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汉扬居 > 推理探案小说 > 暗夜里的黑豹最新章节

第26章 最后的闪光

暗夜里的黑豹 | 作者:横沟正史 | 更新时间:2020-12-25 22:50:29
推荐阅读:漫长的告别罗杰疑案脑髓地狱无人生还鬼手希腊棺材之谜施公案东方快车谋杀案双面笑佳人爱伦坡惊悚小说集
  那天晚上,中条奈奈子一直到很晚都在弹钢琴,奈奈子的钢琴,放在她的画室里面。奈奈子在九点钟回来以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画室里,疯狂地弹着钢琴。
 
  这样弹琴,看起来,好像可以把奈奈子心中的不安和恐怖感,缓解一些,但是,从后来的事情结果来看,也许,她这会儿正在思考着,下一个凶恶的行动。
 
  奈奈子一脸凶气地弹着钢琴。在她的脑海里,各种感觉,似乎以不同的色彩交织在一起,黑褐色的不安,交织着靑灰色的恐怖,在她心中沸腾着。
 
  奈奈子一面弹着琴键,一面回忆着这一连串的事件,对于在这一连串的事件里,自己和裕介的立场,她进行了仔细的比较。
 
  首先,是谋杀亲夫中条辰马的那件事件。往辰马平时经常服用的护肝药瓶里,放入外观和护肝药丸一模一样、但是却含毒药丸的,是奈奈子。当然,教唆奈奈子这么做的,是当时就已经同奈奈子有了关系的裕介,但是,没有证据可以证明,那是他教唆的。毒药是奈奈子搞到的,裕介只是做了一个心肌梗塞的诊断而已,对于他来讲,充其量不过是一个误诊。
 
  给佐佐木麻耶子的汽车刹车系统做手脚的,也是奈奈子,当然,这也是裕介让她这么做的,但是,没有证据。不,仅仅有一封如果拿到法庭上去,会对裕介不利的信,但是,这封信在由纪子寄住在这里的时候,被她发现并抢走了。
 
  后来,她用同性恋的手段,来引诱由纪子,才把那个像恶魔一样的小女孩的嘴给封住了。虽然成功地把她的嘴封住了,但是,奈奈子在那些日子里,却饱受了耻辱。
 
  由纪子简直是一个如同恶魔一样的小女孩。这个已经有过和几个男人性经验的由纪子,对于新发现的同性恋,使她激起了内心的强烈好奇感和兴趣,由纪子尽情地玩弄了奈奈子的肉体。奈奈子的短处,被这个恶魔的化身似的小女孩,紧紧地抓在了手中,不仅要被她玩弄,还要忍受着各种各样的耻辱。
 
  作为这份耻辱的补偿,她终于从由纪子的手里,夺回了那封裕介写的信,但是,后来她又做了一件大蠢事。奈奈子因为担心,这封信以后还会变成别人要挟自己的工具,所以,头脑一热,她就把这封信给烧掉了。当然,烧掉这封信的事情,她没有告诉过裕介,但是,就这么一张可以用来要挟裕介的王牌,就被奈奈子自己亲手给烧掉了。
 
  还好,裕介尚不知道这件事。
 
  那么,“女王酒店”的那件事呢?那完全是奈奈子一个人演的戏,裕介和那件事,是没有一点关系的。能够把裕介牵扯得上的,是“龙宫酒店”里发生的那件事,但那也是奈奈子担当的主角。
 
  那天晚上,中条奈奈子先是化装成“青色蜥蜴”的模样,八点钟左右,在银座和水町京子谈妥了交易,说好了九点钟左右,在芝高轮台町,圆美屋水果店旁边见面,然后,她先预付给水町京子一部分钱,说好事成之后,再另外支付酬金。
 
