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汉扬居 > 知识百科小说 > 东瀛识略最新章节

卷八·外纪

东瀛识略 | 作者:丁绍仪 | 更新时间:2020-09-10 19:29:09
推荐阅读:罗织经智囊全集道德经传习录竹窗随笔汉宫春色荣枯鉴曾国藩家书大义觉迷录闲情偶寄
  台湾水程最近惟福建。再则琉球,在台之东北,水程约四十余更。国王有三:曰中山、曰山南、曰山北;明时并入中山为一。其人多黑而髯,官以金银簪为等差;首以布
 
  帛缠之,紫黄为贵,次红,绿青为下。屋地多铺板,簟洁不容尘。无贵贱,皆着屐,入室则脱之。妇人无粉黛,下裳摺细而长,足不令显。司刑名、钱榖、访闻、朝贡之事者,有大夫、长史、都通事、法司、耳目等官。文字与中华同。窃盗辄加剖腹、劓剕之刑。赋法略似井田,王与臣民分土为食,有事始取于民,事竣即已。土瘠而贫,恒西贡中国、北附日本,藉贸贩取利。顺治初,投诚请封;后定二岁一贡以为常。其舟往往被风飘泊至台,官为给资,护送回国。
 
  台之北稍东,为日本国,距台湾水程约六十更;可至其国之长崎,去王所居京城尚二千余里。王不与政,守府而已;国事悉上将军(一曰关白)主之,故历代不争王而争上将军。人皆双姓,其单姓乃徐福配合之童男女裔也。福所居名徐村,墓在熊指山下。民多白晰,刚劲好勇。男子生,则授一利刃,出入佩之;有所争,辄以死相期。女美姿容,不施粉自白,鬓发如云,薰以沈、楠诸香,赤足着缺后朱履。屋地铺厚褥,入必脱履户外。服中国冠裳,习中国文字,而读以日音。官皆世官世禄,禄厚足以养廉,故少犯法。年举一街官,给赡养银五十金;街官者,犹中国之乡保也。通文艺者为高士,优以礼、免以徭而已,不能与高门比。长崎有大唐街,皆中华人所居。元世祖命舟师十万征之,覆于海,终元世未通中国。前明洪武二年,始贡马及方物;旋掠温州、蹂福建诸郡。自是屡贡屡犯,嘉靖、万历间肆毒尤甚;闾巷小民,至指以相诟詈。后又侵陷朝鲜国都,掳其王妃、王子。逮关白平秀吉死,乱乃已。盖其人外文秀而内狡谲,且强横不知耻,男女恒同浴。国朝威德远播,绝不与通,其技遂无所施。曾有西洋人诱其民习天主教,王与上将军觉,歼无遗类;铸十字架、天主像于衢,令人践之:故西人不敢履其境。
 
  朝鲜在台湾西北,本箕子所封国,扶余别种常居之。后改国号曰高丽,又曰高句骊,并新罗、百济二国有之,地益广。明初,李成桂继王氏自立,遣使乞封,始仍古号曰朝鲜。制度文字如中华。衣皆大领广袖,色尚白。男女貌文雅,士好吟诗。其南境釜山,与日本对马岛隔海相望;万历间被侵,国几亡。我朝未入关,率先归命;迄今朝贡不绝。人惮远贾,鲜与诸国通,间有渔舟飘荡至台,亦资给衣粮遣之归。
 
  在台湾西南,约水程八十余更者,为越南。秦属象郡,嗣名交趾,亦曰越裳;所都东京,唐交州都护府治所也。入贡我朝者,初为安南黎氏。其广南、顺化二道为西京,即古九真、日南地,世为阮氏割据,自号广南王。乾隆末,广南阮光平篡黎氏,谢罪乞降,传子光缵。嘉庆初,为黎氏甥阮福映破灭,兼有安、广二南地,称为黎氏复仇,并请以越南名国,仍修职贡。其官制、章服、文字,悉遵中国。人多矮黑,衣裳亦黎黑。小民皆贫苦,坐则席地;贵官坐堂皇,或解衣扪虱:其简率如此。有他国船进港,防范严苛,故商艘罕至。康熙中,其国大学士陈某尝遇风飘至澎湖。嘉庆时,潜遣舟师诈为盗,掠闽、粤、江、浙闲,阮福映立,始戢。
 
  由越南而南,为暹罗、缅甸二国,距台湾水程约一百四、五十更。暹罗,故扶南,古为罗斛及暹两国地,土沃产丰,为海舶市埠之最。国王威仪甚尊,出跨白象。其人形貌,与越南、缅甸相类。夫听于妻,妻与人私不为怪。婚则僧取女红贴婿额,称利市。性黠而勇,习水战。若陆战,树木栅甚坚,步步为营,同缅甸。文字亦与缅同。缅甸在唐称骠国,古朱波地。其赋税如中国法,以钱粮为正供,惟税饷别储内库。王甚富,衣服、饮食,仿佛暹罗。民矮小而健。女裙而不裤,不以苟合为辱,夏日多裸体。所都曰阿瓦城。二国皆朝贡以时,表文均以金叶为之。缅之南境有旷土曰马他班,本与暹罗战争,地久芜不治,今为英人所据。暹之东南,旧有满刺加国,明时屡入贡,又名麻六甲,民甚饶裕,后为法兰西所灭,据为属埠。别有彭亨、柔佛等国,见于明史。嘉靖间,又与满刺加均为葡萄牙人征服;崇祯时,复为荷兰所夺。今被英吉利人占据,名新加坡,距台水程约一百六、七十更。以其地产金,又名新金山。
 
