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汉扬居 > 世情文学小说 > 巢林笔谈续编最新章节

●卷下

巢林笔谈续编 | 作者:龚炜 | 更新时间:2020-08-14 22:24:40
推荐阅读:世相物语隔帘花影格萨尔王传龙阳逸史醋葫芦杀死一只知更鸟善恶图全传夜总会里的五个人我的前半生银灰色的死
  ◎读性理书
 
  性理书,历周、程、张、朱诸大儒,已透辟无遗蕴,后人读其书,守其说,尽得性分以内事,无欠缺足矣。王文成公一生,可谓尽得性分以内事,无欠缺者。只缘多其词说,反滋拟议,世之伪君子,尽有假谈性理,冒得道学名者,尤不可不察也。
 
  ◎李德裕
 
  唐自贞观、开元以后,政治无过于会昌。卫公之卒,宜书“故太尉卫国公李德裕卒”,以表其相业;不然,或书“崖州司户”,以讥当时执政者之倾轧。宣宗之信谗,而《纲目》削其官皆不书,释之者曰:以党祸未解也。夫牛、李之党,人孰不知有君子小人之辨哉?知牛党之多小人,则不得以党祸罪德裕矣。元、绍圣之际,君子未尝议司马公也。
 
  ◎静领得趣
 
  炉香烟袅,引人神思欲远,趣从静领,自异粗浮。品茶亦然。
 
  ◎撤帘下帷
 
  内室之施帘帷尚矣,移之厅事看戏,移之户前看张灯赛会,久已成俗,然犹不失障蔽之义。近闻吴趋有并此撤之者。
 
  ◎先祖匪人
 
  《毛诗·四月》章“先祖匪人”句,愚意作先祖匪犹夫人也解。
 
  ◎十二戒
 
  古之箴言者,曰兴戎,曰阶厉,曰起羞,曰生后,至括囊针口、远佞放淫,详哉其言之矣,不假樵一二谈也。乃有乘于人之所易忽,而发于心之所不及觉,矢口而出,造业无穷,约略十余条,举为炯戒。
 
  逢人骨肉之诉,而漫插一语,缘以增怨增嫌,衅不自我,而隙深由我。其所当戒者一也。
 
  闻人闺阃之私,而微逗片言,以至传一传十,谤不自我,而声溢由我。其所当戒者二也。
 
  见人词讼,而稍参末议,虑非不周也,而此之得计,何以处彼?有阴受其祸者。其所当戒者三也。
 
  见人交易,而偶谈价值,意非不公也,而卖者之情急于买者,有难言之隐焉。其所当戒者四也。
 
  文字之工拙何常,瞥见而转述其短,至造就改观,而名犹锢于前诋,为害岂浅乎?其所当戒者五也。
 
  赋形之妍媸何别,当前而戏嘲其丑,倘采择有人,而事或偾于偶绰,抱憾何穷乎?其所当戒者六也。
 
  高谈雄辩之余,不检者容有失误,而于广众中攻其破绽,使人神蕊而形茹。其所当戒者七也。
 
  交游声气之场,务名者岂无过情,而于谈谐间证其伪假,使人声销而价减。其所当戒者八也。
 
  人以无能滥竽,正欲借人包荒,而或出一精察之语,使彼无可容身。其所当戒者九也。
 
  民以末技丐食,亦属无计谋生,而或沮以老成之说,使彼缺一饱饭。其所当戒者十也。
 
  谑言即不为虐,而轻浮失其长厚,终非积德之源。其所当戒者十一也。
 
  绮语非不怡情,而心志缘以沉迷,即为导邪之路。其所当戒者十二也。
 
  凡此皆冲口易犯,驾驷难追,而人心风俗之厚薄系焉,亦祸福灾祥之机所由伏也。我同人其三复之乎!
 
  ◎读古文能中节
 
  予于后俊中,极许李凤诏为知音,以其读古文能中节也。
 
  ◎置身画图中
 
  常思遍游名山水,而阻于无事之忙,限于不足之力。今老矣,虚愿难酬矣!披览名人图画,恍若置身其中,亦可少补游屐所未至。
 
  ◎金世宗元武宗
 
  金世宗感昭德皇后之节,终身不复立后;元武宗兄弟之让,皆极人伦之至,而为三代以后谊主之所难。书之史策,感人正复不浅。
 
  ◎妹倩招游西湖
 
  妹倩严效羲曾有西湖之游,招予同往。予曰:“西湖烟景,梦寐不忘。有尊舟之便,不须办得游资。君于西湖为客,仆视君直西湖主人矣。”
 
  已,予病发不果。效羲没,常念此情不置也。
 
  ◎吕蒙与秦桧
 
  关仁勇至大至刚,阴谋或不及防,故白衣摇橹,吕蒙得袭其后。岳忠武至纯至粹,诏令终不忍违,故金牌猝至,贼桧得售其奸。天不欲汉、宋复兴,生此二贼,千古恨事!或疑各为其主,吕蒙不得例秦桧;不知仁勇之生死,汉室之存亡系焉。亡汉之罪,孙权不逭贼名,蒙之坐贬奚疑?
 
