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汉扬居 > 知识百科小说 > 广东新语最新章节

卷二十八·怪语

广东新语 | 作者:屈大均 | 更新时间:2020-08-18 15:27:24
推荐阅读:罗织经智囊全集道德经传习录竹窗随笔汉宫春色荣枯鉴曾国藩家书大义觉迷录闲情偶寄
  黄野人
 
  黄野人,相传葛洪弟子,共仙去,留丹柱石间,野人服之。居罗浮为地行仙,往往与人相遇,或为黄冠,或儒者,或为溪翁、山妇,或牛,或犬,或鸟,或大胡蝶。凡山中所有物,皆能见之。苏子瞻常游罗浮,见一田妪负儿,嘲其黑乳,妪答歌多言子瞻隐事,子瞻大惊,欲就语,妪忽不见。
 
  子瞻尝云:罗浮有一野人,相传为葛稚川之隶。有道士邓守安者,尝见其足迹长二尺许。大均尝至罗浮,一人云,有僧于黄龙洞遇一老者,意其为黄野人也。拜求丹药,老者指虎粪示之,僧见虎粪犹暖,有气蒸然,且杂兽毛,腥秽不敢尝。俄而虎粪渐消灭,仅余一弹丸许。一樵者至取吞之,异香满口,后得寿百有余岁。
 
  又有见黄野人,冠乌方帽,著靴,往来黄龙、华首之间,见人则大笑反走。一日醉归,以煤书壁上云:“云意不知沧海,春光欲上翠微。人间一堕千岁,犹爱梅花未归。”
 
  又有人于石岩间见一无衣人,绀毛覆体,异之。再拜问道,其人了不相顾,但长啸数声,响振林木。有一伛偻者遇之,令于道上俯拾一石以进,及起则腰膂自如。
 
  又有樵者,患脚疮不愈,一老人隔溪唤之使前,手削木皮傅之,其疮即愈。又有采笋者,夜宿深谷中,然木以辟云气,一木客就火而蹲,眉目如人,而黄发离披,以薪触之,稍稍退缩,相对寂然无言,至明乃跳跃而去。
 
  又有僧于聚霞峰侧,见一人从竹丛中惊出,披发至地,大呼疾奔入涧,视足迹长二尺许,是皆黄野人之所为云。黄野人故有庵庐,在冲虚观西,遗蜕尚存。
 
  宋太守王宁,登山寻其庵,一樵夫持一竹篾授之,随即不见,视竹篾三丈无节。又有采药者,至大石楼下,洞门忽开,一披蓑美者少年,腰插斧柯,手携一幼女,顾视采药者曰:“女识吾否。”
 
  问之,则书数字于其手,行十余步忽不见,洞门复合,惆怅者久之。亦意其为黄野人也。山中仙灵颇众,人稀得见,惟黄野人数数与人遇,共事见《山志》,不可枚举。大率每年九月六日至九日,黄野人必出,以是日候之,然往往见之不识云。
 
  幻女
 
  南方海外之国,多幻术师,能使鬼执烛持茗供客,客徒见烛茗出入,不见其人。有孔氏子者,往从学之,则曰:“且留为我女婿,当以法授。”
 
  于是见女,夜与之处,美而艳,亟欲就之,辄展转床席间,如隔墙壁。与语则在,索烛照之,婉娈丰泽来亲人,欲抚而搂之,又不可近。凡数夕,无如之何。孔氏子亦美而艳,女心动,悦之。则曰:“席间有红丝一缕,盍取而去之。”
 
  去之,乃遂得接合为夫妇,甚欢。师知而将杀之,其女以告,使亟去。且曰:“幸以手执一雄鸡,顶一铁釜,剑飞至,得鸡若手指血。可厌而返也。”
 
  曰:“若此赘我何为。”
 
  女曰:“以子美故。我私而就子,其他或来与处,相狎昵久不得接,彼将神荡魂离,以至于死。死则师命我裸裎招之,故能役之执烛茗以事客。以是为赘耳。”
 
  乃决去,涕泣甚悲。女曰:“无思我,我固老且丑也。”
 
  因脱其面,若蝉蛇蜕然。或以语美周黎子,黎子曰:“固然。夫色之美者皆能役人,然而固未尝美也。”
 
  三烈魂
 
  女以烈见,不幸也。而烈以魂见,使人得传其名氏,则犹为大幸。予得三人焉。一日韩氏女。初,广州有周生者,于市买得一衣,丹縠鲜好,置之于床。夜将寝,褰帷忽见少女,惊而问之。女曰:“毋近,我非人也。”
 
  生惧趋出。比晓,闾里争来观之,闻其声若近若远,久之而形渐见,姿首绰约,有阴气笼之,若在轻尘。谓观者曰:“妾博罗韩氏处女也,城破被执。兵人见犯不从,触刃而死。衣平日所著,故附而来耳。”
 
  予哀之以辞曰:“彼绡者衣兮,水之不能濡,美人之血红如荼兮。彼衣者绡兮,火之不能爇,美人之心皎如雪兮。毋留我绡兮,吾魂与之而东飘兮。毋留我衣兮,吾魂与之而西飞兮。噫嘻烈兮,不自言之而谁之知兮。”
 
  一曰湛氏,增城湛翼卿之女也。及笄,受聘吴氏子。丙戌,广州不守,女投井而死,吴生欲迎丧以归。其亲串止之。有李生曰:“凡女子许嫁,字而笄之,死则以成人之丧礼之,况死于节者乎。”
 
  于是吴生迎丧以归。一夕月明,李见一好女子身被湿衣,前拜曰:“妾湛氏女也,非君执议,游魂无依矣,请赋诗志妾之死。”
 
