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汉扬居 > 推理探案小说 > 玻璃村庄最新章节

第五章(下)

玻璃村庄 | 作者:埃勒里·奎因 | 更新时间:2019-06-23 01:01:12
推荐阅读:医院坡血案血纸人血字的研究尼罗河上的惨案悬崖山庄奇案大唐狄公案·铁钉案春阿氏谋夫案彭公案大唐狄公案·迷宫案龙图公案
  “没错,”约翰尼说道,“记得本尼·哈克吗?‘把我的车停到车库里’,而且‘那只是一辆车的车库’。本尼·哈克拥有一辆汽车。这没错吧?”
 
  “没错,”法官说道,“因为那是事实。”
 
  “那么星期六下午两点十三分时哈克惟一的一辆车在哪里?是在距离芬妮·亚当斯的家大约十九英里的地方,哈克由黎曼·辛其莱在喀巴利的办公室那里开车回来。”
 
  “至于巴瑞家,”约翰尼说着,打死一只蚊子,“一辆客车、一辆货车,还有一辆拖车在公共车库。星期六下午两点十三分时客车停在喀巴利的停车场中,而埃米莉·巴瑞和她的孩子正坐在卡普兰医生的办公室中。星期六两点十三分货车正停在巴瑞的车库里,它至少是在一点五十分就停在那里了,那时巴瑞正试图找出它为何不能发动的原因。三辆车子,都没有问题。”
 
  “赫希·李蒙?”约翰尼摇摇头,“没有任何运输工具。你自己告诉我的。”
 
  “彼露·普玛的车?她在证人席上说道它正在喀巴利的伍励车厂做旅游前检修。她说彼得·巴瑞看到伍励的拖车来把它拖走的。巴瑞听得到,所以如果不是真的她不可能会这么说的。这先排除。”
 
  “赫默斯家。两辆车,根据胡伯特的证词,他把客车开到村里去,而货车搭载他的家人尾随在后。星期六的两点十三分时车子停在巴瑞的店前明显之处。在这同时他的货车一定是停在赫默斯的家中,因为直到谋杀的消息传来之前他家里没有人离开农场。”
 
  “希诺家。根本没有车。”
 
  “潘曼。”约翰尼拍一下他自己的脸,“和赫默斯家一样——一一辆客车,一辆卡车。卡车整个星期六下午都停在谷仓的屋顶下方,由乔·哈克递瓦片给欧维利。至于客车,潘曼说道,是在他的车库里。”
 
  “司格特,一样是两辆车,一辆客车和一辆吉普车。客车和杜克莱在两点十三分时在康福等着一个银行家说不。吉普车呢,据玛茜达说,整天都停在司格特家前面。”
 
  “凯文·华特斯,跟赫希·李蒙一样,没有任何车辆,你说的。”
 
  “伊萨白家呢?一辆农场车,如此而已。所以这也分摊了老莫顿和莎拉·伊萨白的不在场证明。”
 
  “那已经把辛恩隅都清干净了,”约翰尼说道,“除了你和卡西曼医生之外。一星期前罗素·贝利载我们到这里时你要他把你那辆烂车开回喀巴利去,而我透过卡西曼医生的护士确认了在星期六的两点十三分时医生的车子就停在他的康福的办公室前。”
 
  “见鬼了,你甚至还可以排除韦斯特法官,如果你有所怀疑的话。他的车是在谋杀发生的次日才到辛恩隅来的。”
 
  “如此一来,”约翰尼说道,“每一辆与这个案子有关系的人的车子都有了不在场证明。只除了一辆,把我们载来此地的那一辆。顺便问一下,那辆车后来哪儿去了?我想不起来。”
 
  “我也一样。”辛恩法官发着抖。
 
  寂静的夜晚传来吼叫声、特殊泵的声音、叮当声、吱嘎声和闷闷的引擎转动声。
 
  “可是你要怎么把这两段论点结合在一起?”法官问道,“他们都想知道。”
 
  “不,他们不想,”约翰尼说道,“事了之后他们不会想要知道任何事。他们想要做的只是回家去挤牛奶,直到下一次出事再说。”
 
  “约翰尼,约翰尼,”法官叹道,“这个世界的确变了,是你刚刚把它转动了一点……如果你不愿告诉他们,你可以告诉我吗?”
 