  ◎武王封箕子
 
  箕子去之朝鲜,故武王即以朝鲜封之,而迂儒遂疑武王有防箕子之心,置之外徼,此真小人之腹也。
 
  ◎金仁山善辩
 
  金仁山先生识力极高,如《西伯戡黎辩》,以戡黎事属武王;《微子不奔周辩》,以面缚事属武庚。皆足以破后世之惑。
 
  ◎丁祭
 
  向传丁祭至虔者,炉烟结篆,有使子路来享、子贡来享等字。又闻我吴文文肃公震孟祭圣,圣座前放大光明,悬如星斗,直是夫子亲临,不仅遣贤来享矣。今乾隆二十二年,学使李公因培案临我邑,时值秋丁,预令所司整饬祭器,亲率诸生演习礼仪,临祭严肃,亦数十年来所未有。公又于新进外,取备卷童生充圣庙佾生。
 
  ◎社仓厉民
 
  事有名为利民,而其实厉民者,今之社仓是已。周制,县都各有委质,以待凶荒。自汉至隋唐,常平义仓迭举,其犹有古之遗意欤!日久弊生,朱夫子已极言之矣。今上乾隆七年,江苏徐中丞倡立社仓,勒写两邑谷数千石,归县勾稽;而以粮户之有家者点充社长,轮转交代,以致出纳弊生。惧累者多不愿任,承办吏益复多开户名,索钱免点。于是任社长者靡有不空,空则扳连亲族,贻累无穷。比年岁不登,试问社谷有一粒在民间否?为法不善,可为太息!金华社仓记云:“王氏青苗,本意未尝不善,弊在以县不以乡,以官吏而不以乡人士君子也。”
 
  我乡旧有同善会,建立社仓,其始付托得人,贫民颇沾实惠;以后交代日非,此举遂废。世情多伪,即所谓乡人士君子,亦似难信,在官在乡,均无善术。迂愚之见,不如以社仓谷附贮官仓,备民间旱潦浚筑之费,是或一道。空名滋累无为也。
 
  ◎阴德
 
  《隋书》隐士李士谦云:“阴德譬犹耳鸣,惟己独闻,人无知者。”
 
  此论阴德最精。
 
  ◎科试改表为诗
 
  予前拟作《试士说》有“表多浮词,不若诗之可以道性情,歌功德,且声律既谐,骈体不患不工”等语。近奉旨改表为诗,草茅愚见,亦竟有适合者。
 
  ◎片言偶合
 
  予尝诣学宫看廪保先生保结,其时朱有成带醉容于忙中趋而揖予,连呼“海内第一知己”,予愕然。有成握予手曰:“君不忆三年前批阅拙文乎?”
 
  予曰:“读君试作超妙,可冠场,抑置二等,尔时殊不平,僭评数语,恐未当。”
 
  有成曰:“惟其字字中肯,所以日夕不忘;不然,朱大传岂好谀者哉?”
 
  片言偶合,深入感叹如此。
 
  ◎老圃初志
 
  予少时联句郊园,有“有莱一畦忘世味”句,尔时即慕斯境,以农圃老,初志也。
 
  ◎茧园
 
  茧园鬻于邑庙,人多惜之。然原始要终,有不幸之幸焉。茧园,即春玉圃,在叶文庄公居第之东,公之元孙孝廉恭焕,焕孙水部国华,并敦风雅,相继创辟。其竹木泉石,蔚然深秀,其堂曰“大云”、曰“小有”,其亭榭曰“烟鬟”、曰“霞笠”,其轩曰“据梧”,其阁曰“樾阁”,其径曰“绿天”。雕栏萦绕,缀景如画,洵东城胜地也。前后几二百年,士大夫觞咏不绝,不可谓非盛且久矣。邑乘以名园志者,不下数十,今皆荡为冷烟,惟此为鲁灵光殿。且地近试院,苏太人士之来试于昆者,靡不游息其问。一溯园之所自,而知文庄之遗泽,至今未泯;藉神庙以永垂不朽,岂非斯园之甚幸欤!
 