  南洋各国,见于明史者曰美洛居、曰丁机宜、曰三佛齐、曰苏门答刺、曰婆罗、曰浡泥、曰爪哇、曰苏禄、曰吕宋,皆岛国也;明代曾梯航入贡。距台湾水程近者一百八、九十更,远者二百余更。闽粤商艘,时往贸易,人之留而不返者甚众。今惟苏禄与马辰二国尚存,余为西人胁服,设官莅治,无复拥号称国者矣。吕宋本蛮里喇,为吕宋人所据,明史误以吕宋本国之称称之,又误谓灭于佛郎机,皆非也。佛郎机即法兰西,吕宋即是班牙(一名西班牙),其本国同在欧罗巴洲,界于葡萄牙、荷兰、意大里之间,去中国甚远。今蛮里喇称小吕宋云。婆罗诸国与附近之万丹、葛、巴苏洛各岛均属荷兰,惟美洛居荷与法各据其半,三佛齐属于英,今名旧港。迤南相近,亦属于英之闍婆岛,则称下港。尚有地问岛,本荷兰分属,闻已并于英矣。岛人皆短衣、蓬发、跣足;英、荷诸国人衣饰,各如其国;中华人之在彼者曰唐人,衣冠未改也。唐人为荷兰推举为官属者曰甲必丹。漳州王大海柳谷海岛逸志言:葛巴之为甲必丹者皆富逾百万。其俗男不娶而女赘婿,女不裤而男皆裤,女不敷粉簪花而男鬓簪花,有病不服药而浴于河。赌博之风尤炽;荷兰税其什一之利,博徒灯笼大书“国课”二字,父兄到彼,不得约束子弟,以国课攸关也。其颠倒背谬如是。每岁中国商船运货往售,各岛之船鲜有至中华者;故土风与台番相似,而舟楫绝不往来。
 
  荷兰于明季曾据台湾,筑城以居;后为郑成功所败而遁。康熙闲犹入贡。人多深目隆准,发卷而红,故称红毛。其国在大西洋欧罗巴境,地极褊小,而好勤远略。自得南洋诸岛与南印度之孟迈、利未亚洲之大浪山等埠,日以富强;继而欲占台湾,未得,复为法兰西所逼,降服请盟;近又与北义部一名弥耳尼王不合,分而为二,国势衰矣。欧洲诸国,疆宇最大者曰俄罗斯,跨有亚细亚洲地,惟北接冰海,不毛之土居多。再则曰奥大里亚、曰法兰西、曰是班牙(即吕宋)、曰葡萄牙(一名布路斯,即广东澳门所谓西洋是也),再则曰日耳曼、曰南北普鲁斯、曰南北土尔其(亦跨有亚细亚洲地)、曰意大里、曰比利时、曰琏、曰瑞士、曰瑞典、曰大尼、曰英吉利;而推法、英二国为最强,盖与葡萄牙均于本国外兼占印度、利未亚洲、奥大利洲沿边境土,幅员遂广。英吉利处西北海隅,初止两岛;嗣得美利加大洲,势乃盛。逮美利加自立为国,几不能支,适得中西东三印度之孟加刺等处,由是复振。印度有五,古谓天竺,为佛所生地。欧洲人所奉耶苏,亦生其闲。北印度与西藏之廓尔喀、新疆之爱乌罕接壤,南印度为葡、法、荷三国属埠。印度所产阿芙蓉膏,俗名鸦片土,流毒几遍寰宇,台人嗜者尤多。人咸谓西国以此害人,而不知出自孟迈、孟加刺、皆佛地也。”
 
  海外诸国,荷兰而外,与台湾均不相及;而府志以外岛列诸篇末,盖台地远峙海东,莅其土者必环顾远瞩、了如指掌而后知所以守,知所以守而后知所以治。况五口通商以来,与昔之止准粤东贸易者情形迥异;而各国之离合强弱,又月异而岁不同,其可漫不为意哉!故亦以外纪殿后。今南洋诸岛,我有舟往、彼无舟至,西洋各国,则彼有艘来、我无舶去,台货则皆由福州、泉州、厦门三口转运,长此无变无更,是则台民之幸也夫。
 
  俄罗斯于康熙间即与我朝通好,并遣其子弟游学京师;盖以礼让为国,非若法、英诸邦日以逞强争胜为事者可比。比闻附近俄界之美利加北鄙与日本边境有归俄国藩属者,其风尚殆稍殊矣。南北美利加战斗频年,卒之北并于南,合为一国,其疆土几与俄罗斯埒。日本为诗书礼乐之邦已二千余年,其恶耶稣天主教特甚,闻近年一变离道,言语、衣冠、政教,无不西法是效,此则事理所不可解者。昔岁越南亦不容西人入境,后因法人拯阮光平于流离中,助其复国,始许法人行教通商;日人无是事也,其边土已属于俄,犹欲妄效西人自夸富强,独不虑诱之效法者将乘其敝而藩服视之耶?又闻欧洲昔推奥大里亚为盟主,以奥、法、俄、英为四大邦;乃南北普鲁斯新与日耳曼合,伐法胜之,遂崛起诸国间,自称德意志,与俄、英、美相雄长,摈法不复在列,奥亦拥虚名而已。不二十年,形势与前又易。今台湾已为通商口岸,各国纷沓而至,何以奠磐石于既安且固,是所望于知几之君子!辛未十一月又识。(婿钟保元校字)
 
东瀛识略最新章节http://www.bjhanyang.com/novel/dongyingshilu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书籍推荐:罗织经道德经传习录竹窗随笔汉宫春色荣枯鉴曾国藩家书大义觉迷录闲情偶寄清平山堂话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