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汉扬居 > 世情文学小说 > 惨世界最新章节

第14章 孟主教济贫赠银器 金华贱临命发天良

惨世界 | 作者:苏曼殊 | 更新时间:2020-09-19 01:14:21
推荐阅读:世相物语隔帘花影格萨尔王传龙阳逸史醋葫芦杀死一只知更鸟善恶图全传夜总会里的五个人我的前半生银灰色的死
  话说华贱只听一声响亮,吓得心惊肉跳,急忙跑出,喘作一团。因恐将人惊醒,自己逃脱不得,也不知从哪边走才好。过了数分钟,心神方才稍定,转身看时,房门业已半开。华贱便放胆进去一看,还是寂然无声。探听多时,知道并不曾将人惊醒,度危险已过,便轻身入内。只听得齁齁酣睡的声音,华贱便放胆前进。及至孟主教卧榻不远,更觉鼻息之声呼呼应耳。再径向榻旁看时,只见似银的月光从窗户隙处透人,直射到孟主教面上,主教依旧闭目酣睡。这时已交严冬,主教乃和衣而卧,外面罩着一件玄色外套,、头脸斜放在枕上,将手伸出榻外,指头上还带着敬神的戒指。观其神色,又觉和蔼,又觉庄严。华贱当时手执短铁棍,壁直地立在月影儿里,一动也不动。一见主教的神色,不觉倒吃惊起来,心中狐疑不决。呆呆地注目看了好几分钟,华贱才将帽子摘下,便右手执棍,左手执帽,走近榻前。又将帽子戴上,直至碗柜旁边,即将铁棍击开了锁,急忙把银器篮子取出,大踏步飞奔向外,绝不回顾。跑出房门,便把篮子丢下,将银器放人行囊里面,绕出花园,越墙逃走了。
 
  次日天方明时,孟主教爬起身来,刚到花园散步,忽见凡妈跑来大叫道:“主教,你知道一篮子的银器放在什么所在?”
 
  孟主教答道:“我知道的。”
 
  凡妈道:“你知道在哪里?”
 
  孟主教便在花园墙脚下寻获那篮子,便交给凡妈道:“这不是装银器的篮子吗?’’
 
  凡妈接着道:“篮子端的不错,但是那银器往哪里去了?”
 
  孟主教道:“你说起那银器来,我便不知道了。”
 
  凡妈闻说,便道一声:“哎呀!这一定是被昨夜来的那偷儿窃去无疑了。”
 
  说罢,将眼四处一瞧,便跑到祷告台和孟主教的卧房,细细查看了一遍。所幸并未失去别样物件。又仍旧来到花园,只见孟主教立在那边,正叹惜有一朵鲜花被那篮子压坏了。凡妈即大叫道:“孟先生!那人已经逃走,银器也被他偷去了。你还不知道吗?”
 
  孟主教默默无言。凡妈又指着花园墙道:“你看,他不是从这里逃出,径向苦急街去的吗?”
 
  孟主教闻说,便满面堆着笑容,向凡妈道:“你且不要着忙。你知道那银器到底是谁的?原来是一个穷汉的。我久已就有些不愿意要了。”
 
  厂以马道:“虽然不是我们的,但是我们用了这么久,也就合我们的无异了。”
 
  孟主教道:“我们还有锡碟子没有?”
 
  凡妈道:“没有。”
 
  孟主教又道:“铁的呢?”
 
  凡妈道:“也没有。”
 
  孟主教道:“如此就用木的也罢。”
 
  说罢,佣人便请孟主教去用早饭,一面吃,一面和宝姑娘谈论些闲话。此时凡妈心中还是愤愤不平。
 
  早膳刚毕,忽闻有人叩门。孟主教立起身来,道声:“请进。”
 
  只见门开响处,拥进一群人来。孟主教正为诧异,定睛看时,内有三人揪住一人,这三人原是巡勇,一人便是金华贱。旁边还立着一个巡勇头目,见了孟主教,即忙称声:“孟主教。”
 
  行了军礼。华贱当时正在垂头丧气,耳边下忽听得“孟主教”三字,不觉抬起头来,现出一种如聋似痴的形象,还低声道:“孟主教一定没有主教的职分。”
 
  众巡勇忙喝住道:“孟主教在此,怎敢大声说话?”
 
  孟主教便开口向华贱道:“你还在此?我给你的银蜡台,为什么不和银碟子一同拿去?”
 
  华贱闻说,便圆睁着两眼,不住地看着孟主教。
 
  这时,巡勇头目便开口向孟主教道:“我们路遇此人,只见他神色好似逃走的一般,因此将他拿住,盘问一番。他说有什么银碟子……”
 
  话犹未了,孟主教便接口道:“他曾告诉你,乃是一位和他同住的牧师送他的吗?这些事我都知道的。你放了他吧,别要错办了他。”
 
  那头目闻说,便道:“既是如此,我们就可以给还他的自由了。”
 
  孟主教道:“这是自然的了。”
 
  于是,那头目便令众巡勇将华贱释放。
 
  孟主教便向华贱道:“朋友呀,你若回去时,可将那蜡台一同带了去。”
 
  说着,便到台上,取来一对银蜡台,交给华贱。那凡妈和宝姑娘二人眼见如此,也不敢多嘴。华贱满面羞容,两只手抖抖地接过了蜡台。孟主教道:“你现在可以从容去了。以后你若再来时,不必从花园走过,一直由前门进来便了。”
 
  说罢,便向众巡勇道:“诸位可以请回了。”
 