  ◎以父母礼事外舅姑
 
  先业师朱维英先生无后,婿周鲲庄振邰以父母礼事外舅姑。先生没,迎外姑陈夫人养于家,并嫁其季女,居心厚矣。而鲲庄亦竟以无后终,天道洵难知哉。
 
  ◎妻死记异
 
  山妻王氏,以六十一岁终,颜色槁悴久矣。其敛也,忽端好如少时,举体甚轻,异哉!予闻重者沦坠石不上举,轻者飞越云不下沉。举体轻,当得好处去矣。氏方数岁,外舅丰城公请名于乩仙,仙大书“琼林”二字,知其根气本清,一生虔奉二氏。发病之夕,犹燃灯香,诵经更余,至痰壅而止。呜呼,此其所以致斯异欤!
 
  ◎邑中花卉
 
  邑中花卉之盛,今惟观庙矣。太乙殿之老梅、碧梧,道院之绣球、牡丹,昆庙四美亭之桂花,皆可观。马鞍胜迹久湮,四美亭遂为山间最佳处。
 
  ◎不知死从何去
 
  生从何来不必问,不知死从何去?一生以花月为命,脱不得仙,化作花间蝶、月中蟾,亦不恶。
 
  ◎原妒
 
  人皆以妒为妇人病,《国策》不曰“妒者情乎”?以情而妒殊可原,黑心符只做得一面文字,予持论极平,作《原妒》云:“人之生也,不能冥情以处,而夫妇人伦之始,情尤深焉!妇人从一而终,情何如其专也!使为之夫者,亦由敖由房,坚其偕老之思、同穴之誓,岂非闺房之福,妒何从生?惟是士也罔极,二三其德,或赋ィ彼,或歌期我,始之如胶如漆者,渐且有有溃。于是以爱夫之心,激而怼夫;终亦不忍竟置其夫,因迁怒于所爱所私之人。而所爱所私之人,又或工掩袖之谗,使狂惑迷乱者,虚恭而实怨,外惧而内猜,转辗以成妇之恶名。究其所以被此名者,特迫于情之不能自已耳。是夫负其妇,非妇负其夫也。而世不察,概目为狮子吼、胭脂虎。夫果如狮如虎,我亦不能为妒者贷,然所以酿此狮虎者,又不能为其夫宽。天下之至近者,莫如夫妇,平日之云为动静,讵不知其性之刚与柔、乖与和乎?逆知后之必不可制,正不当撄其所忌,而姑以渔色者一尝试之,卒之累已累人,其责不仍在夫哉?故召妒酿恶,其夫皆不得免于罪。而妒有差等,处分亦自有别,其甚至于狮虎者,暴戾恣睢,本属情外之物,不可恕。而不至如狮虎者,怒言怒色,只由情之所激,故可原。夫天下情外之物不常有,大抵激于情者多耳。自有此原,不独召妒者自反知悔,即妒者亦且心平气和,未始非疗妒之一术也。”
 
  ◎业报
 
  有乡民铸一铁叉而钅至其柄尾,刺解两用,戕贼物命不数计矣。一日渡桥,见一大鲤,奋叉直刺,失足堕河,而柄尾之锤倒刈其颈,身首异处。业报之奇如是哉!
 
  ◎杀兄放火发于幼儿
 
  邑有凶民吴才,杀兄放火,嫂及侄女皆灰。一侄方数岁,蛇行出槛下,奔告其舅,报官刑讯;供与保正协谋,患兄常作偷儿故也。狱上,剐才于市;保论斩,而先已毙狱。此事发于数岁之儿,且出诸烈焰中,岂非天哉!
 
  ◎陆孙评湖山记游
 
  陆罗源评予《湖山记游》云:“笔墨间无非香气,町畦外别具炉锤;极才子之能事,销骚人之怨思。予尝读其游黄山诗,知其山水兴本浓,故于斯记不禁欣赏。孙正凝谓绝似《水经注》。”
 
  ◎鹿善继非凡人
 
  周忠介公识鹿公善继于白须过堂时,谓天下岂少乌须药?此公独存本色,不避时忌,定非凡人。公之留心相士如此。鹿公后殉国难。
 
  ◎三十年前雅贶
 
  癸丑三十初度,妹倩陈篁屿以竹刻仙人暨盆树四种为寿:一桧尖,一迎春,一山桃,一黄杨,并有佳致。今又三十年,仅存黄杨、桧尖二种,亦以不善剪裁,蔓非昔观矣。然犹幸留此,以表雅贶。
 
