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汉扬居 > 知识百科小说 > 东坡诗话最新章节

卷下

东坡诗话 | 作者:佚名 | 更新时间:2020-12-07 21:24:20
推荐阅读:罗织经智囊全集荣枯鉴传习录黄书道德经竹窗随笔汉宫春色杜骗新书夜航船
  东坡与山谷同访佛印,见斋头一册。山谷念其签头曰:参禅诀
 
  东坡曰:硬如铁
 
  佛印曰:谁得知
 
  东坡曰:徒弟说
 
  佛印曰:“休乱话。贫僧卧房,要起一个斋名,请学士道来。”
 
  坡公曰:“可名增通轩。”
 
  佛印曰:“何义?”
 
  坡公曰:增者增长智能,通者通畅释机。
 
  佛印喜曰:“就请学士挥毫。”
 
  山谷知坡公诮之,乃曰:“不要听他,此以四声调韵浃要□□:
 
  增怎赠贼,通统恸秃,轩显现歇。
 
  切到三个入声,乃‘贼秃歇’也。”
 
  三人皆大笑。
 
  佛印过访东坡,朝云时年十三,在旁供侍。坡公曰:“此女颇能对句,汝可出一对试之。”
 
  佛印曰:碧纱帐里卧佳人烟笼芍药。
 
  朝云即对曰:青草池边池和尚水浸葫芦。
 
  佛印又出一对曰:无山得似巫山秀。
 
  坡公对曰:何叶能如荷叶圆。
 
  朝云对曰:何水能如河水清。
 
  东坡留佛印小饮,适山谷亦至。未几,佛印告辞。坡公问:“甚事忙?”
 
  佛印答以:“小便忙。”
 
  坡公即行一忙字令曰:
 
  我有百亩田,全无一叶秧。
  夏时已将半,问君忙不忙?
 
  山谷曰:
 
  我有百筐蚕,全无一叶桑。
  春色已将半,问君忙不忙?
 
  佛印曰:
 
  和尚养婆娘,相逢正上牀。
  夫主门外叫,问君忙不忙?
 
  东坡又行一急字令,佛印曰:“请道。”
 
  东坡曰:
 
  急急急,穿靴水上立,走马到安邑;
  走马却回来,靴尖犹未湿。
 
  山谷曰:
 
  急急急,连箭射粉墙,走马到南场,
  走马却回来,箭头未点墙。
 
  佛印曰:
 
  急急急,娘子放个屁,走马到西市,
  走马却回来,屁门犹未闭。
 
  东坡与佛印游寺,见奉佛者罗列斋供,问佛印曰:“金刚身大,而斋供不及,何也?”
 
  佛印曰:“彼司门户,恃势仗威,有何功德而享斋供耶。”
 
  东坡作金刚诗曰:
 
  张眉弩目挺精神,捏合从来假作真。
  倚仗法门权借势,不知身自是泥人。
 
  又问:“观音持念珠,所念何佛?”
 
  佛印曰:“念的是观世音。”
 
  坡公曰:“为何自念佛?”
 
  印曰:“自古道,求人不如求己。”
 
  坡公作偈曰:
 
  南海观音真奇绝,手持串珠一百八。
  始知求己胜求人,自念观世音菩萨。
 
  时有盛度学士,仪貌丰肥。一日,入朝遇司马相公,急避朝廊。行路匆忙,喘息未定。坡公见而问曰:“何为而喘?”
 
  度曰:“适遇君实相公,趋避不及,是以喘息。”
 
  坡公曰:“相公问否?”
 
  度曰:“未也。”
 
  坡公去,盛度始悟。追骂之曰:“胡奴,以我为牛耶。”
 
  王荆公启事帝前,有虱游于须上。帝屡顾之。退朝,荆公问众学士曰:“圣上屡屡顾我而笑,何也?”
 