  然后,奈奈子又恢复了女人的原形,于八点四十分,在“龙宫酒店”附近,会合了装扮成农村绅士模样的裕介,于八点四十五分进入了“龙宫酒店”二楼一号房间。然后,她从随身携带的行李箱中,取出了“青色蜥蜴”的装束,化装成男人之后,从太平梯那边到了外面,在圆美屋水果店旁边的岔路上,她和水町京子接上了头。
 
  所有的事情都进行得很顺利,京子就这样掉进了奈奈子布下的陷阱里。然后,她们俩手拉着手,走进了五号房间,当她们互相拥抱着,倒在床上的时候,水町京子就告别了这个世界。一号房间的裕介,按照奈奈子发出的暗号,偷偷地进来了……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当然,事先都是和裕介两个人仔细商量过之后,才做决定的,但没有证据能够证明:这些事是两个人一起仔细商量过的。
 
  而且,现在最让奈奈子不解的是,那天晚上,奈奈子一次都没有看见过裕介的脸。不,不仅是没有看见过脸,就连话也没有说过一句。
 
  在“龙宫酒店”附近会合的时候,他把整个脸都遮掩了起来,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互相点了一下头,就往“龙宫酒店”里走去。进入一号房间之后,奈奈子只顾得去做自己的工作了,当时,她并没有注意到裕介怪异的举动。他一句话都没有讲过,也没有在奈奈子面前,露出过自己的脸来。之后,奈奈子就从太平梯那边出去了。
 
  这个男人从一号房,偷偷地进入到五号房的时候,依旧是遮掩着面部,一声也没吭。当他进来后,奈奈子就退到了一号房,又恢复了女人的样子,等待他完成工作回来。即使是这胆大包天的奈奈子,当时也没有勇气,在现场察看,那男人是否在忠实地完成自己的工作。
 
  不久,他们两人一起,就离开了龙宫酒店,三分钟之后,奈奈子和他分了手。在那一段时间里,她还是没有看到男人一次脸,而且,也没有说过一句话,直到现在,奈奈子才回想起来。当时,在酒店前台订房的时候,那男人的声音,和裕介平时的声音,根本就不一样。奈奈子到现在为止,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这些事情。
 
  她一直都认为,当时做的,反正不是一个轻松愉快的工作,双方也懒得多罗嗦……但是,现在想起来就不同了,裕介可真是准备得周到啊。
 
  那天晚上的男人不是我,我对那些事情,一点都不知道……如果裕介这么主张的话,自己是否就可以推翻他呢?不,那天晚上的就是裕介……是否就可以这么断言呢?O型血的男人,天底下有的是。
 
  疑神疑鬼的奈奈子,现在已经把共犯同伙的协作精神,给完全忘到了脑后。反正这种共犯关系里,又不存在爱情和献身精神,完全是由于个人的自私,而出发的共同犯罪,所以,奈奈子现在的想法,也是正常的。
 
  接下来……奈奈子一面敲着琴键,一面思考着,她的脸色,也越来越变得狰狞起来。
 
  接下来,撞倒山田三吉的也是我;勒死星岛由纪子的,当然也是我一个人干的,而且,在做这两个案子的时候,还好心地让裕介给他自己创造了不在现场的证明。
 
  对了,如果想牵扯上裕介的话,那就是杀害圭吉的那件事了,只有那件事,是裕介一个人干的。
 
  我在那天晚上,伪装成圭吉的姐姐,给圭吉打了电话,说我们的关系,被佐佐木裕介发现了,我现在被关在筑地的圣尼古拉伊医院值班室里,想让你马上来救我,但是,这件事情不能告诉任何人……圭吉就这样上了圈套。
 
  但是……想到这里,奈奈子又发起呆来。不知道裕介是使用了什么巧妙的手段,圭吉的死因,竟然会是溺死……
 
  奈奈子突然把敲着琴键的手停了下来,一股从心底涌上来的勃然怒火,使她坐不住了,她站起身来,在画室里来回走了两、三趟,在深深地考虑着什么。
 
  奈奈子在钢琴的前面停了下来,钢琴的盖子上面,放着一个小瓶子,瓶子里面,装着一个小小的黄色药丸,这就是使自己的丈夫中条辰马丧命的药丸。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奈奈子一直保留了这么一颗毒药。
 