  ◎王阮翁轻信不稽
 
  王阮翁问亦轻信不稽,随手撰记,如会稽诸生徐蔼病瘕死,死时云见一白衣少妇,以蔼为张睢阳公后身,妇即公杀以享士之妾,寻之十三世,始得报复云云。试思公之精忠大节,睢阳之人感激而为公死者,不知凡几,宁独一妾?使妾死而公屈身以生,公诚无辞于妾。公死于忠,妾义不得独生;死于守城之日,与死于公死之时,先后一间耳。若以前死为恨,设公不杀妾,妾其偷生于城亡之后乎?报复之说,使死义之妾负不义之名,是诬妾之甚者也!公尝显灵于正德年间,自叙归天之后,押案东岳,侍直蓬莱,为景佑真君,为忠烈大夫,其在天之灵赫赫也。即使应运下降,亦必命世大贤,而乃以一病措大当之耶?是又诬公之甚者也!昔晦师为诸生时,应试江阴,亲见一生以慢公击死。以此按之,诬公者危矣!
 
  ◎做官做家截然两事
 
  做官做家,截然两事,并而为一,不祥莫大焉。
 
  ◎师子林
 
  吴城之东北隅,有师子林。地以林名者,有竹万竿成林也;林以师子名者,缘竹外多怪石如狻猊状也。相传为贵家别业,未详其所自始?殆如孙承佑之占胜沧浪,后得苏子美而始著者欤?元至正二年,有天如禅师之弟子建寺于此,赐额“菩提正宗”。于是以“含辉”、“吐月”、“立王”、“昂霄”名其峰,以“小飞虹”名其桥,以“卧云”名其室,以“立雪”名其堂,以“栖凤”名其亭,以“指柏”名其轩而柏曰“腾蛟”,以“问梅”名其阁而梅曰“卧龙”。凡诸品题,并饶韵趣。又有名公钜笔炳著其间,如欧阳承旨序其胜,倪高士、高太史辈赋其景物,以视南城之沧浪亭尤称瑰伟绝特焉。几百年来兴废不常,恭逢銮舆巡幸,焕复旧观。不然颓废于荒烟蔓草中,宁惟不得与沧浪竞爽,即其名亦几几乎湮没不传矣!予既幸斯林之遭际,因叹凡物之瑰伟绝特,不能自致其美以芜没空山者,为不少也!
 
  ◎巨石落水
 
  庭前双桂颇高,负风有拔势,思得巨石镇之,适孙氏废园有六角花台石四块,腠合如两大盆,每块约重二千余斤,予值售之。一庸匠载以小舟,舟覆石落,用三十余人,力挽累日始起。
 
  ◎作传须如绘像
 
  为人作传状志铭,须如绘像肖其人方好。即加修饰,亦须存四五分真面目。今人只雕一具足好相,逢人便印耳。子孙无不乐道其祖父,然亦必予之以可受。
 
  ◎史记好本
 
  《史记·秦本纪》黼黻字左边本从字,裴龙驹云:“《史记》有此等字,乃为好本。”
 
  今《史记》有此字者绝少。
 
  ◎临文持扯
 
  临文而ㄎ扯类书,常有自构文字,而叩之不得其解者。
 
  ◎高文襄题覆海忠介被谴疏
 
  高文襄题覆海忠介公被谴疏,有云:“伏乞优容候用,许令陶镕,正直而济以中和,刚方而文以礼乐,将来建竖,必有胜于今日,不止为一节之士。”
 
  为忠介作进步语,极于粹精,合着我朝汤文正公所造。
 
  ◎不必仕不必不仕
 
  苏文忠《灵壁张氏园记》:“古之君子,不必仕,不必不仕。必仕,则忘其身;必不仕,则忘其君。”
 
  是极有斤两语。下譬之饮食,适于饥饱而已,便是写滑语。
 
  ◎郗选能熟读左传
 
  郗选初见予,年才十四五,便有欣慕之色。后欲执贽于予,予力辞之而之读。古友辈中能熟左氏全传者推此,亦太原镂之选也,而无如其遭际不偶何!
 
  ◎年来懒入骨
 
  年来懒入骨,几几着衣吃饭,亦觉多事;惟与书卷有缘,清谈有兴,花月山水有情。
 
  ◎宋玉才
 
  王鹤书尝称宋玉才不二色,伉俪并饶清韵;每当月夜,尝玩联吟,必俟月沉而后睡。果尔,岂尘世中人耶?玉楼召速,亦其所乐赴者欤!
 