  或曰:“以相公须上有虱故耳。”
 
  荆公摸而将杀之。坡公曰:“不如放之,轼敢为相公判此虱:
 
  判曰:
 
  虮虱小物,辄敢循游相须。屡劳御览,论其遭际之荣,何可杀也。求其处置之道,或曰放焉。
 
  东坡与佛印,访徐都尉。适他出,遂游其园。入藏春坞,洞门深锁,山石崔巍,楼阁参差,如在天半。见其中有美数人,凴栏笑语。坡公遂索笔题诗于园墙之外曰:
 
  我来亭馆寂寥寥,深锁朱扉不敢敲。
  一点好春藏不住,楼头半露杏花梢。
 
  佛印和之曰:
 
  门掩青春春自铙,未容林下老僧敲。
  输他蜂蝶无情物,相逐偷香过柳梢。
 
  都尉回府,二人已去。见诗,极为叹赏,乃具柬约次日游园。日午未至,都尉候客良久,和前韵曰:
 
  藏春日日春如许,门掩应嫌俗客敲。
  准拟花前拼一醉,莫教明月上花梢。
 
  佛印斋中,有二古松。扶疏清韵,忽彼风折其一。东坡过访,佛印曰:“吾咏松诗已成一联,学士为我足之。
 
  龙枝已逐风雷变,减却虚窗半日凉。
 
  东坡续之曰:
 
  天爱禅心圆似月,故添明月伴清光。
 
  东坡在黄州,佛印来访,留宴雪堂,而官妓月素,适从外来。坡公问:“尔来为何?”
 
  对曰:“闻大人款客,故来侍宴。”
 
  坡公曰:“我有一令,道得出许坐。不然请回去。”
 
  坡公曰:
 
  酒又香,肴又馨,不唤自来是青蝇。
  不识人嫌生处恶,撞来楚上敢营营。
 
  佛印曰:
 
  夜向晚,睡欲浓,不唤自来是蚊虫。
  吃人嘴脸生来惯,楞腹贪图一饱充。
 
  月素曰:
 
  绮筵张,日将暮,不唤自来是月素。
  红裙一醉又何妨,未饮哽论文与句。
 
  东坡大喜,即令入坐。是夕畅饮甚欢,忽有斑鸠檐前闹噪。坡公出对曰:
 
  斑鸠无礼,山僧头上唤姑姑。
 
  佛印曰:
 
  白虱有情,少妇怀中叮奶奶。
 
  东坡与山谷,过寺纳凉。见一僧,头枕门限而卧。山谷曰:
 
  髡阃上困
 
  髡是僧,阃是限,困是卧也。髡、阃、困三字一音。坡公曰:
 
  钉顶上定
 
  钉、顶、定三字亦一音。二人为之大笑。
 
  东坡居翰苑,庭中有桧树一株。坡公因题其上曰:
 
  根到九泉无觅处,世间惟有蛰龙知。
 
  王荆公当国,创立新法,民多不便。乡民以纳青苗钱、免役钱及非马保甲诸役,使百姓日奔走于官府,而多误农工。坡公有感而言曰:
 
  赢得儿童语音好,一年强半在城中。
 
  荆公每试初就职者,必以判断合律为士。坡公曰:
 
  读书万卷不读律,致君尧舜终无术。
 
  荆公奏神宗,兴天下水利。由是近水之处,俱开筑民田。坡公曰:
 
  东海若知明主意,应教斥因变桑田。
  水利既兴,私盐禁绝,东坡公又曰:
 
  岂是闻韶解忘味,尔来三月食无盐。
 
  荆公屡闻而不悦,其门下吕惠卿、舒亶、李定等诬奏坡公,降知外郡,使之不得居政府。未几复诬以讪谤朝政,遂得旨逮坡公,至京师下狱,狱吏素知坡公之名,问曰:“根到九泉无觅处,世间惟有蛰龙知。是大人作否?”
 
  坡公曰:“然。”
 
  问下韵,坡公本未有,乃随口答之曰:
 
  天下苍生望霖雨,不知龙在此中居。
 
  狱吏敬服,事坡公如师。坡公自湖州赴京师下狱,惟长子苏迈随侍。坡公嘱之曰:“外面无甚事,每日送饭,须以肉。若消息不好,则送鱼。大不祥,则具鱼鲊以进。迈从之。在狱三月,旨未下。适苏迈有事他往,委一戚代送,而忘其嘱,误送鲊与鱼至狱。坡公虑不免,而绝无恐怖之意,惟伤不得见子由。遂作诗二律寄之曰:
 
  其一:
 