  “是木头,那些柴薪。”约翰尼聆听着,从那些杂乱的声音中他觉得这件事很快就会结束了,“芬妮婶婶的柴薪哪里去了?这总是最难的问题,但我们却笨到不知道要问……”
 
  “那柴薪是在那小屋之中,科瓦柴克在两点时堆叠的。芬妮婶婶在两点十三分遇害前把它画下。她死了之后,在两点十三分之后——不见了。被拿走了。”
 
  “因为被拿走了它就是——整个消失了,是让所有东西消灭的一种艺术,可不仅仅是由一个地方移到另一个地方而已。我自己搜过了,但却找不到那二十四根柴薪。”
 
  “芬妮婶婶被击倒致死而攻击她的人取走了二十四根劈好的圆木——然后做了什么事?”约翰尼笑着说,“用手把它们拿走?在几米之外有个尸体,而且冒着随时被他人打断和被发现的风险?那需要来回四次或五次——用手拿一次不可能多于五根或六根柴薪……可能的解答是某辆车。一辆汽车,或一辆马车。三岁小孩都想得出来!真令人作呕。如果那些柴薪是用汽车或马车载走的话,那么惟一没有不在场证明的车辆——或者说是虚假的不在场证明……”约翰尼耸耸肩。
 
  “我希望,”法官说道,“我希望会证明你是正确的。”
 
  约翰尼靠着货车,等待着。他是怎么办到的?不只是靠肺活量——莫顿·伊萨白的吼声比他高出许多分贝。然而,不知怎的,在那个地狱中,他遏止了他们的怒气,捕捉他们的耳朵,抓住了他们的心灵。他一点都想不起来他是怎么跟他们说的。或许——这念头不知从何而来——或许他们潜意识里希望有人制止。可能是这样吗?就像在发脾气的小孩,希望他们的小小世界能再度被矫正。约翰尼笑了起来,法官严厉地看着他。
 
  “他们找到了!”
 
  那是乌塞·佩格,从沼泽的黑暗中奔出,他的红发像旗帜般飞舞,手臂胜利地挥动。
 
  他们跟着佩格急忙跑上旧日的马车路,穿过湿地,每人都拿着一支手电筒,在黑暗中像鬼画符一般,人群和机器的声音突然间都静止了。
 
  他们来到路的尽头。火堆已经架了起来,并且设了一盏廉价的粉红色灯光在沼泽上方。彼得·巴瑞的拖车像只狗一样咬着费立兹·亚当斯那陷入沼泽的跑车遗骸。拖车慢慢地把它拖离沼泽地:一列两人共四列的男人和滑轮在拖车拖出来后协助把车子弄离沼泽地。辛恩隅的女人们无言地站着,全神贯注。
 
  “把它放下!”辛恩法官吼着,“不管怎么弄!只要能让我们接近后车厢!”
 
  那跑车轰的一声落地。
 
  人们从每一个方向跳出来。
 
  转眼间后车厢就打开了……
 
  里面装满了柴薪。
 
  费立兹·亚当斯泄了气,要不是赫默斯双胞胎他就倒下去了。
 
  “一、二、三、四、五——”约翰尼一边把柴木拨到地上一边大声地数着。
 
  科瓦柴克也在那里,在本尼·哈克身边。他的双手还是被用绳子绑住。他目瞪口呆地望着柴薪,在粉红色的灯光中他的眼睛里闪着光芒。
 
  “十五、十六、十七——”
 
  山缪尔·希诺的嘴唇移动着。
 
  “二十、二十一……”
 
  胡伯特·赫默斯往后退。他憔悴的脸上有太多不确定的表情。他在眨眼,磨牙。
 
  “二十四,”约翰尼说道,“而那是最后一根了,各位好友和芳邻。”
 