  ◎银工出宰相
 
  银工出宰相,世俗以为美谈。不知此银工,乃宋奸相李邦彦父李浦也。昔人谓朱温称帝,重累朱诚之五经。予以邦彦之为宰相,虽贱如银工,亦当以为大辱。
 
  ◎李荆山赠诗
 
  “羸马萧然路建章,十年烟雨忆吴阊。得亲仪羽鸿盘远,却逐氛埃蝶阵忙。泥劫永怀怜国士,石田宁解笑荒庄。别来为问云亭彦,草绣瑶阶字几行?”
 
  此宁都李公荆山赠予诗也。公出先君门,故有荒庄之谦,风致飘逸,迥异时下投赠。
 
  ◎葛韶九
 
  交亲零落,常切逝者之思,有贫苦而能全其傲者,表兄葛韶九其人也。性孤耿,不肯受人颜色,遇势利人辄避。喜棋酒,能鉴别书画;作诗必沉思苦吟,不落俗调。尝于寒夜共饮小斋,酒后剖西瓜相饷,诘朝别去,见桌上遗诗一绝,有“殷勤捧出非无意,一片冰心沁我肠”句,其风致可想。子庄亮,补诸生,有名。
 
  ◎柴葵阳
 
  柴葵阳长予四岁,须鬓皓白,俨然自居长老。“予先与令尊为忘年交”,戏称为“小友”,因此小龃龉。然其古貌古心,固知其非世俗人。寻自讼其儇也,后见予所著记序文数篇,时方患疟,抄录不辍,谢予曰:“君他日吴中文献也。”
 
  其去世前一月,简予犹谬称不置。
 
  ◎陈检讨集
 
  今世盛行《陈检讨集》,陈固才子,予却嫌其才太多而不知所裁。才多,则捃摭富而益浮;不知所裁,则语无分寸,施受俱不能无愧。作俑虽由于昔人,而滥觞实至此而斯极。
 
  ◎孤栖村墅
 
  村墅孤栖,柴门静掩,虽少韵人清话,亦免俗物填う。
 
  ◎烟瘾
 
  饥则思食,渴则思饮,人生莫此急矣。烟草一物,无与饮食之数,何以系人之思,更甚于饥渴?长洲韩宗伯烟酒并嗜,或问公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公沉吟半响,曰:“去酒”。
 
  ◎疑檀弓失实处
 
  曾子养到之器,必无疾言遽色。尝疑《檀弓》所载失实。如子游裼裘而吊,礼未行而遽讥之,后乃引过,殊少蕴藉。子夏丧明节,斥名数罪,辞色亢激,朋友责善,当不尔。
 
  ◎张肇生
 
  老友中吾敬张肇生,为馆师有品,为廪保雅道。
 
  ◎陆清献息讼示
 
  往见村民言及官吏,俱有怖色,此风最好;今则不然。家小裕,便与胥吏亲热,遇细故,辄控吏一二事,遂视公庭如熟路。乡村如此,城市可知,案牍之所以日繁也。昔陆清献公两治剧邑,几于无讼。其在灵寿时示息讼云:“健讼之风,最为民间大患。欲争气,则讼之受气愈多;欲争财,则讼之耗财愈甚。即幸而胜,亦成一刻薄无行之人,况未必胜耶?且如有一事,我果无理,固当开心见诚,自认不是;我果有理,亦当退让一步,愈见高雅。与其争些些之气,何如享安静之福?我愿尔民为耕田凿井之民,不愿尔民为匍匐公庭之民;但愿尔民为孝友睦姻之民,不愿尔民为便给善讼之民。”
 
  语既透彻,而一种慈祥恺悌之意,溢于言表。若作格言刊布,家悬一纸,苟有人心者,未始不可感格,亦拯浇之一助也。
 
  ◎国朝诗选奉旨删辑
 
  长洲沈宗伯进呈《国朝诗选》,奉旨删辑:凡明臣而仕本朝者,都不入集。圣主重文教,励名节,不独操觚家知所法则矣。前修《江南通志》者,盛称洪承畴诸臣,亦义在必删,是所望于续修者。
 
  ◎毋得作威陵士
 
  学宪梁公试太属童生时,太提调邵公点名,颇加声色,公传谕毋得作威陵士,邵有惭色。人谓只此便见邵非科目,梁公之为状元也。予曰,以公之贤,但以状元重公,浅矣!
 