  柏毫霜气夜凄凄,风动琅珰月向低。
  要统云山心似鹿,魂飞汤火命如鸡。
  额中犀角奂吾子,身后牛衣丑老妻。
  他日神游定何所,还乡应在浙江西。
 
  其二:
 
  圣主如天万物春,小臣愚暗日亡身。
  百年未了须还债,十口无归更累人。
  是处青山可埋骨,他时夜雨独伤神。
  与君今世为兄弟,更结来生示(未)了因。
 
  吟时,狱吏潜知之,不忍隐,遂以上闻。神宗知而怜之,有释东坡之意。宰相王珪曰:“苏轼不可恕,毁谤朝政犹可。彼有诗曰‘根到九泉无觅处,世间惟有蛰龙知。’陛下飞龙在天,苏轼直拟为蛰龙,其罪大矣。”
 
  上曰:“被自谏憎耳,何于朕事。”
 
  有中书舍人王安礼,荆公之弟,奏曰:“自古圣君,不以语言谪人,愿陛下不须深究。”
 
  帝首肯而罢朝。因密遣人,探苏轼在狱怨否。须臾使者回奏曰:“苏轼在狱中酣睡,鼻息如雷。”
 
  帝曰:“朕知苏轼无他,但好直言耳。”
 
  帝入朝于仁宗惹圣曹太后,后问曰:“官家何事,数日不乐?”
 
  帝曰:“为苏轼语言毁谤朝廷,是以不悦。”
 
  太后曰:“非眉山苏轼乎?昔仁宗皇帝读进士策,喜动天颜曰:‘朕得二奇才,苏轼、苏辙是也。恨朕老矣,不能大用。遗留子孙,以为辅相。’遂设宴宫中,以庆得人。汝岂忘之耶。”
 
  因下泪。帝亦潜(潸)然曰:“明日即为释之矣。”
 
  果降旨,起轼为黄州团练使之职。后神宗崩,哲宗即位,改元元佑。英宗宣仁高太后临朝,特擢东坡为礼部尚书,端明殿学士,入对便殿。太后问曰:“卿前为何官?”
 
  对曰:“带罪黄州团练副使。”
 
  “今居何官?”
 
  对曰:“蒙恩新除端明殿学士。”
 
  太后曰:“何以至此?”
 
  对曰:“遭际太皇太后皇帝陛下。”
 
  太后曰:“非也。”
 
  对曰:“岂大臣谕荐乎?”
 
  太后曰:“亦非。”
 
  轼惊对曰:“臣虽不才,不敢以他途而幸进。”
 
  太后曰:“此先帝意也。卿在黄州,京中讹传卿病疫,光帝辍食而起,叹之再三曰:‘才难,才难,可惜,可惜。’遂罢席不食。每读卿文,尝叹曰:‘奇才,奇才,恨未及大用耳。”
 
  又言仁宗、曹太后之事,苏轼不觉恸哭失声。宣仁太后与哲宗,俱泪下,内使亦流涕。太后命坐赐茶,夜漏已深,太后命撤御前金莲宝炬,着内官送归翰林院。坡公焚香再祷,望阙叩谢天恩曰:
 
  列圣怜才眷匪轻,九重知遇重端明。
  金莲夜彻天街朗,奎璧光联映帝城。
 
  东坡历仕四十余年,所在仁风惠政。墨迹才名,震耀天下。凡行其片纸只字者,无不奉为至宝。每一游览,所至之处,或乞字,或求诗,纷纷不已。坡公曾不少辞,皆遂其所请而去。卒之日,阖城士民之相识与不相识者,皆望空设祭,祝公超升。而杭州尤罢市哭奠三日,爰立坡公祠于湖上,至今犹崇祀不绝云。坡公晚年,遨游吴会之地,殁于毗陵。
 
  琴操,乃钱塘名妓也,颇通佛书,解诗词,东坡爱之。一日,挟之同朝云游湖,坡公喜谓琴操曰:“我为大师,汝试参禅。”
 
  琴操允诺。坡公问曰:“何谓湖中景?”
 
  琴操对曰: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坡公曰:“何谓景中人?”
 
  琴操对曰:
 
  裙拖六幅湘江水,夜晚巫山一段云。
 
  坡公曰:“何谓人中景?”
 