  本尼·哈克松开了约瑟夫·科瓦柴克的手腕。他带着绳子走向费立兹·亚当斯,赫默斯双胞胎把亚当斯的两个手腕捆起来而由哈克打结。
 
  胡伯特·赫默斯转身走开。
 
  慢慢地,人群随之而去。
 
  那些小动物们真的开始发动攻击了。一只小牛在欧维利·潘曼的谷仓里大叫,司格特的狗软弱无力地对着月亮狂吠。在巴瑞杂货店东边上方的街灯照亮了荒芜的十字路口。
 
  辛恩法官吐了一口烟并抱怨道:“我真的应该在门廊上加纱窗。每年夏天都答应我自己要做,但我从来没有动手过。”他举起手臂挥开昆虫。
 
  “今晚真平静。”约翰尼说道。
 
  “趁你还能的时候多享受它吧,孩子。曙光一露记者就来了。”
 
  哈克家、彼露·普玛的家以及潘曼的农场都是暗的,牧师公馆的一扇窗户还有灯。
 
  他们静静地抽着烟,回想着沼泽之后嘈杂的余波……
 
  州警抵达,穆斯利警长和邦威尔验尸官神奇再现,费立兹·亚当斯在工作室现场表演时扭曲的脸孔,他那歇斯底里的告白,村民沉默地旁观着然后离去,胡伯特·赫默斯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好像在抗议费兹比队长为了队员受到伤害而逮捕他……他们现在全部都走了,警察、官员、亚当斯、佩格、卡萨文和安迪·韦斯特。只有约瑟夫·科瓦柴克还留着,山缪尔和伊莉莎白·希诺把他带到牧师公馆去,他们坚持要他在那儿过夜。
 
  “很难相信这一切都过去了。”法官开口说道。
 
  约翰尼在黑暗中点头,他感觉空虚而且不安:“愚笨的还是我们,”他说道。
 
  “总是这样的,”法官说道,“但理解和正义也是如此。”
 
  “只是迟了,”约翰尼微笑,“不管怎样,我说的是我自己。”
 
  “你的愚笨?约翰尼——”
 
  “因为被他狡诈的不在场证明所骗了。”
 
  “我能怎么说?”法官怒道,“我根本就没搞懂。还是没有,完全地。”
 
  “呃,当亚当斯吐露一切时,你在和州长通电话。”约翰尼把他的香烟弹到黑暗的花园中,“他的诡计简单但很聪明。亚当斯的不在场证明说——他是在星期六下午一点前离开喀巴利的办公室,而在‘大约两点半’时返回办公室并发现埃米莉·巴瑞的字条,说她在牙医的办公室,要他打电话到那里给她,他的婶婶有一个口信给他。所以亚当斯说,他用办公室的电话打给巴瑞太太,而她给了他婶婶的口信,要他立刻到辛恩隅去,他照办了——到这里时,他说,是三点半,离她的遇害过了一小时又一刻。埃米莉·巴瑞确认了字条的事,亚当斯在两点半打的电话,我们自己看到他在三点半抵达亚当斯的房子……完成了。关于他的清白的下午的一点圆满的情境。”
 
  “只不过,”约翰尼说道,“我们被愚弄了。在那一大堆证词和确认的迷雾之中,我们忽略了里面惟一重要的事实,在两点半时埃米莉·巴瑞只是听亚当斯说他是用他在喀巴利办公室内的电话打电话到卡普兰医生处给她的。他的不在场证明中最重要的部分完全没有佐证。一通电话可以从任何地方打出。他可能是从纽约打的——或是辛恩隅。”
 
  “所以在星期六下午两点半费立兹·亚当斯不一定是在喀巴利,距离两点十三分惨案现场二十八英里路的地方。而如果亚当斯那个时间不一定是在喀巴利,亚当斯的车也不在。换句话说,不论亚当斯或他的车在谋杀当时都没有真正的不在场证明,所以我才铆足全力提议要把那辆跑车从脏泥里挖出来。”
 
  “那些柴薪,”法官喃喃自语,在黑暗中摇了摇头,“你还说没有正义,约翰尼?他可以用那些柴薪在地狱中烤火了。”
 
  约翰尼什么都没说。
 
  法官的雪茄明亮地燃着。
 
  “告诉我,”法官终于说道,“关于他的认罪。他星期六比较早发现埃米莉·巴瑞的字条,我猜?”
 