  ◎朱注诗经
 
  读朱注《诗经》,必兼读古序,朱子注《四书》数易稿而后定,诗注恐未是定本。陈止斋尝讥其以千七百年之彤管,与三代之学校,为淫奔之具,偷期之所。朱子闻之,即移书求其诗说,盖亦自疑其未尽,的有参考之意。以是知朱子于诗注正需斟酌,未始不如《四书》之详慎。其或著述殷繁,而岁月易逝,有未及尽订正欤?独怪止斋承朱子之问,何不直抒所见,而但以未注诗答之,殊负朱子一片虚怀,前此讥评,亦徒费饶舌耳。
 
  ◎洛蜀分党贤者之累
 
  孟子之时,杨、墨之言盈天下,圣道几熄,故孟子不得不辨。后儒一宗孔、孟,不过意见微有不同,何必互相攻击?愈攻击,则意见愈生;洛、蜀分党,终不免为贤者之累。
 
  ◎王飞藻拔贡
 
  旧例选贡,分县合选一人,今得广额,特恩也。外间多拟顾开基、王飞藻两君,皆以世家能文,而顾尤宿学。科试案发,顾复第一,连前三领案矣,外议愈稳;及出贡榜,新邑拔王,而昆山之顾竟出意外。王君先受知于邑令康侯(名基田,山西名进士),侯改调昭文,恐其艰于膏火,携之去,故其业益进。侯喜造就人材,其莅新时,建玉峰书屋。
 
  ◎崇祯有亡国之罪
 
  明怀宗言:“朕非亡国之君,诸臣皆亡国之臣。”
 
  甚矣,其自恕也!孟子曰:“不信仁贤,则国空虚。”
 
  又曰:“不用贤则亡。”
 
  皆专责其君之词也。崇祯朝,未尝无仁贤,而信之不专,用之不久,则偾事之小人日益进,而国亡矣。此所谓虽有善者,亦末如何之候,而概责之曰“诸臣皆亡国之臣”哉!且亦思用此亡国之臣者谁乎?奈何其不自反也?故帝之贤,贤在死社稷,而言乎亡国,则不得但诿罪于诸臣。
 
  ◎改文之法
 
  为初学改文,其法在申其未申之旨,达其未达之词,通其未通之线,接其未接之榫,传其未传之神,足其未足之气;呆板则启其灵机,径遂则导之层折,单薄则加以衬托,枯竭则生以波澜,夹杂则芟其芜词,累坠则镌其赘字,ぃ弱则振以健笔,俚俗则泽以经腴,蹈虚则益以精实,太实则提以翻空;因题体而绳墨之,就思路而引伸之,即文境而开拓之。昔先业师朱维英先生能尽其妙。
 
  ◎昆邑人才
 
  我邑人才蔚起,而黄律阳兼诗文书画,尤其表表者也。
 
  ◎寿狗喜虫丧鬼
 
  庆贺吊之施于年亲世契,礼也。匪其俦类,瞰富者而仆仆往拜,国人皆贱之,有寿狗、喜虫、丧鬼之目,始于无藉子,浸假而至绅士,猥极矣!然昔之富人,犹厚礼以招绅士,而引以为荣;今之绅士,或轻身以希微利,而反以取厌。呜呼,尚忍言哉!
 
  ◎好物不坚牢
 
  吴中后来之秀,断推刘企山潢,两应召试,皆第二等第一。今春圣驾大巡,潢已不及试矣,惜哉!予前极叹常熟宋玉才之才焉而夭,既又伤元和朱邓云如宋,今又悼刘,四十余年来所见诸名士试卷多矣,此三人,实为隽异,而皆不得年,洵乎好物不坚牢也!
 
  ◎孙登标南闱第一
 
  我昆国朝解元王太史哲生,中顺天第一。莱州戴汝槐迁此,中山东第一。南闱自故明李太史胤昌以后无人,今科孙登标继之,于邑有光。
 
  ◎朱丽苍不寿
 
  诸生朱丽苍,试必高等,年未壮,而从学者已盈门矣。其父有亲威间嫌怨,能以至诚调解,和而益亲。邑中施棺局之设,亦与有劳焉。如此人而不寿,可胜悼惜!
 
  ◎嫁娶恶习
 
  《汉书·地理志》载燕俗嫁娶之夕,男女无别。今江浙间有嬲亲之俗,亦何以异此。又闻山左州郡有所谓讨喜者,秽亵益复不堪。士大夫生圣人之世,处礼义之乡,有此恶习而不知革,亦可怪矣!
 