  奈奈子伸出手去,拿起了瓶子,双手紧紧地把瓶子握在两手之间。
 
  翌日,昭和三十六年一月二十四日星期二,这一天,在“青色蜥蜴”事件完全得以解决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中条奈奈子当然不会知道。
 
  那天上午外出的奈奈子,在下午五点之前,回到了家里,然后她找了借口,把女佣美代子打发出去了。
 
  五点整,电话打了进来。
 
  “怎么样?小姐,不,阿姨,决定好了吗?”
 
  “什么决定?我不大懂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首先,你是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竟然这样讲话,你应该最清楚我是谁了。”
 
  “你不说拉倒,没想到,昨天会在那个地方见到了你,你和佐佐木裕介先生,究竟是什么关系?”
 
  “这跟你没有关系吧?”
 
  对方的声音,有点急躁起来,他接着往下说道:“我们约好的事情,怎么样了?你到底和我见不见面?”
 
  “你到底为什么要见我?我们又不认识。”
 
  “难道,你我真的没有见过吗?见了面你就知道了,那个时候,你那乳房的手感,真让我难以忘怀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方从喉咙的深处发出笑声,说道:“我还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给任何人呐。”
 
  奈奈子沉默了一阵,对方如果是这么考虑问题的话,看来,他不应该是一个难以应付的人,这个女人特有的自信心,使她又昂起了头颅。
 
  “说实话,我没有和你见面的必要,而且,我也不想见你,但是……”
 
  “但是……什么?”电话那边问道。
 
  “但是,你每天都这样打电话,来骚扰我的话,我可真的难以再忍受了,为了不让你再对我有什么误会,所以我答应,和你见上一面,但仅仅是一面哦。”
 
  “好了,是一面就可以,还是需要见两面、三面,等见了面再说吧。是在今天晚上吧?”
 
  “今晚九点怎样?”
 
  “九点?好啊,正好是一个方便安静讲话的时候,在哪里呢?”
 
  “是一个比较不寻常的地方。”
 
  “不寻常的地方是哪里啊?”
 
  “小田急沿线的成城,你是知道的吧?”
 
  “嗯,成城的哪里?”
 
  奈奈子把地点和地名说了出来:“那里不是有一所学校吗?不,那学校还正在修建呢,你说那里怎么样?”
 
  对方沉默了一阵之后说道:“原来在那里,那还真是个不寻常的地方啊,是不是有点太不寻常了?”
 
  “你如果不愿意的话,可以取消约会……”
 
  “哦,不!不!等一下,你的性子可真急啊,小姐。不过,那地方会不会容易被别人看见?”
 
  “不可以被别人看见吗?”
 
  “被人看见,就鸡飞蛋打了,在那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头枕着露水,眼睛仰望着星空,好,就在那里吧,只要不被人看见就行。”
 
  “只要你自己注意一点就行……”
 
  “建筑工地的话,应该有食堂吧?”
 
  “食堂虽然有,但太远了,那工地很大的。”
 
  “好,就定在那里了,好,你把具体的位置,再详细告诉我一下。”
 
  奈奈子详细地把地点位置说明了之后,他说:“好,我明白了,那么,九点整,我们在那里见面,你要是说话不算数的话,后果自负。”
 
  “我会去的,但是,仅仅是这一次。”
 
  “一次就可以把事情解决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好,我带手电筒来,作为暗号,我会低声吹口哨的,那么,咱们就回头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见对方得意地大笑的样子,奈奈子那强烈的自信心,又开始膨胀起来,她深信对方是一个心地非常好的人。她回想起来那天晚上的山田三吉来,当时的山田三吉,不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吗?
 