  “没错。他吃完午餐回来时不是两点半而是一点二十分——他只是在速食店吃了三明治。字条上提到有芬妮婶婶的口信。没打电话到牙医处给埃米莉·巴瑞,亚当斯直接打给他婶婶……在一点二十分,从他的办公室。芬妮·亚当斯透过电话告诉他的事终结了她的命运。”
 
  “她对他说了什么?为什么他会杀了她?”
 
  “没什么了不起的,”约翰尼说道,“他的律师事业还不成气候,只能勉强糊口,身为芬妮·亚当斯惟一的亲戚他一直希望在她死后能继承她的财产。她在电话上告诉他她决定立个遗嘱,把她所有的产业以信托方式留给辛恩隅——一个永久的基金,由村里的长者管理,用于学校的维护、补足预算赤字、给急难的村民贷款等等。她要他替她草拟这份遗嘱……她可以说是因为善心而遇害。”
 
  “约翰尼。”法官说道。
 
  “怎么,难道不是吗?”约翰尼沉默了,然后他说道,“他开了他的车子来辛恩隅。他下了坡开进村子里大约是两点十分,他看到一个流浪汉从他婶婶家跑出来并把东西塞进一个口袋里。亚当斯在车道上停了车就走着去了。他的婶婶远远地在她工作室中作画……到了这个时候,”约翰尼说道,“我们这位大坏蛋杀手开始哀鸣。他没有意思要杀害她,他说。他只是要来陈述他的理由——血缘关系、他的需要、他的希望,其他就是他的一些琐碎的关切。但她简短地打断他并说他还年轻而这个村子又古老又需要帮助,所以他茫然疯狂了,他说,下一件他有意识的事是他发现自己在她的尸体上,染血的火钳在他的手里。”
 
  辛恩法官动了一下:“法律头脑,他已经在为非预谋杀人辩护了。”
 
  “这整件事,他说,用不了两三分钟。随后他的脑筋清醒了——这暂时的失智倏地消失就像它来临时一样,真好!他需要一个不在场证明和一个代罪羔羊,他说,幸运在他身边。那个跑掉的流浪汉……亚当斯发现空的肉桂罐子就明白那流浪汉偷了老太太的钱。这仿佛是为他寻找代罪人贴身定做的。他一定是往喀巴利去了——那条路不会通到别的地方——只靠两条腿走路,那个下午只要亚当斯找人去追捕他时,他只能当一只瓮中之鳖了。”
 
  “至于不在场证明,亚当斯说他必须要使用所有能用的方法。他在两点半时拿起他婶婶在厨房里的电话,打到喀巴利卡普兰医生的办公室给埃米莉·巴瑞,跟她说他是从他的办公室打的。那一通电话的记录,顺便一提,应该是对他不利的强力证据。那是一通付费电话,会在电话公司的记录中的。”
 
  “还有一点二十分从他办公室打给芬妮婶婶的那一通也是一样,”法官严肃地说,“那么柴薪呢?”
 
  约翰尼划了一根火柴又点燃了一根香烟:“我们的朋友亚当斯就是这时开始变聪明的。他决定要把这个案子弄得对流浪汉更为不利。他注意到堆叠在小屋中新劈好的柴薪。显然他那九十一岁的婶婶不可能自己劈柴薪,因此,他推想,这一定是那个流浪汉做的,代价是厨房桌上吃了一半的餐点。亚当斯走到外面,把那二十四根木棒丢到他的跑车行李厢中,清除了科瓦柴克在谷仓后面用过斧头的证据。那将使得流浪汉成为一个说谎者……亚当斯至今仍认为这是一个绝妙的灵感。”
 
  “然后他注意到画架上的绘画,”辛恩法官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她已经把柴薪画进图里去了——”
 
  “是的,他明白他要不就是把柴薪放回去要不就是丢弃那幅画。把柴薪放回小屋中意味着浪费时间以及冒着更多被看见的风险。而他也无法让自己去破坏那幅画——虽然并无遗嘱,她的财产就是他的,而她的绘画是其中最有价值的部分。所以他开始翻箱倒柜地寻找可能的替代品,必须要显示小屋是空的。他发现了‘雨中的九月玉米’。他把这幅放上画架并把未完成的画作塞进柜子里。他料想等到它再度被挖出来时油墨早就干了而将被视为是一幅她曾经开始但却未曾完成的画作。那两幅画间的季节差异他根本没想到,亚当斯说。”
 
