷子兴叹道:“难道那玉来人世间走了一趟,也不显出些儿灵异么?”
 
  贾雨村又笑道:“何能不显!便离了形,那玉既沾溉了他一世,怎会没些儿灵异!你投见高人隐士,墨客骚人,也是天地灵秀之气所宗么!只他这段经历,记录下来,也可与诗骚齐名,日月同辉的了!”
 
  那宝玉听贾雨村等议论,怕他们再说出一些无稽不堪的话,遂走到雨村跟前笑道:“兄长到底也出来了!还认得邪谬不近人情的贾宝玉么?”
 
  贾雨村一见,甚觉骇然,忙要挽了同坐。宝玉哈哈大笑道:“走了,走了,我可也要奔自己的道儿去了!邪谬不近人情,不入世人眼睛的贾宝玉去了,去了!”
 
  说完,一拂袖,狂笑着走出了店门。从此销声敛迹了一些日子。
 
  如今,宝玉只在家中,或画画几,或写唱本,或记些当年的事儿和所见到的几个奇女子。有时,拿出那玉来打量了又打量,道:“我把经历的这些事儿记在你的上面,你且带了传奇去吧。也不枉你幻形人世,跟我走了这一遭。”
 
  如今,宝玉对焙茗、麝月也额外体贴,常叫他们来听他讲故事儿,将卖画儿、话奉儿得来的钱,做了酒菜,请他们饮酒。还问他们:“做的菜儿味道可好?”
 
  焙茗、麝月都感到奇怪,这些日子,他竟然变得如此殷勤有礼了。
 
  宝玉又去李纨、贾琏、薛姨妈、妙玉、芳官、藕官、蕊官、冯紫英等各处走动,向宝琴、岫烟、李绮诸人问长问短。众人都劝他多多出来走走,开开心儿,宝玉一一应了。
 
  那日,他出去闲游,不知走了多远,亦不知身在何处,只觉得有些倦了,口渴难当。见前面不远处,有一处茅庵,便寻了去,欲去讨些水喝。里面有一口水井,其水晶清澄澈。宝玉见旁边有一只桶,便汲些水捧了来喝,心中甚觉清凉。
 
  那井台旁边原有一棵大树,宝玉倦了,欲歇歇,遂靠着大树,坐了下来,不知不觉睡了过去。似见前面云蒸霞蔚,烟环雾绕,露出来一段粉墙。宝玉想:“这里倒好个所在,我且前去看看!”
 
  忽然从那里走出来一僧一道,那道人称真人为“茫茫大士”,憎人称道长为“渺渺真人”。宝玉心中好生纳闷,想,这两个人好生面善,我似在哪里会过。
 
  正思索间,忽听那僧人对道人说:“这蠢物幻形入世以来,已遭三劫,至今尚不欲悟。既你我携了去的,如今还去开导一番,或许能感悟前情,有些悔改,也是功德无量的事。”
 
  道人道:“师兄之言有理。趁这蠢物如今在此,何不就此前往。”
 
  宝玉正在纳闷,只见二人蹒跚着走了来招呼他道:“石兄别来无恙乎?想你遣劫厉世以来,已到那花柳繁华之地,昌朗隆盛之邦,诗书簪缨之族,温柔富贵之乡,走了一遭。历尽了人间富贵,悲欢离合,兴衰际遇,冷暖炎凉,如今见弃于世。想释悟已多,从迷津中跳了出来,且随我归彼大荒,到警幻处结案去吧!”
 
  宝玉有些诧异,忙施一礼答道:“我姓贾,名宝玉,原是有些像石头的。二位仙师既呼我为石兄,想必有以教于我也!”
 
  僧人道:“你本大荒山无稽崖娲皇补天无用,弃置在青埂峰下的一块石头,后被警幻仙姑携至赤霞宫做了神瑛侍者。尔为情所孽,与灵河岸上三生石畔绛珠仙草结下不解之缘。遂幻形入世,渐渐将本性忘却,成了真真的假宝玉了。尔若不信,拿出你那玉来瞧,有‘通灵宝玉’四个字没有了”宝玉道:“我本衔玉而生,那块玉确有‘通灵宝玉’四个宇的。”
 
  僧、道点头答道:“既知底细,想来有些警悟。实话对你说吧!我二人受警幻之托,原携你去那繁华昌盛之地,领略那绿窗风月,乡阁烟霞,从此跳出迷律,苦海回头,委身于经济仕途之道,留意于孔孟圣贤之学。将来承继祖业,再耀门庭,方不负汝祖荣、宁二公之所托。谁知你痴顽不悟,坠入迷津益深,实实有负天思祖德,不堪教化。如今一事无成,萎顿半生。已无甚用处,还带你回警幻处交割去吧!”
 
  宝玉一听,吓得出了一身冷汗,道:“听二仙师所言,宝玉并非真的宝玉,不过弃置无用、点悟不化的一块顽石,便回去时也无甚大用处。不如还让我做这凡夫俗于,随分时从,也可傲笑山林,晨风夕月,阶柳庭花,适我胸怀,岂不是好?”
 
  那僧、道二人半晌作声不得,摇了摇头说道:“迷津之深,竞使汝至此!只是那块通灵宝玉呢?难道也随你遭此劫难去不成?”
 
  宝玉道:“原来为这块玉。我本俗人,要不要这玉没什么要紧的!仙师尽管携了回大荒山去吧!”
 