  琴操对曰:
 
  随他扯学士,鳖杀鲍参军。
 
  琴操问于坡公曰:“弟子将来究竟何如?”
 
  坡公曰:
 
  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琴操闻言大悟,遂削发为尼,苦志焚修,遂成证果云。
 
  东坡晚年,又生一子,名迨。正值贬谪多难之时,坡公作浴儿诗曰:
 
  人皆养子爱聪明,我被聪明误此生。
  但愿我儿愚且蠢,无灾无难到公卿。
 
  东坡才名,震动四海。值子由出使大辽,其国上自君公宰辅,以及士子庶人,无不诵东坡文字。见子由至,举国之人皆拥济马前,问曰:“大苏学士如今在相位否?身安乐否?吾等生长外国,不获得识一面,今见天使,即吾师也。”
 
  皆罗拜于地,恋恋不忍去。子由感其兄名在天下而身在江湖,乃作诗一首寄之曰:
 
  谁传家集遍幽都,每被行人问大苏。
  莫把声名动蛮貊,恐妨谈笑卧江湖。
 
  东坡暮年,在毗陵(即常州府)养病,门人邵民瞻,具钱五百千,为师置宅。已择期,而未入屋。坡公偶尔步月,忽闻一老妇哭声甚哀。坡公曰:“异哉,此必有大难割之爱,触于心而然也。”
 
  遂推户而入,问其何为?老妇曰:“吾有居屋,相传百年,为子不肖,一旦售之于他人,所以悲耳。”
 
  又问:“所得之价?”
 
  答:“已偿债矣。”
 
  问:“屋在何所?”
 
  妇言其地,即五百千所售之居。坡公恻然曰:“吾幸未入室。原亦不久居此,不须屋也。”
 
  即取券,对老妇焚之。呼其子,奉母而还。自是,遂寄居门人之家。
 
  东坡晚年,谪儋州。子由谪雷州。山谷谪宜州。时相章椁孟,以子瞻瞻字似儋,雷字下似由,鲁直直字似宜也,故为分谪之。佛印将儋雷宜三字,疏解之曰:“儋字有人,子瞻不终于儋。雷字雨在田上,承天之泽,福未艾也。直字改宜,似盖棺之象,吾知鲁直其难免乎。”
 
  后来山谷果卒于宜州,子由果致高位,坡公奉召回,未至京殁于常州。坡公生于仁宗丙子,卒于徽宗辛巳,享年六十有六,赠资政殿大学士,太师尚书,赐葬祭谥文忠公。
 
  东坡之妹,名曰苏小妹。聪慧过人,博学强记,尤工诗词。每每与东坡唱和成帙。一日,坡公堂中会客。散后,小妹正在房内,整理衣裳。乃谓坡公曰:妹有一对,兄能对之否?”
 
  坡公曰:“说来。”
 
  小妹曰:
 
  哥哥堂上邀双月。(双月是朋字)
 
  东坡戏而答之曰:
 
  妹妹窗前捉半风。(半风是虱字)
 
  东坡面甚长,小妹又戏之曰:
 
  去年一点恓惶泪,今日才流到耳边。
 
  小妹额角稍突,俗谓之奔头。东坡嘲之曰:
 
  莲步未移香阁内,额楼先到画堂前。
 
  小妹以东坡胡须太多,又嘲之曰:
 
  口角几回无觅处,忽闻毛里有声传。
 
  东坡以小妹头奔,二目略深,乃戏之曰:
 
  几番拭目深难到,留却汪汪两道泉。
 
  时维初夏,绣球盛开,璀璨玲珑,甚是可爱。老苏学士作诗一律,才成四句,适有客至,因而辍笔未完。小妹到书斋,见父所题诗曰:
 
  天巧玲珑玉一丘,迎眸灿熳挽清幽。
  白云疑向枝间出,明月应从此处留。
 
  小妹见其诗未就,不假寻思,即续成四句曰:
 
  片片折开蝴蝶翅,团团围就水晶球。
  假饶借得香风送,不羡梅花在陇头。
 
  老泉送客回来,见诗,知是小妹所作,父子三人俱各称赏。自此,小妹才名,播传宇内,京师人作诗称之曰:
 