  众巡勇闻说,便皆散去。
 
  当时华贱甚觉精神恍惚。孟主教又走近华贱身边,低声道:“你别要忘记了,你曾经答应我,你用了这些银器,便要改邪归正的话。”
 
  华贱闻说,只像不知有此事一般。
 
  孟主教又道:“华贱兄呀,我用金钱买尔之罪恶,救尔之灵魂,恭喜你便从此去恶就善了。”
 
  华贱一言未答,慌忙出城,形若逃遁,急忙寻些荒山僻境而行。走了一天,他却忘了饥渴。一面走,一面想,想起自己二十年来无恶不作,也未免有些悔恨之心。正在一路沉思之间,不觉金乌西坠,玉兔衔山,华贱便将身来到树林后面,歇息了片时。
 
  此地乃是穷乡僻壤,连人影也没有,只见隔林数步,有一条小路。华贱寻思道:“谅我这样褴褛,那旁若有人来,不知道要怎样惊慌了。”
 
  华贱正在那里狐疑,忽闻后面有一片嬉笑之声,回头看时,只见有几个童子,也来在树林里玩耍。内中有一十多岁的童子,一只手拿了风琴,且走且唱;一只手握着些铜钱,抛掷为嬉。钱落地时,有一个四开钱(值四十文),直滚到华贱身旁。华贱便抬起脚来,将钱踩住。奈童子早已瞧见,便前来在华贱身边道:“客人,曾见我的四开钱吗?”
 
  华贱道:“你叫做什么名儿?”
 
  童子道:“我名叫做小极可哀。”
 
  华贱闻说,便吃一惊。少顷,说道:“还不快去,在此则甚?”
 
  童子道:“请客人还我钱来。”
 
  华贱垂头莫对。
 
  童子又道:“还我钱来!”
 
  华贱只是注目于地,一言不答。
 
  童子因大声叫道:“我的钱呢?我的白钱呢?我的银钱呢?”
 
  华贱还是不理。童子便向前揪住他的衣襟。华贱乃以短棍击之。童子大声哭道:“我要我的钱!我的四开钱呢?”
 
  华贱只是昂着头不动弹一步,还圆睁着如狼似虎的两只大眼睛看着童子,举起铁棍,凶狠狠地叫道:“你倒是谁,敢来此歪缠我?”
 
  童子道:“我便是极可哀。请你方便,移动一步,让我拾起那四开钱。”
 
  华贱道:“你还不肯走吗?好孩子,快快留心,我将对不住你。”
 
  童子闻说,浑身发抖起来,连忙逃跑,不敢回顾一次,离开华贱稍远,才敢缓缓地连喘连走去了。当时天色已黑,不多时,那童子就不见了。
 
  华贱虽是一日不曾饮食,肚中却亦不饥。童子逃去之后,还是呆呆地立在树旁,呼吸之声,由急而缓。少顷,肉战,渐觉夜寒,便将帽子拉在额上,紧扭衣襟,俯身来拾起所踩的四开钱。华贱拾起钱来以后,不觉心昏神乱,东瞻西望,觉得孤身立在这荒野,四望无人,天色昏黑,浑身不住地发抖。不得已,只好尾着童子的去路,急急赶上前去。走了好几十步,还是人影儿也见不着,便大声叫道:“极可哀呀!极可哀呀!”
 
  叫罢,侧耳静听,还是无人答应。却逢西北风又呜呜地刮起来,连那满山草木,都有个吓人杀人的形状。华贱当时脚底下越走越快,喉咙越喊越大,连声狂叫:“极可哀!……”
 
  正走间,忽迎面来了一位牧师,策马而行。华贱便躬身上前问道:“信士,你曾见一童子走过吗?”
 
  牧师说:“就是叫极可哀的吗?我未曾遇见。”
 
  华贱道:“我看你很觉困苦,今给你两块半元的银钱。”
 
  又道:“那童子的年纪约莫有十多岁,手里拿着风琴。我想他必定从这条路经过。”
 
  牧师道:“我实在未见。”
 
  华贱忽眼瞅着牧师道:“我是一个贼,你怎不拿我?”
 
  牧师闻说,大吃一惊,急忙马上加鞭,远远地逃走去了。
 
  华贱还照旧路前进。不多时,又回身狂叫一会,仍是不见一人。立住脚远远望时,只见满目疏林,荒山乱石,疑心是人。忙向前行,刚到三岔路口,便停了脚。当时的月色,光如白昼。华贱忽觉浑身出汗,足不能举,便狂叫起“极可哀”来,那声音越叫越低。少顷,忽觉有人逼其双膝跪下,心惊肉战,如同在礼拜堂前自招其生平罪恶一般。并自觉夺那童子的四开钱为生平第一大罪,主教断不能恕过的。华贱正在惊疑不定,忽然两眼漆黑,头脑昏晕,翻筋斗一交跌在石上。两手握发,两膝接面,一时心如刀割,泪如雨下。自觉精神恍惚,魂魄飘荡,来到一处生平未到的所在,看见一种生平未睹的奇光,那奇光中也不知有几多魔王恶鬼,心中惊恐不住。
 
  自此以后,华贱到底又去到何方,干些什么,也没一人知道了。只是次日早晨,有一赶车的路过主教街,见有一人石头似地跪在石路上树荫底下,面向着孟主教大门,好像在祷告的样子。这样看起来,正是:
 
  尧桀原同尽,坦戚有攸分。
  我心造三界,别无祸福门。
 
惨世界最新章节http://www.bjhanyang.com/novel/canshiji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书籍推荐:世相物语隔帘花影龙阳逸史醋葫芦杀死一只知更鸟善恶图全传夜总会里的五个人我的前半生银灰色的死艰难时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