  ◎岁科考绩领案最多者
 
  名士所争,尤在岁科考绩,所知领案最多者,太仓唐吏部东江九次,我邑刘司训湘洲六次,长洲沈宗伯归愚七次,宝山朱贡士觐八次。吏部与宗伯皆晚遇,吏部寿过九十,宗伯今将百岁,未艾也,其孙方应童子试,推恩钦赐举人。
 
  ◎上元灯彩
 
  上元灯彩,春社梨园盛象也。升平化日,不可无此点缀,老民近患尥掉,有必鼓兴往观。
 
  ◎校字难
 
  陈眉公极言校字之难,始不谓然。小有著述,已对过数次,付梓而误字叠出。过来人语定不差。
 
  ◎世人只爱离乡草
 
  诗云:“惟桑与梓,必恭敬止。”
 
  而世人只爱离乡草。
 
  ◎曹公试士
 
  学宪曹公试士,如春气嘘物,其词令谦冲,亦自来未有。
 
  ◎沈敬亭
 
  沈敬亭先生之为名宦,为乡贤,微论舆情允协,即在祠诸公当亦虚左以待。
 
  ◎简用举人
 
  国家体士至矣,今奉恩旨,又疏通举人,一时简用者至二千人,自古无此旷典,士之报礼宜何如也?
 
  ◎上谕褒前朝忠义
 
  上谕词臣:“隆武诸藩,皆前朝支属,不得加以伪字。吏可法、黄道周诸臣,正当褒其忠义。”
 
  圣人至公无我之思,教孝教忠,万世瞻仰。
 
  ◎李荆山衡鉴不爽
 
  壬午春寓郡城,有金匮王君名宽者,来访昭儿,予见之,极赏其秀拔;今成进士,出光禄卿李公荆山之门。荆山江右名士,衡鉴不爽,于王君征之矣。
 
  ◎蛇神
 
  有许蛇王庙香愿而偶忘者,舟过共处,岸上人群噪舟中有大蛇,舟子遍索不见。幽有鬼神,异类犹如是夫。
 
  ◎西园雅集图
 
  《西园雅集图》记黄鲁直已秉蕉Ψ,而王晋卿犹拥紫裘,富贵风流,毕竟带些虚怯。
 
  ◎内侄女与女邻
 
  桐谕徐梅逊之子庆培,孤贫有守,其妇王,予内侄女,自幼视予犹父者也。于归后,父罢官,舅去世,姑老子幼,馆谷不敷半岁粮,而积有遗逋,张皇补苴,忍饥寒不顾,亲操井臼,已自忘其为珠翠纨绮中人矣。有女邻张姓,亦以针指度日,与相往来,通有无,无倦色。予两贤之。
 
  ◎苏郡状元
 
  我郡旧属七县一州,国朝状元,自顺治戊戌常熟孙承恩,至今乾隆丙戌吴县张书勋,已十有六人。前人谓状元是苏州土宜,信然。张状元与我昆孙解元登标,同为都宪雷公癸酉拔贡;元和顾声雷、吴县陈嘉琰,皆癸酉进学,四人同登会榜,雷公所拔士中者多矣,今科尤盛云。顾与陈又同举庚辰乡试,顾乡、会并魁。
 
  ◎菊花
 
  花中最耐久者,无如菊花,极爱之,而苦于不善培植。犹忆少时有仆嘉定人,知艺菊,先君令栽数十本,中有松子、鹤翎等种。花时陈列,由粗及细,可得一二月赏玩。草堂胜事,已成陈迹久矣。戊午秋杪,过槎溪,适神庙赛会,时有维扬富宦,大陈供具于庙中,旁列菊花甚盛,多细种,惜置之热闹之地,幽赏不足耳。甲申初冬至甫里,与一友谈及菊谱,云邻舍尚有松子,拉与俱往,所见一二株已残,不足观矣。前年,筠侄曾有此兴,小艺数种,颇可观,寻亦兴阑。秋来,辄问亲友家有菊花否?自笑生负花癖,但思看现成花,亦太自适意。
 