  文章华国是三苏,小妹聪明胜丈夫。
  借问古人谁得似,不羡班家有大家。
 
  诗末一句,盖言汉儒班彪女、班固、班超之妹,能作女诫,续汉史,才名重于当世,后适曹氏,人皆称为曹大家。今苏氏父子三人,又加小妹,可与三班大家齐名考也。自此京中豪贵之家,都来求亲。老泉一概不允,但要先选人才,方许议婚。有宰相王荆公之子王雱,年少多才。荆公闻小妹之名,特命堂候官,呈送王雱的诗集文章,与老泉观看。老泉将王雱的名字藏下,送与小妹,只说京中一位才子所作。小妹阅过而言曰:“俊逸清新,高华典丽。但是,意味深严,笔端溪刻,才裹藏锋,美中不足。”
 
  乃批四句于后曰:
 
  新奇(艹渗)丽满佳编,峻语危机透笔尖。
  能取科名如拾芥,恐妨刻削碍天年。
 
  批毕,送与老泉。老泉大惊,急将好语另批,转送相府,以他故辞其议。后来王雱十九岁,登科及第,二十三岁暴疾而亡。老泉始信小妹有先见之明,言之不谬也。
 
  秦观,字少游,扬州高鄅人。年十八岁,举于乡。上京会试,春闱未开。闻小妹之才,以诗文稿,呈于老泉,有求婚之意。老泉见其文词丰赡,不亚二子,命侍女送与小妹评之。小妹一见其文,大加称赏,言言赞美,字字精批。卷尾又批廿四字曰:
 
  今日聪明秀才,他年风流学士。
  可惜两苏同时,不然横行一世。
 
  其意,言秦生之文,除却两个哥哥,别人都比他不上。老泉见女批,大喜。命虞侯送与秦观,书中含有许婚之意。转是秦观定要及第后,方才议亲。又闻坡公尝笑其妹奔头、凹眼,心思小妹虽有奇才,而貌却丑陋,怎得见他一面。若不十分奇丑,亦不妨与他为婚。一日,打听小妹为亡母程夫人忌日,来白衣观音院焚香。少游扮作化缘道人,先至等候。只见一乘女轿,后拥前呼,跟随俱是苏府家人。少游知是小姐,偷眼一看,但见:
 
  目微深而含娟,额广白而柔腻。
  虽无十分姿容,颇有一天丰味。
 
  秦少游见了,心中暗喜,手持缘簿,深深一揖说道:
 
  “小姐有福有寿,愿发慈悲。”
 
  小妹随口答曰:
 
  “道人何德何能,敢求布施。”
 
  小妹礼拜毕,少游向小妹又曰:
 
  “愿小姐身如药树,百病不生。”
 
  小妹答曰:
 
  “随道人口吐莲花,半文无舍。”
 
  小妹说完,回身就走。少游又曰:
 
  “贤小姐一天欢喜,如何撒手宝山。”
 
  小妹答曰:
 
  “疯道人恁地愚痴,那得随身金穴。”
 
  苏府家人恶其缠扰,正欲发怒。忽见秦宅家僮叫道:“请官人更衣。”
 
  苏家人方知是秦少游,不敢冲撞,遂拥小姐上香舆而去。是科,少游高中一甲第三人,遂以及第之日为婚娶之期,赘入苏府,行花烛之礼。少游参拜神天与岳父母,大小二学士见礼毕,两队宫灯,一行鼓乐,迎接新贵人。来到后堂,只见大苏学士令侍女捧文房四宝,宫锦花笺,请少游咏催妆诗。少游一挥而就曰:
 
  巫山十二玉峰头,第一仙人结好逑。
  今日秦楼初跨凤,争看君子咏河洲。
 
  东坡赞曰:“真奇才也。”
 
  吩咐侍女,掌御赐金莲宝炬,送新贵人入洞房。将到洞房,只见门外齐齐排列着六个侍儿,簇拥一张书案,绣茵锦椅,兰麝馨香,上面铺好文房四宝,盘中设下三个酒器,乃是金爵、银杯、磁盏。另是三个丫环,手内持的是金樽、银壶、磁瓶。少游不解其意,傍边的老婆子道:“禀上新贵人,暂请少坐。小姐传命,不知新贵人才学何如,有三个题目在此,请新贵人看。如三题俱就,金模、金爵满饮三巡,请进洞房合卺。如猜得一个或两个,银壶、银杯满饮三巡,请在书房内少停,思索将未就者,俱要一一猜来。倘若三个都不能解,磁瓶、磁盏用三杯白滚水,请回翰林院读书三年,再请相见。”
 