  “然后他所要做的呢,”约翰尼打个呵欠,“就是把车开上山驶离道路,然后停车。他等在树林里直到他认为他可以安全地以一个吓坏的侄子角色出现时,他就是这么做的。”
 
  “好狗运,”法官低语,“从头到尾都好狗运。没有被看见。那场倾盆大雨。科瓦柴克把他的车推到沼泽里——”
 
  “就在那时他自己天翻地覆了,”约翰尼笑着说,“他完全忘了车子行李厢中的柴薪——他说,要不然他就会在回来之前,把那二十四根木头丢到树林里去。等到那天下午他看到他的车沉进沼泽里时他猛然想起了这事。当然他假装很愤怒,不过你一定也记得等抓到科瓦柴克后在返回村子的路上,他也给了我们可信服的理由说他为什么准备‘麻烦我们’去打捞那辆车。他就是无法解释为什么他会遗忘那些柴薪,直到他不能再做任何补救为止。”
 
  “希诺先生或许可以解释这一点,”辛恩法官补充,“先诵读一些《圣经》章节和诗歌。牧师公馆的灯也熄了。我相信约瑟夫·科瓦柴克今晚会睡得很甜。”
 
  “比较可能会有梦魔的。”约翰尼凝目望着希诺那幢黑暗的小房子,“另外,科瓦柴克怎么办?”
 
  “唔,我昨晚打电话给在喀巴利的塔勃·特克——他拥有那家皮革工厂,塔勃说把科瓦柴克送去给他,科瓦柴克明天早上就要去那里,不过要先去拜访天主教堂的吉拉德神父。我跟神父谈过科瓦柴克,他正为他找地方住,帮他安顿,诸如此类的。”
 
  “我不是指那个。他头上还有盗窃的罪名呢。”
 
  “喔,那个呀,”辛恩法官轻巧地把他的雪茄弹过门廊的栏杆,然后站起来,“由谁来提出控告——费立兹·亚当斯吗?”
 
  山缪尔·希诺打开牧师公馆的门。约瑟夫·科瓦柴克走进朝阳之中,眨着眼。
 
  大部分的辛恩隅居民都聚集在牧师公馆的草地上,男人们穿着汗湿的工作服,女人们穿着家居服,孩子们则穿着脏兮兮的牛仔装和短裤。
 
  众人沉默地面对他。
 
  科瓦柴克的眼光转向牧师。他往后退了一步,他灰色的皮肤更阴暗了。
 
  他的长裤和斜纹软呢夹克今早看起来算蛮干净的。他穿戴着希诺先生的领带及衬衫,他戴着的一顶陈旧的黑色毛毡帽也是来自相同的地方。他的腋下夹着一个锡制的午餐盒。他没有刮胡子,他的头发也太长。
 
  “他非常着急……”希诺先生事后解释道,“要离开。”
 
  他的胡子现在极为浓密,它的尾端开始卷曲,一把金色的胡子掺杂一些灰白的,那给了他一副很有趣的尊严外表。
 
  希诺先生把手放在他的手臂上并低声说话。约瑟夫·科瓦柴克喘了一口气,他甚至还笑了。不过他的微笑是紧张的、是敷衍的,是他嘴部肌肉的礼貌性牵动。
 
  他的眼神还是机警的。
 
  这会儿胡伯特·赫默斯从人群中走出来,一只手在他背后看不见。他今天早上几乎和科瓦柴克一样肤色黯淡;他的两眼通红,仿佛他根本没睡。
 
  他数次润湿他的嘴唇。
 
  “科瓦柴克先生。”他开口说道。
 
  科瓦柴克睁大了眼睛。
 
  “科瓦柴克先生,”胡伯特·赫默斯再次开口,“身为辛恩隅的第一行政官,我代表全社区的人讲。”他吞了口口水,然后他快速地接下去,“我相信,科瓦柴克先生,我们对你很不好,犯了一个错。”赫默斯的牙齿徒然地磨着,“很糟的错误。”他承认。然后他又停下来。
 
