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汉扬居 > 推理探案小说 > 古钢表最新章节

二、听觉测验

古钢表 | 作者:程小青 | 更新时间:2019-06-17 14:12:05
推荐阅读:血纸人人面兽心罗杰疑案拇指一竖施公案狄公案彭公案脑髓地狱神秘的别墅本阵杀人案
  我回到我们下榻的左厢房的门口,刚要跨进门去,忽听得霍桑在里面高声喊叫,似乎有什么意外惊喜的事。我走进去一看,他正丢了烟尾,从椅子上直跳起来,身上的衣裳既没有穿好,漱洗的水也仍好端端地放在桌上,没有用过。
 
  我问道:“霍桑,什么事?还没有洗脸?”
 
  霍桑似乎不听得,瞧着我道:“包朗,我正要找你!你在楼上做什么?”
 
  “我帮你察查。”
 
  “当真?你可曾发见什么?”
 
  “虽没有什么发见,但你所遗漏的一个要点,我已经给你问过一下。”
 
  霍桑张大了双目。“我遗漏的一个要点?请原谅,我还莫名其妙!”
 
  我答道:“我看这案子的唯一疑点,就在那扇南窗。但南窗虽开着,槛上也有些泥迹,可是我看见窗的下面野花细草还是奸端端的。不见有什么迹象,不能就算做有人从外面进来的证据。你难道没有瞧见?”
 
  霍桑弯弯腰,作谦逊态道:“瞧是瞧见的,可是没有像你那么精细。你的意见怎么样?”
 
  我说:“窗上的疑迹既然不足完全凭信,那就不得不另寻个通道一就是那房门。因为房门如果有做通道的可能,那末这屋子里仆人们——”
 
  霍桑忽更深地弯着腰,又作恭维状道:“费心,费心!你真是周到极了!”
 
  我正要把和米振愚问答的经过情形说给他听,但看见了他那种故意做作的恭维的状态和一味敷衍的语气,觉得有些不是滋味。哼!他不是在听我的报告,实是在那里匿笑戏弄我呢!
 
  我涨红了脸,微怒道:“霍桑,你好狡猾!这案子你不是已经有了成竹,却还在戏弄我吗?”
 
  霍桑也笑出声来。“谁戏弄你?你分明在怪我不仔细。我受了责备,自然只有惟命是听!”
 
  “我所有的只是一种理解。你既然有了成竹,觉得我的理解不对,也应当早些说明,怎么故意藏在心里,不宣布出来?那不是戏弄我是什么?”
 
  霍桑摇摇手,笑道:“你别这样蛮横。你说我胸有成竹。不错,这是事实。但你不但没有问过我一句,并且也不容我有自述的机会。你仔细想一想,到底谁的不是?”
 
  我经他一说,回想我一进门来,就说他遗漏一个要点,果然也有些卤莽。我的怒气不觉平了一半。
 
  霍桑又婉声说:“好了,闲话休讲,言归正传。你帮助我侦察,你的好意,我是领受的。不过你刚才看见了我的态度就应明白,这件事用不到多费心思。老实告诉你,这案子太简单,已经完全破获了。”
 
  我惊异道:“真的?那失去的古表怎么样?”
 
  “当然也没有问题。”
 
  “什么意思?这表也有了着落?”
 
  霍桑点点头。“这一件事实的真相我早巳知道,但因着古表的所在一时还没有把握,所以才下楼来思索。直到你方才进门的当儿,我无意中发见了古表的所在,这才算大功告成。”
 
  我急忙道:“那末表在那里?窃表的人是谁?”
 
  霍桑不即回答,忽的拉了我的手,走到他刚才坐的一张椅子边,叫我坐下来。
 
  他说:“你坐着。我们应静寂五分钟。”
 
  “做什么?”
 
  “我要考一考你的听觉。来。”
 
  我不知道他有什么用意,只得依着他的话坐下来。我静听了一回,一些听不出什么。
 
  我不耐地说:“霍桑,你还要把哑谜给人家猜?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霍桑问道:“你真听不出一些声音?”
 
  我摇头道:“没有。你要我听什么声音?”
 
  霍桑不答,伸手从他的皮包中取出一卷绳尺来,从我所坐的椅子量起,一直量到那挂衣的衣架为止。我愕异地摸不着头绪。
 
  他惊讶地说:“唉,这中间的距离竟有五十七英寸!”
 
  我疑惑地问道:“什么意思?”
 
  他仍自顾自地说:“美国的童子军创办人西登有过一个官能测验。他测验听觉时,他用的是一只标准的二号表,受测的是三百五十七个童子军。他的结论是:常人的听觉能够达四十英寸以外的,已算是优越;若能听到六十英寸的距离,那人听觉已可像枭一样的敏锐,因为枭的听觉在动物中算是最灵敏的。现在这里面既然有这样远的距离,莫怪你听不出。”
 
  我仍惶惑地问道:“霍桑,你到底捣什么鬼?”
 
  “我要测验你的听觉。”
 
  “结果呢?”
 
  “我知道你的听觉实在不及我。”
 
  “你要我听什么?”
 
  “表的声音。”
 
  “什么表?”
 
  “自然就是振愚失去的那只钢表。”
 
  “表在哪里?”
 
  “就在你的外褂袋里!”
 
  我惊疑道:“当真?你又开玩笑?”
 