  少游笑道:“好利害试官。既然如此,何不蚤些出题。”
 
  只见第一班侍女,取出一幅花笺,上面写的是一首诗曰:
 
  铜铁投红冶,蝼蚁上粉墙,
  乾坤无二义,天地我中央。
 
  题面写着,“暗藏四字。”
 
  少游想道:“头一句,‘铜铁投红冶’,红冶是炭冶之炉,铜铁投炉而化。第二句‘蝼蚁上粉墙’,蝼蚁必缘墙而上,分明是化缘二字。‘乾坤无二义’,道也。‘天地我中央’,人也。他笑我化缘道人。我若一直说出,就不是个作家。待我亦回他一首。”
 
  乃举笔题曰:
 
  化工何事把春催,缘到阳和花自开。
  道是东风原有主,人人不敢上花台。
 
  侍女传将进去,霎时传话:“恭喜新贵人,猜着第一题了。”
 
  第二班侍女,又取锦笺一幅,上面也是四句,隐着四个古人。诗曰:
 
  凿壁当年照读书,先生知道喜何如。
  爹娘隔户来窥看,不枉吾家千里驹。
 
  少游笑了一笑:“这四个古人,倒也个个相熟。”
 
  乃另取花笺,题诗四句以答之。“猜着我的,便是他的了。”
 
  诗曰:
 
  三顾茅庐访此人,(孔明)
  武丁入梦得贤臣。(傅说)
  圯桥进履兴炎汉,(子房)
  跋扈将军太不仁。(梁冀)
 
  侍女送与小姐,须臾又传出话来说:“恭喜新贵人,两场中式,只看末场何如。”
 
  第三班侍女,捧上花笺。说“三场极是容易,只须小小一个七字对儿可也。”
 
  少游曰:“七字对,不知对了多少,有何难事。”
 
  接来一看,只见上面写曰:
 
  闭门推出窗前月
 
  少游初看时,不以为意。念了几回,倒也有些难对。不觉的起身走下阶前,对着一轮皓月,满径绿阴,又有一个小小鱼池,回栏掩联,水月流光,十分可爱。少游目注清泉,口念对句,手作推窗之状。个想荼(艹縻)架外,东坡学士暗暗瞧见,见他推来推去,象个对不出的意思,欲要替他对了,又恐小妹闻之不准。不若与他一个暗中会意,遂拾起一块石头,往鱼池中打来,打得池水潺激,月光荡漾,恍如万片玻璃之景。少游原是聪明过人,触绪而悟,闪而对曰:
 
  投石冲开水底天
 
  少游写与侍女。传进未几。只闻房内细乐齐鸣,三班侍女满斟金樽美酒,各奉金爵,请新贵人饮中式酒。少游并不推辞,次第饮尽。两边笙箫琴瑟,簇拥少游,步入洞房,行合卺之礼。有诗为证:
 
  才人才女两相宜,三难新郎千古奇。
  不是探花秦学士,谁能对得女中师。
 
  从此,一双两好,夫唱妇随,彼吟此和,居然一对良朋,兼着大小二苏,兄妹郎舅,恰又是两双诗客。
 
  一日,少游与东坡小饮。
 
  东坡曰:“我有一谜,贤妹丈试猜之。”
 
  少游曰:“请教。”
 
  东坡曰:
 
  我有一张琴,琴弦常在腹。
  任君马上弹,弹尽天下曲。
 
  说罢,少游即明其意曰:“小弟亦有一谜,求大舅猜之。”
 
  我有一间房,租与转轮王。
 
  有时放出一线光,天下邪魔不敢当。东坡曰:“我二人之意,大略相似。且同到房中,送与小妹猜之,观其才思何如?”
 