  言毕而灭。予抚琴而为之操曰:“呜呼噫嘻,井之阴阴兮,美人以其魂嫁犹不沉兮。匪一日之沉兮,何以得君子百年之心兮。谢君之友兮,以礼而合幽明之瑟琴兮。”
 
  一曰苏氏妇。甲寅春,广州有请觇仙者,忽有自署苏氏者来,问其谁,曰:“妾广州绣花街人,年十七,嫁汪叔茂季子。庚寅冬,城破,兵杀吾夫,吾以几击兵,兵破头额,因磔我而死。”
 
  予为之歌曰:“击奴击奴,奴虽不死已碎颅,脑血可以溅吾夫。纤纤女手有霹雳,泰山难与秋毫敌。丈夫何必是荆轲,死为鬼雄随所击。”
 
  卢琼仙
 
  卢琼仙者,刘鋹之才人也。崇祯间,有请觇仙者,琼仙至,题云:“身轻不许风中立,腕白愁教月下看。”
 
  琼仙故能诗。同时有苏才人者,亦能诗,南汉宫中称大家,刘䶮宠之。至鋹时,有女学士十余人,琼仙其一也,与苏皆南海人云。
 
  王小姑
 
  王小姑,东莞石冈人。及笄,适陈氏子,无何,得疾不火食,日嚼梨枣饮水而已。殁经一日,颜色如熟寐。向夕,诸姊妹并立庭中,月色凄清,霜叶微坠,有物随风而至,灭于阶下,流香馥郁,冷然袭衣。诸姊妹曰:“岂小姑来惊人耶!”
 
  小姑微吟,若流莺出于叶底,就之弗见。良久曰:“世缘未尽,复来相对耳。”
 
  骨肉掩泣。小姑取架上巾为之拭泪,亲戚来观,婉娈如昔。每晓妆,皆见其衣紫绡,挽颓云,与近态异。因戏疾抚其臂,玉腕如冰。小姑怒,以钗刺之。兄举子,代命名曰栋隆,手制巾领与之,时时抱行空中,儿弗畏也。越数年,忽见身,与所亲泣诀曰:“缘尽矣。”
 
  倏然而灭。
 
  黄宾臣
 
  有黄宾臣者,字敬而,琼山诸生也。庚申七月,至高州,值天大旱,有司祈祷不应。宾臣曰:“凡求雨必得奇门真传。”
 
  或异其言,亟报有司往请之。宾臣使取竹片十二为令牌,及大锅一,黑雄鸡一,鹿脯五器以待。明日于观出寺为坛,宾臣服道衣,被发仗剑,于坛上步罡捻诀,以目视日,竟日不下一睫。明日申刻果雨,不甚大,观者称其术之神。曰:“未也。俟明日观之。”
 
  明日烈日如故,宾臣曰:“此劫数,非独高凉一郡为然,柰何!”
 
  有司以其左道讥之,宾臣愧甚。于是至发祥寺,登浮图,居第四重,上下左右悉以符箓封之。越三日,谓观者曰:“明午雨必至,但从东南来可保无事,否则当有性命之忧。”
 
  因作书与家人诀。明日未时,烈日中狂风大作,宾臣谓其仆曰:“雨从西北方起,不祥,尔当速去。”
 
  其仆甫下塔,霹雳一声,雨如注。有老人见一麻鹰,口含火丸,从塔第一重飞入,势甚可怖。须臾霹雳再震,远近闻硫磺扑鼻。驰视之,宾臣僵仆塔外,口存微息,鼻旁与右臂微破,一孔如针,血流不止,以沸水饮之,不受矣。高州人以宾臣为百姓而死,立庙祀之。
 
  北门邪
 
  自琼至崖,所历州县,皆杜北门不开。曩时,琼郡午后鬼入市廛,以纸钱贸物,核之仅灰烬存焉,于是皆试钱水中,验浮沉以别人鬼。有堪舆言:“宜杜北门,作真武庙以镇之。”
 
  有司如其言,鬼怪遂灭,故十州县皆效之。此甚妄也,北非鬼门也。鬼无形,随在可以出入,有司者尽人道以杜之可耳,何必门。故曰:“有道之国,其鬼不灵。”
 
  孝陈
 
  孝陈者,恩平文安寨人,不知其名。人以其始为女而终为男,不可以复女之,而掩其今之为男也;亦不可以竟男之,而掩其昔之为女也。于是但称之曰陈云。
 
  陈之为孝则何?曰:陈及笄时,以其父贫而无子,将如,北宫婴儿之所为,不嫁以养。其父强遣之,陈时时提持酒食,归饷其父。虽大风雨,崎岖山谷,豺虎之间弗少避。路有乌风大王者,祷之,祷已而哭,哭辄失声。痛其身之女,不幸而不为男,使其父老而无依也。一日匍匐坛前,见有山果随流,拾食之,得疾。
 
  迷闷数日,梦有人以刀截其下体而接以他体者,惊寤,则居然男子矣。其夫以闻电辉王将军,将军嘉叹,以为孝之所致,命麾下给养其亲。未几,文安寨破,蕃王得陈,怪之,配以女子,而使掌管鹿园,于是陈又为人夫焉。
 
  屈子曰:“甚矣哉!天固无不足于人,而人尝不足于天。人固无不足于人,而人尝不足于人。夫苟足于天,虽女而男之可矣。苟足于人,虽妻而夫之可矣,孝陈之事是矣。
 
  嗟夫!女而男之,非祥也,则在陈则祥;妻而夫之,非祥也,而在陈则祥,祥则复何怪之与有。”
 
广东新语最新章节http://www.bjhanyang.com/novel/guangdongxiny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书籍推荐:罗织经道德经传习录竹窗随笔汉宫春色荣枯鉴曾国藩家书大义觉迷录闲情偶寄清平山堂话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