  六点钟,奈奈子吃过晚饭后,又把自己关在了画室里,接着,就从里面传出钢琴的声音来。
 
  但是,弹钢琴的已经不是奈奈子,是录音机。录音机里的磁带,可以维持三十分钟,磁带转完了之后,过半个小时会回转到头,再自动播放,第二次的播放结束之后,再过半个小时,又会自动进行第三次的播放。就这样,奈奈子为自己创造了不在现场的证明。
 
  如果在六点多钟的时候,尾崎国子在吉祥寺中条家的后门口,看见从里面偷偷出来的一个女人的装束时,一定会发出惊叫的。黑色帽子和黑色大衣,从帽子上面,垂下一面黑色面网,里面是长长的假睫毛,奈奈子对于这副装扮,很有自信。
 
  一个半小时以后,奈奈子来到了筑地圣尼古拉伊医院里面,站在昨天那貌似山田三吉的男人跳出来的那扇窗子底下。奈奈子依旧是那副打扮,只是把鞋子换掉了,换成了一双大大的男人鞋子。
 
  窗户周围没有一个人,值班室里面,好像有灯光,但卧室里面,一片漆黑。
 
  奈奈子拿出一根尖锐的锥子,拨弄起窗户的插销来,插销很顺利地被打开了。
 
  奈奈子穿过卧室,直接进入到值班室里,看见没有人的房间里,桌子上依然放着那瓶护肝药。在昨天,奈奈子已经从接待员那里,听说过裕介今晚还要值班。
 
  正好,这时裕介又因龙太郎来访问,在外面的接待室里,被他那遗产问题给纠缠着。
 
  在护肝药瓶里,放进了决定命运的一粒药……这对于奈奈子来说,是决定她命运的一粒药……放药的时间,连三十秒钟都没有。
 
  在差一点不到九点钟的时候,奈奈子来到了成城旁边,那所正在修建的学校工地上,衣服依然是刚才的那身打扮,只是,鞋子又换成了女人的鞋子。
 
  那里是正在修建的工课大学附属中学的教学楼,负责施工的是中条组。因为这所学校既有初中部,又有高中部,所以,建筑工地非常宽广,工人食堂在离工地很远的地方,闪烁着灯光,工地上三根用水泥钢筋搭建起来的铁塔,高高耸立在夜空里。
 
  一大片将来要成为运动场的空地,位于教学楼的旁边,那里建有一间仓库,仓库里面,堆满了建筑材料,仓库的周围,停放着推土机和挖掘机,一堆最近才挖的新土,像一座小丘一样,堆积了起来。整个工地和其他城市里的工地没有两样,一片杂乱无章的样子,周围没有一个人影。一切都和奈奈子事先预料的一样。
 
  九点整的时候,奈奈子进入到了宽大的仓库里面。仓库里面像小山似的,堆积着用来预制水泥板的木板,堆积如山的木板当中,有一条细小的通道,奈奈子两手空空地走进了这条通道。
 
  随着奈奈子的脚步声,里面突然发出了一点动静。奈奈子不禁有些紧张,她鼓起勇气,大声地问道:“谁……是谁?……是谁在里面?……”
 
  她的声音在四周回响起来。
 
  “是我,山田三吉,是叶山智佳子小姐吗?”
 
  在漆黑的小通道的一个拐角处,透过来一线光芒,接着,有轻轻的口哨声传了过来。虽然脚下已经有些明亮起来,但奈奈子还是用戴着手套的手,一边摸着堆积起来的木板,一边向里面走去。
 
  走过拐角之后,里面有一个呈布袋子状的空地,在最里面,有一个男人,背靠着木板站在那里。男人用手电筒,照着自己的脸,一张从鬓角到面颊上,有一道大伤疤的脸,清清楚楚地浮现在奈奈子的眼前。
 