  霍桑正色道:“你自己去瞧罢。”他用手指一指。“你的法蓝绒外褂不就挂在那距离你五十七英寸的衣架上吗?”
 
  事情太突冗,我还是半信半疑,但是无论真假,到衣袋里去模一下子,也不见得怎样费事。我立起身来,走近衣架,伸手向那白法蓝绒外褂的两只外面袋里摸了一回,却并没有表。衣架上只有我的一件外褂。霍桑的外褂挂在他的榻栏杆上,距离很远,似乎不会误会,况且霍桑明明指明我的法蓝绒外褂。现在外褂的袋里空空,不是他又在那里闹笑话吗?我正待回身发作,霍桑又大声说话:“包朗,你的耳朵在那里?距离这么样近,难道还听不出?”
 
  我经他一提醒,敛神一听,果然有叮叮叮的表机声音非常清楚。我更不疑迟,又伸手向里襟袋中一摸,当真摸出一只古式楼刻的大钢表来。
 
  太奇怪!表怎会得到我的衣袋里去?
 
  我问道:“霍桑,表果然在这里。但窃表的又是谁?”
 
  霍桑含笑道:“你还问我?真赃实据,还容得你辩?”
 
  我道:“你还说笑话?快告诉我,谁弄这把戏?”我呆看着手中的表。
 
  “你且猜一下子,到底是谁?”
 
  “那当然是屋内的人。”
 
  “对,很对。经过情形怎么样?”
 
  “可是有什么仆役从房门里或者竟是东窗口里进去,偷窃了这表,现在觉得我们已经着手侦察,恐防查出真相,便悄悄地把表放在我的袋里,为卸罪地步?”
 
  “不对,不对,而且你的话还矛盾哩。”
 
  “晤?矛盾在那里?”
 
  “我们现在侦察,仆人们未必知道;即使知道,我们茫无头绪,还不曾疑心他们,他们何必先自己心虚地把表呕出来?”
 
  我说:“他们也许震于你的大名。那人知道你是一个百无一失的大侦探。”
 
  霍桑摇手笑道:“慢!这就是你的矛盾点了。这个人假使果真震于我的虚名,那就应早早知趣,断不敢多此一举!”
 
  我负气道:“那末你自己说罢,我被你玩弄的够了!”
 
  霍桑仿佛叹一口气,走近桌子边去,开始洗脸。
 
  他一壁说:“你说我玩弄你?那真是冤枉。我自己才被人家玩弄呢!”
 
  “那个玩弄你?”
 
  “就是那位小朋友米慧生!”
 
  我一听这话,恍然领悟说:“失表的事莫非就是慧生玩弄的把戏?”
 
  霍桑点点头。“可不是吗?这孩子真是不凡。他久闻我的虚名,此番相见,便来试我一试。我险些儿失败在他的手里!”
 
  “唉!他不但戏弄你,而且也连带地戏弄我。他取表之后,竟把它藏在我的袋里,你想可恶不可恶?”
 
  “是啊,就在这一着上,我险些儿失败。因为当慧生进来叫你的时候,我就惊醒。他告诉你,他叫我不醒,方才叫你。这明明是他说谎。因为他进来藏表的时候,我虽没有觉察,但他第一声叫你,我便醒来。他实在不曾先叫过我。”
 
  “他所以不敢直接叫你,大概知道你的本领强过我多,怕你瞧出破绽来的缘故。”
 
  “也许如此,但这就是他的弱点。他若使直接叫我,我也许反而不容易怀疑他。”
 
  “你可是因着他的说谎,就注意到他?”
 
  “不,这一着只给我一丝疑痕。我经过一度观察,又运用一下推理,略一推想,才料定是慧生作弄。”
 
  “有根据吗?”
 
  “自然有。”
 
  “那是什么?”
 
  霍桑用干巾擦着脸,一壁说:“多着呢。第一,南窗虽然开着,却寻不出有人上落的迹象,你也早已见到了。第二,如果有人盗窃,镜台上还有银瓶瓷钟和别的饰物,怎么不一起偷去,单单偷这一只钢表?因为这表的外观并不像是值钱的东西。第三,据振愚说,这案子是慧生发现的。他发现时第一关心的就是镜台上的钢表。偏偏单不见了这表。岂不太奇怪?第四,房门上是耶尔锁。并无挖撬痕迹。第五,窗槛上有伪装的泥迹,也不是无智的仆人们布置得出。此外我更把慧生叫呼时的谎话做个印证,便一切显然了。”
 
  “当时你就知道慧生在弄把戏?”
 
  “是。不过我还没有知道他把表藏在什么地方,若使当场指实出来,他必不肯承认,我也不免要被他汕笑。我曾刺探他的口气,这孩子真狡黠,绝不透露什么。我也就不露声色走下楼来,打算想个方法到楼上去搜索一下。我默想一会,忽然在静寂中听得衣架方面有表机走动的声音。我看见你的手表留在桌子上,以外又没有别的表,料想这一定就是那只遗失的钢表。”
 
  哑谜揭发了,我才知道我们俩都受那小孩子的戏弄。我再也按捺不住,拿了那钢表,一口气奔上楼去。
 
古钢表最新章节http://www.bjhanyang.com/novel/gugangb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书籍推荐:血纸人人面兽心罗杰疑案拇指一竖狄公案脑髓地狱神秘的别墅本阵杀人案大唐狄公案·朝云观大唐狄公案·铁钉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