  ◎每当征漕思好官
 
  每当征漕之月,比屋思今相国尹公不置,好官亦尽做得过。
 
  ◎汉武忍而至愚
 
  予尝论汉武,忍而至愚者也,不察戾太子冤,愚矣其忍乎!然其始以兵乱,而其后“思子宫”之作,父子之情犹未尽泯也;至欲立昭而先杀钩弋夫人,则至忍与至愚,俱无可解免矣。人苟不肖,强藩重臣,皆足以乱天下,燕王上官之属,能逆亿而先诛之乎?夫人无骄纵之罪,又不闻有父兄席其势,安见异日必不利于孺子,而以猜忍杀之哉?其时暴风扬尘,百姓感伤,帝犹不悔,而沾沾自诩,引吕氏为鉴。夫古来不少贤母,以吕氏一人之阴贼鸷戾概之哉!齐王建而无君王后,能四十年不被兵革乎?后薨而即亡其国,母其有累于子乎?即其后昭帝崩,上官皇后出乱臣之家,武帝处此,其猜忌当更何如?卒之废贺立宣,数更大事,而安静无为以终其身,曾不售帝所言,则以不肖度人者之徒坏心术,而目为至愚,岂诬也哉!且帝以至忍之心而行其至愚,为子而未始不足以害子也。母子天性,与父一体,抚此座而根母死之由,仁人孝子有不能一日以生者,昭帝之不永其年,安知不常抱此不忍其母之思,而忧伤悲痛,勉强以临天下,至于形销骨立,以陨其生乎?则昭之崩,又不啻武杀之矣。而世之论武者未及也。
 
  ◎荒年业主仍收租
 
  乾隆二十四年,今相国陈公抚吴,严谕各属粮从租办,勿令顽佃藉荒全吞(时又虫灾,较二十年稍轻),致业户赔粮,各业因得稍取粮资。二十六年亦如之(时遭水灾)。不然,佃且引二十年例不起租矣。君子所以贵平其政也。
 
  ◎毕氏不富而好施
 
  毕殿撰外转归里,大叶乡望,毕氏世长厚,以利济侵其家业,前之所以福后也。今殿撰贵而能谦,不富而仍好施,培福于惜福之余,福更何穷乎!书之以风薄俗,以劝善门。
 
  ◎五月桂花
 
  时方五月,觉北窗有香气,殊不意桂花欲放也。女孙折以示予,异而志之。
 
  ◎今岁轮蠲漕米
 
  皇帝事事法祖,于黎元尤轸念不置,老民望七之年,所奉恩诏多矣,含鼓之余,辄为感泣。今岁又沐天恩,轮蠲漕米,幸须臾无死。及此旷典,万姓欢腾之象,万年无疆之祝,夫岂笔墨所能罄哉。
 
  ◎陆汤圣学
 
  平湖尝言,予得《孟子》“好辩”章意,潜庵得“反经”章意。二公于圣学,并不亚于孟,觉汤公持论尤醇。
 
  ◎前辈决科
 
  谈次及前辈决科如响,而今不然,何也?龠侄曰:“人但传其决着者耳。”
 
  此言得之矣。震川云:“场中只有撞着法。”
 
  决者亦然。
 
  ◎千总高品
 
  城守千总许君名文焕者,职卑品高,方正足以型俗,清介可以箴官,深人去后之思。
 
  ◎重修马鞍塔
 
  马鞍塔废已久,有叶溪庵成琛师先破钵资,募缘兴造,举人张家相董其事,三四年来,心力俱瘁,今可望圆功。依释家言,福因种矣。但华藏寺破为费修,常住又无恒产,正恐保守不易。近闻太仓募造海宁寺,所费不赀,皆陆翁大淳一人肩任。贫邑断无其人。
 
  ◎槎溪望老妹
 
  老病疏懒,数年不到槎溪,念妹不置;今力疾来此,篁老夫妇白头如新,两甥愉愉色养,诸孙绕膝。予既喜其家庭聚顺,而老年兄妹畅叙阔情,所患气疾日常三四伸,是日中怀条达,气觉渐平,进酒肴亦加杯箸。
 
  ◎访菊佳种
 
  菊花莫盛于嘉邑,向推金氏,予问篁老,金处菊花如旧否?篁曰:“何必舍近求远,此地大德寺天笠师栽菊甚盛,今正开,盍往观乎?”
 
  予狂喜,即与同往。净室中分列百余株,高低层叠,浓淡参差。清韵纷霏,五彩不沾脂粉;幽芳静穆,三秋谙尽烟霞。香阜位置于地宜,逸老相对与人合。啜茗欣赏之余,顿使神情开涤,积疴欲瘳。拜花惠,即拜笠师惠矣,何不更效远公一醉陶令也?既反,择其种尤佳者,附录之:
 
  黄薇 红幢(有予直二十四金者,师不售)
  紫幢 松针 破金 鹤翎 松子(未开)
  蜂铃 狮蛮 蟹爪 金超 银超 蜜珀 檀香 球月 下白 青心白
  二乔 醉杨妃 玉楼春 三学士
 
巢林笔谈续编最新章节http://www.bjhanyang.com/novel/chaolinbitanxubi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书籍推荐:世相物语隔帘花影龙阳逸史醋葫芦杀死一只知更鸟善恶图全传夜总会里的五个人我的前半生银灰色的死艰难时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