  科瓦柴克什么都没说。
 
  赫默斯突然哭了起来:“我们是一个守法的社区!千万不要认为我们不是。乡镇有权来保护自己,我们就是这么想的。”然后他瘦削的肩膀垂下来了,“不过我猜想我们准备不周……走错路了。看起来是这么地简单明了……” 胡伯特·赫默斯再一次停下来,显得很苦涩。
 
  科瓦柴克的嘴唇紧闭。
 
  “我去喀巴利。”他说道。
 
  “等一下!”赫默斯的语气很惊慌。他抽出隐藏在后的那只手并塞给科瓦柴克。那是一个有紫色斑点的一品脱嵋子篮:“我们请求你接受这个,科瓦柴克先生,”他很快地说,“请拿去。”
 
  约瑟夫·科瓦柴克盯着篮子看,里面装满了纸纱和硬币。
 
  “请拿去。”胡伯特·赫默斯着急地又说了一次。科瓦柴克拿了。
 
  而赫默斯立刻转身走开,他转身时其他的村民也转身走开。男人、女人及小孩们迅速退回路上,有些钻进车里,伊萨白一家人爬上马车,还有些快步越过十字路口,很快全部都走光了。
 
  “我来帮你的礼拜天布道取个名字,希诺先生,”辛恩法官冷冷地说,“‘没有人追赶的邪恶流窜’。”
 
  山缪尔·希诺摇摇他的头,微笑着:“约瑟夫,不要站在这里盯着它看。这是他们补救的方式,一个良心的奉献。”
 
  但是科瓦柴克沉重地看着那些钱。
 
  “没关系的,约瑟夫,”约翰尼说道,“这是一个古老的美国习俗。踢一个人的胯下再花钱帮他买疝带。”
 
  一抹笑容浮现在布满胡子的脸上,科瓦柴克把篮子塞进希诺先生讶异的手中。
 
  “你拿。”他说。然后他转身快速走下牧师公馆的步道,好像他害怕牧师会追过来。他快步走上四隅路,转过马槽走上辛恩路。他戴着希诺先生的帽子,走的时候好像是愉快的。
 
  “这样很好,”牧师慢慢地说着,俯视着篮子,“这样真的很好。”
 
  他们走到十字路口。科瓦柴克已经过了芬妮·亚当斯的房子了。他没有看它,不过他们注意到他的脚步加快了。
 
  他开始爬上布满阳光的山丘。
 
  “我在想什么?科瓦柴克,等一下!”辛恩法官叫道,“你要不要我找个人载你去喀巴利啊?”
 
  但约瑟夫·科瓦柴克只是走得更快了,他们看着他直到他成为东边天际前的一个小黑点。
 
  等他登上顶端消失在圣山之后,两辆加足马力的车越过他朝着村子的方向开来,那是来自喀巴利的计程车。
 
  “我是怎么告诉你的?”法官笑着说,“出城的记者,他们甚至没有看看他。”
 
  “什么是流浪汉?”约翰尼说道。
 
  “确实如此,确实如此,”法官心不在焉地说道,“很好希诺先生。是谁说只有穷人才知道给予的奢侈?”
 
  “一位智者,”希诺先生喃喃说道,“我很确定。我想——是的!我要用这些钱持续在芬妮·亚当斯的墓前供奉鲜花。她真的很喜欢花。”
 
  牧师笑着快步走过牧师公馆的草地去告诉他的太太。
 
  法官和约翰尼信步走到辛恩的草坪然后登上门廊的阶梯。他们坐在摇椅上等待着新闻记者。
 
  “啊,我,”法官说道,“很好,美好的一天正开始呢,约翰尼。”
 
  约翰尼看着那些房舍、道路、田地以及蓝蓝的天空,他真正惬意地吸了一口气。
 
  “我曾看过更糟的。”约翰尼·辛恩承认。
 
——(完)——
玻璃村庄最新章节http://www.bjhanyang.com/novel/bolicunzhu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书籍推荐:医院坡血案血纸人血字的研究尼罗河上的惨案悬崖山庄奇案大唐狄公案·铁钉案春阿氏谋夫案大唐狄公案·迷宫案龙图公案拇指一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