  僧、道二人都瞠目结舌,嘘唏不已,端详了他半晌,方接过来,叹息着道:“从此你这形骸便与‘通灵宝玉’分离了,你可要仔细三思呵!”
 
  宝玉叹息道:“我不过愚顽不通人性的一块顽石,这玉于我无甚要紧处。仙师还是携了去的好!”
 
  二人正欲拂袖而去。宝玉见一旁又来了一僧一道,叫什么“甄士隐”和“空空道人”。那甄士隐见了他呵呵大笑,走了来说道:“悟了,悟了,能舍此玉,才真真的大彻大悟。”
 
  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方哈哈大笑起来,一面对甄士隐点点头说:“你原本与他有些瓜葛,还是你再携带携带他吧!”
 
  甄士隐点了点头儿。
 
  只听甄士隐对那空空道人说道:“你果然要将这段故事,携回去问世传奇不成?”
 
  空空道人道:“如今他已经悟彻,还让他自己传奇去吧,你且助他一臂之力时,也便罢了。”
 
  甄士隐道:“空未必空,无未必无,此玉既是灵物,自然要显出些儿灵异,将来只看这石头所记《红楼梦》一书便知道了。”
 
  四人均仰面大笑不已。遂一面走一面唱道:一梦红楼实可伤,你方唱罢我登场。
 
  补天无用一顽石,幻化沉雷警大荒。
 
  宝玉在笑声中突然惊醒,竟觉做了一场痴梦。再去瞧项上的“通灵宝玉”时,果然已经没了。方悟到自己果系一块假的宝玉。思想前前后后经历的事,觉得果是做了红楼一梦。不免涕泪交流,感愤不已。遂提起笔来,真真假假,写下这段传奇文字,便不知去向。焙茗、麝月和贾琏诸人,四处寻找打探,哪里有一丝儿消息。
 
  却说惜春在姑苏花神庙出了家,生计虽异常清苦,也自心安理得。一日,与紫鹃相约,一同去黄山文殊院朝拜。
 
  两个打点好了,辞过师父,一路晓行夜宿,走了许多日子,好容易方上得黄山。一路历石道,附山崖,涉险阻,援悬梯,见了好些奇丽景色,方到了黄山文殊院前,天都、莲花二峰,清翠欲滴,时隐时现,出没于雾海波涛之中。
 
  次日一早,惜春、紫鹃两个便往天都峰上攀登。看看已快登上山峰,紫鹃忽指着左侧石壁上一个人,对惜春道:“你看,那边绝壁上有人采药呢!”
 
  惜春抬起头来,定睛审视,突然惊得目瞪口呆,道:“那人不有些像二哥哥么,不知那一位同他一道采药的人是谁?倒也仙风秀骨,神采超凡。听说二哥哥两年前走丢失了,家里如今正找他呢!”
 
  紫鹃吃了一惊,忙抬头观看。还不及看仔细,二人已隐没在云海中了。
 
  急得惜春大声呐喊:“二哥哥!”
 
  空荡荡的山谷随即响起了“二哥哥!”
 
  一片回声,又一切都寂静下来,山峰上惟留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人影也没有。惜春、紫鹃喊了一会,不见有人回应,忙爬上山去寻找。二人踏遍黄山诸峰,仍不见些儿消息,听人说,那天都峰上确有采药的人,不知是否便是宝玉,未能探个明白。
 
  倒是石头所记《红楼梦》一书,问世传奇,流芳百载,千古不朽,成为中外文学宝库中之瑰宝了。可惜曹雪芹先生英年早逝,未能将这部巨著写得完全。笔者才疏学浅,却久欲续之,以成就先生之志,庶可慰英灵于地下而飨读者于世上耶。亦为红学,为祖国文化尽一点微薄的力量。诚如是,亦于生之一大愿也!特步先生后尘,续而衔之。初为《红楼梦新续》。又在许多学者、教授、专家、广大读者鼓励之下,多次对《新续》做了许多修改,方为今之曹周本《红楼梦》。
 
一九九六年八月于四川
绵阳市“怡情书斋”修订完毕
 
红楼梦新续-周玉清正文 说明
 
  《红楼梦》自问世以来,在得到广泛传诵的同时,还产生了一批续书,数量达三十余种,形成一种值得重视的文学现象。各种《红楼梦》续书的思想倾向各不相同,反映了作者各自的伦理道德观念。各书对《红楼梦》中的人物的命运有不同的安排,艺术水平亦有差异。同时,这些续书也从各个角度反映了当时的社会政治、经济以及民俗世情。对《红楼梦》续书进行阅读研究,可能为红学研究提供一个感兴趣的新的领域。
 
  《红楼梦新续》,周玉清著。周玉清,女,1934年2月生,成都崇州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绵阳教育学院、四川师范大学客座教授。出版有长篇小说《红楼梦新续》、《秦可卿与宁国府》、《红楼梦》曹周本、《乱世红妓陈圆圆》、四部系列小说《金陵十二钗》、评论集《李清照评传》等。《红楼梦新续》获中国通俗文艺首届优秀作品评选二等奖。
 
红楼梦新续最新章节http://www.bjhanyang.com/novel/hongloumengxinx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书籍推荐:闺门秘术双和欢艳婚野史玉娇梨红楼梦影绣屏缘绮楼重梦玉支肌欢喜冤家生花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