  果然就是那天晚上的服务生山田三吉,奈奈子站在那里不动了。
 
  山田三吉,或说是这个貌似山田三吉的男人,把手电筒的光芒,朝奈奈子的脸上照去,奈奈子那浓妆艳抹的脸,在黑暗中浮现出来。
 
  两人相距四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是叶山智佳子,你紧张什么呢,赶快过来,让我好好摸摸你的奶子,上次我们才进行了一半,有话在这后半部进行完之后再说。”
 
  “光……光太刺眼了,快把手电筒移开……”奈奈子像呻吟一样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反正你叶山智佳子的脸,我已经看见过了,好吧,你过来吧。”
 
  当那男人把手电筒的光,照往别处的时候,奈奈子右手伸进右边的木板堆里,匆忙摸索了起来,那里面藏有一把锋利的刀子。奈奈子猛地握着那把刀子,朝山田三吉扑了过来……
 
  可是,奈奈子的预算,大大地出了差错,在男人背靠着的木板堆的左侧,有一条小路,当男人横跳进那条小路时,奈奈子感到了一阵眩晕。
 
  忽然划过一道闪光,然后,就听见“咔嚓”一声,按动快门的声音。
 
  接着,仓库里面亮起了明亮的灯光,从木板堆的上面,有几个男人的身影站了起来。
 
  奈奈子呆立在那里,她在一瞬间,没有能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连握在手里的刀子,都忘了扔掉。这个镜头,被宇津木慎策给抓拍了下来。
 
  这张照片后来发表时,获得了每朝新闻社的社长大奖。突然,有人朝奈奈子扑了过来,奈奈子手中的刀子,在一瞬之间,被对方给打掉了,一双强劲有力的大手,狠狠地卡住了奈奈子的脖子。
 
  “快放开手!……龙太郎先生,我们不是巳经说好了嘛,快放开!”
 
  “龙太郎?……放手!……圭吉的仇由我们来报。新井先生,你快点!……要不然,凶手要被卡死了。”
 
  这是等等力警部的声音。
 
  新井刑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龙太郎卡在奈奈子脖子上的手给掰开。
 
  “对不起,对不起。”龙太郎终于把手,从奈奈子的脖子上松下来,接着,他流下了男子汉的眼泪。
 
  “夫人,你露出原形了吧?”
 
  新井刑警转过身来,面对着奈奈子,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这正是刚才放在筑地圣尼古拉伊医院值班室桌子上的那个瓶子。
 
  “金田一先生告诉我们,你向筑地那边出发了,我们就安排龙太郎先生,把佐佐木裕介拖到了接待室,然后,我就躲在了那间黑暗的卧室里,所以,我亲眼看见你把一粒药丸,放进了这个瓶子里。”
 
  奈奈子觉得对方的声音,是那样的遥远,仿佛是从那遥远的地狱里面传出来的一样。
 
  “我问佐佐木裕介,有没有勇气把这个药瓶里的药,随便挑一粒出来吃掉,他可把你给大骂了一通,他说他就知道,和女人一起作案,早晚会出事的。”
 
  奈奈子呆呆地看着站在那里的金田一耕助,以及躲在金田一耕助后面,那一脸伤疤的男人。
 
  一切都结束了,而且是往最坏的方向结束了,奈奈子也不得不认输了。
 
  诸位都已经知道了,这位貌似山田三吉的男人,并非是山田三吉本人,而是和三吉同岁的表兄弟——山田孝哉,就是那个在髙崎,踏缝纫机的青年。但是,中条奈奈子一直到最后,到他全部都招供之后,还不知道这个事实,一直把他给当做是山田三吉了。
 
  最后的结局,就像金田一耕助以前就指出来的那样,那就是中条奈奈子的弱点。
 
暗夜里的黑豹最新章节http://www.bjhanyang.com/novel/anyelideheib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书籍推荐:漫长的告别罗杰疑案脑髓地狱无人生还鬼手希腊棺材之谜东方快车谋杀案双面笑佳人爱伦坡惊悚小说集血纸人