  二人进房,各将谜诗递与小妹。小妹一见,便已解意,乃故意说道:“这两个谜儿,一时难猜。我也有个谜儿,请你二人猜一猜。”
 
  我有一只船,一人摇橹一人牵。
  去时扯纤去,来时摇橹还。
 
  东坡、少游一时都猜不着,三人各将谜儿写在一幅笺上。小妹又写道:
 
  三迷皆相似,文人逞化工。
  轻轻弹墨线,语意一般同。
 
  小妹解之曰:“大哥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少游的,少游的就是大哥的。也不是我们三人的,总都是木匠的。此谜乃是墨斗也。”
 
  三人一齐大笑。
 
  一日,少游回杨拜扫,小妹独留京师。不觉日久,少游寄有家报,于书尾附诗一首,乃是连理回文之句。
 
  小妹将诗递与东坡,东坡不解,小妹曰:“有何难哉,我念与兄听。”
 
  静思伊久阻归期,久阻归期忆别离。
  忆别离时闻漏转,时闻漏转静思伊。
 
  东坡曰:“吾妹大才,愚兄诚不及也。我二人何不各作一首何如?”
 
  小妹请东坡先之。东坡诗曰:
 
  赏花归去马如飞,去马如飞酒力微;
  酒力微醒时已暮,醒时已暮赏花归。
  彩莲人在绿杨津,在绿杨津一阙新;
  一阙新歌声漱玉,歌声漱玉彩莲人。
 
  佛印禅师闻知小妹善解回文,写了一篇连理转折诗,寄与东坡。诗曰:
 
  野野 鸟鸟 啼啼 时时 有有 思思 春春 气气 桃桃 花花 发发 满满 枝枝 莺莺 雀雀 相相 呼呼 唤唤 严严 畔畔 花花 红红 似似 锦锦 屏屏 堪堪 看看 山山 秀秀 丽丽 山山 前前 烟烟 雾雾 起起 请请 浮浮 浪浪 促促 潺潺 湲湲 水水 景景 幽幽 深深 处处 好好 追追 游游 傍傍 水水 花花 似似 雪雪 梨梨 花花 光光 皎皎 洁洁 玲玲 珑珑 似似 坠坠 银银 花花 折折 最最 好好 蒙蒙 茸茸 溪溪 畔畔 草草 青青 双双 蝴蝴 蝶蝶 飞飞 来来 到到 落落 花花 林林 里里 鸟鸟 声声 叫叫 不不 休休 为为 忆忆 春春 光光 好好 杨杨 柳柳 枝枝 头头 春春 色色 秀秀 时时 常常 共共 饮饮 春春 醪醪 酒酒 似似 醉醉 闹闹 行行 春春 色色 里里 相相 逢逢 兢兢 忆忆 游游 山山 水水 心心 息息 悠悠 归归 去去 来来 休休 役役
 
  东坡细看此诗,计二百六十字,一百三十对,竟解不出来。
 
  小妹曰:“有何难哉,此亦折卸玲珑之体。不过依我们连理之诗而作,待我读与兄听之。”
 
  野鸟啼     野鸟啼时时有思
  有思春气桃花发 春气桃花发满枝
  满枝莺雀相呼唤 莺雀相呼唤岩畔
  岩畔花红似锦屏 花红似锦屏堪看
  堪看山山秀丽山 秀丽山前烟雾起
  山前烟雾起清浮 清浮浪促潺湲水
  浪促潺湲水景幽 景幽深处好
  深处好追游   追游傍水花
  傍水花似雪   似雪梨花光皎洁
  梨花光皎洁玲珑 玲拢似坠银花折
  似坠银花折最好 最好蒙茸溪畔草
  蒙茸溪畔草青青 双双蝴蝶飞来到
  蝴蝶飞来到落花 落花林里鸟声叫
  林里鸟声叫不休 不休为忆春光好
  为忆春光好杨柳 杨柳枝头春色秀
  枝头春色秀时常 时常共饮春醪酒
  共饮春醪酒似醉 似醉闲行春色里
  闲行春色里相逢 相逢兢忆游山水
  兢忆游山水心息 心息悠悠归去来
  归去来休休役役
 
东坡诗话最新章节http://www.bjhanyang.com/novel/dongposhihua/,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书籍推荐:罗织经荣枯鉴传习录黄书道德经竹窗随笔汉宫春色杜骗新书夜航船厚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